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钟太林丨《蛤蟆沟趣事》系列小小说之二斧子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08 22:5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作者:钟太林
鸡在飞,狗在叫。破旧的瓦房。土砖墙上几处新改的红砖特别刺眼,就像德文背上的疤痕。屋里传来电视机沙沙的杂音,好像正在播送新闻。胡子拉碴的德文坐在门槛上,巴嗒巴嗒地吸卷成喇叭状的生烟。
"老不死的!劈柴!"一个老太婆生气的声音响起,命令威严又不可置疑。
一把诱迹斑驳的斧子飞出门,重重地摔在地上,尘土飞扬。德文打了个寒噤,思维混乱。
三天前的一个晚上。德文老两口正在桌上吃晚饭,结满蜘蛛网的白炽灯发着模糊的光。
老伴说:“你问别人了?选谁?"
德文说:"不知道。"
老伴说:"知道吸烟吧?!一辈子就知道吸烟。"老太太拨拉了几口饭,又说:“有人传话了,选猪牯精。"
猪牯精,大名钟诚,村委委员,家族大兄弟多,力大脾气大。
“他?"德文冷哼几声说,“那可是个土匪。他当村长,蛤蟆沟就完了。”
老伴说:“土匪又怎样?听说好多人都要投他。我们家七张票,投不投他又能怎样?!"
昏暗的灯光下,德文的脸抽搐了一下,他端起酒碗,一碗酒一口气喝干,一口酒气吹出来,说:“别人是别人,反正我不投他。他还能吃人么?"
门突然打开,一股寒风吹进来,三个黑影一前一后站在了桌前。
"德文,谁吃人了?你吃酒吧?"
德文在诧异中看清了来人,打头的是猪牯精四弟,另两人是镇上欺行霸市的混混。猪牯精的四弟绰号斜眼,左眼大片灰白,右眼朝上,别人站什么角度看,他看人的眼神都是斜视的。此人飞扬跋扈,发起狠来铁都要咬几口。
德文心里明白几分他们的来意了。赶紧哈哈说:“正好,刚出坛的米酒,一起喝一碗。"又吩咐老伴,“去整几个大碗来。”
斜眼哼了一声,哏晴一斜,一道寒光一闪,一把斧子吃在了桌面上,碗弹跳了一下又纹丝不动,翘起来的斧柄还在急剧地颤抖,斧子的金属声是那么地美妙而又悦耳,在紧张的空气中穿梭。
老伴一声尖叫,人僵住了。德文让寒光一闪人似乎掉进了冰窟窿,脸色苍白。
斜眼一脚勾过长凳,一坐下,沟沟坎坎的脸上突然春光明媚,哈哈笑道:“酒就不喝了。这么大年纪了,儿子媳妇又长年在外,整坛酒也不容易。我们喝了,我们还是人么?我们拿酒孝敬二老才是。"又用眼睛斜了斜同伴。
两个同伴齐声应和:"就是,就是!"眼睛露着凶光。
老伴这时回过神来,说:“都是一个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那么客气。"
德文说:"就是,就是。”
斜眼说:"我们不是来找酒喝的,我们很忙。也就是特意过来问一下,你家准备投谁?”
话入正题了。德文看着老伴,老伴看着德文。
斜眼说:“不乐意?"
斜眼一手抓了斧子,一手抓了一把竹筷放长凳上,斧子一挥,筷子断成两截。
老俩口顿时感觉全身的血凝固了,空气凝固了,斜眼三人却如鱼得了水似的折腾的欢。德文的潜意识里模糊的浮现了几年前被他爷爷用斧子砍杀的影像,完全是一样的斧子,一样的手势,一样的凶狠。恐惧和无助充斥着德文的全身,直至每一个毛孔。他知道抗不过斜眼的强势,但还是有一丝不服的正气在支撑着他。
德文说:“小伙子,别强人所难。"
斜眼说:“强人所难?让你投谁就投谁,有什么难?如果说真难也行,叫你儿子回来。”
老伴说:“那没必要。我们投就是。"
斜眼说:“不行。你儿子必须回来!我可不想来你家第二趟,到那时,我这斧子不是吃木头,而是吃肉了!"
老俩口相信,只有斜眼说不到的没有斜眼做不到的,如果说猪牯精是妖,那斜眼就是魔。
一直几乎不说话的两个人突然说话了:“听说你孙子在镇上读书,是吧?有空我们也认识认识。"
老伴“噗咚"一声跪在两人面前:"求求你们,饶了我的小孙子。我们什么都答应,依你们的。"
斜眼三人扬长而去。
门被风吹的左右摇摆,打在墙上,发出哐当哐当的脆响。
老伴追出门,迎着风叫喊:"我这就打电话,让我儿子回来!”
德文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老不死的!柴劈哪去了?"老伴又在叫。
德文回过神来,朝里屋说:"劈柴火干嘛?"
"我等你的柴火酿酒呢!儿子回来好带走。”
德文这才想起儿子要回来了,而他的心里没有一丝的高兴,而是沉重而愧疚。他提起斧子,斧子却似有千斤重,还没举过头顶,身子一个趔趄,人和斧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尘土飞扬。 
文/钟太林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