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依然下午茶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6-08-09 21:4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数年后,韩依已不再苦苦忠心于茶了,她更喜欢蓝山咖啡,味道绵长而久远,而且经过了那么多的坎坷风雨,属于韩依的那杯下午茶或许早已不是那个味道了,是甜?是涩?还是比这更加复杂而难以名状?

  终究,韩依还是回来了,回到这片朝思梦想的土地,呼吸着清香而熟悉的空气,沁人心脾的芳香,她有一刹那的沉迷,她早已不是那个留着短发满大街乱蹿的野小子了,七年,什么都改变了啊。

  既然决定了不再恋恋于过去,那又回来做什么?为了缅怀年少逝去的青春还是为了找回那个单纯到呆傻的自己?

  她不知道,只想回来看看,只看看而已。

  不知不觉走到儿时玩耍的石桥上,早已不见了那调皮贪玩的伙伴,还是那座桥,除了路边的草更加茂密之外没什么不同,如果这头细直的长发变成细碎的短发是不是一切便能倒退回去呢,是不是一切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母亲的墓离这不远,韩依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每一步,都像落下千斤重的石头一般,沉重的,不只是心,还有内心深处的自责和委屈。

  “妈,我来看你了。”韩依跪下身子,把手抚上墓碑,仿佛抚摸到母亲温暖慈祥的脸,沧桑的皱纹和岁月的痕迹刮着她的心硬生生的疼。

  “妈,我还是没能做个好女儿,你那么小心眼,一定会怪我的对不对?”韩依低下头,把泪洒在泥土里。“那罚我下辈子继续做您女儿好了。”那样的话,回来的时候我还可以喊声妈。

  “妈,我走了,也许不会再回来了。”该走的走,该留的留,对这儿而言,她只是那个该走的人吧。

  自从上次决定离开后,她的泪便已经哭干了,她发过誓“以后我再也不会让自己这样痛苦的哭了。”而她也真正做到了,现在的她,坚强到足够所有人心疼。

  闭上眼睛,清晰记得童年的记忆,有些东西,终究是火烧不掉的。

  “小依小依,你看我和的坦克棒不棒?”这是那个天真的小木头。

  “小依喊声哥,我就给你买糖吃。”这是那个坏坏的小木头。

  “小依,你要记得,小木头会永远守护着你,我是你的北极星,无论时光如何变迁,北极星永远不改方向,永远停在原地。”这是那个长大的小木头。

  可是小木头,现在的你,还停在原地吗?小依回不来了,她丢了自己,丢在过往时光里的某一瞬,化作一粒尘埃,或许早已消失不见。

  “韩依,你以为这样就能躲掉一切吗?”身后传来谁的声音,肯定是幻觉。

  “韩依,你真是只彻头彻尾的乌龟。”看来不是幻觉,小依转过头,目光立刻对上那个人的。

  “林森,你怎么会在这儿?”慌乱的她甚至来不及擦掉眼角的泪珠,又似乎在竭力掩饰着什么。

  “我不是林森,我是小木头,你看,我一直在这儿,等着你回来。”他温柔的摸下她的头。

  “小依,你忘了?我是你的北极星,在我面前不需要伪装什么,真的,我都懂。”

  “…”

  “我知道过去你经历过很多苦痛,不过没关系,我只要你从此平淡快乐。”

  “…”她的泪又一次决堤了,“我还是那个没出息的孩子,我真的没打算在你面前哭的,我说过以后都不会再让自己哭的,我…”

  “对不起,小依。”林森托起她的脸。“现在,你还有我。”

  韩依在林森的帮助下安定下来,在得知她仍要离开的时候,林森只是宠溺般的摸摸她的头。

  “你不能永远当只鸵鸟。”目光中包含的不只是不舍,还有心疼。

  不管怎样,她留了下来。记得小说里说过一句话:命运如同眼泪的坠落,本无变数可言,除了偶尔的回头,仍要一往无前的行进。

  那些过去如梦幻的爱恨交杂,始终化作一个觞。

  韩依不再是过去的韩依了,现在的她独立、坚韧。凭借她卓越的英文功底和国外教学经验,顺利成为A大的一名教师。

  走在路上,尽收眼底的是高高的建筑和整齐划一的城市格局,只不过才离开七年,久?也不是太久。她想,为什么觉得那些过往的熟悉好像是一千年以前的事情了呢?

  局外人么?

  还有那个人,邢皓然邢皓然……

  当爱衍生成了恨只是搞不清,恨,到底是对那个人的惩罚,还是对自己漫无边际的折磨。

  原来所有的幸福都只不过是想像。梦醒了,就该以最初的姿态继续梦魇般的宿命。

  轰隆!一道闪电从空中划过,接着铺天盖地的雨哗哗袭来,带着某些令人绝望令人心慌的回忆。

  “小依,你不是勤工俭学吗?只要一次,一次你就可以拿到两万。”就在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她一直以来的好朋友雅雯把她骗到夜总会,企图用她的清白换取自己的脱身。

  “不,我不,别说两万,就是一千万也不行。”用力咬紧嘴唇,她冷的瑟瑟发抖,小心翼翼维护的朋友,反过来咬她一口,呵…心寒。

  “我没有选择了,小依,对不起。”雅雯的声音透露着绝决的坚忍。“把她带走,怎样做是你的事,但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男人点点头,嘴角划开一个邪魅的弧度,玩味的笑道“我答应你。”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雅雯,放过我,我求求你,放过我。”那晚小依的苦苦哀求最终淹没在滂沱大雨中,化做一道道撕心裂肺的伤痕,惨烈而又刻骨。

  午夜两点,男人起身从抽屉中拿出五万,语气嘲笑而又轻蔑,“喏,这是你的了。”

  “滚。”小依用力抱住自己,把头埋在膝盖里,试图寻找最踏实的安全感,可是,安全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身上的点点青痕暴露出她刚刚经历过的残忍,雨一直下,是不是连上天也叫嚣着她的不公?

  雨点洒在脸上,混掺着泥土的味道,此刻却只会令人作呕和恶心。

  小依擦干脸上的泪,原来那些早已为忘却的记忆只不过被搁浅,现在,早已没有了那个小依,也早已没有了那个为小依买奶茶的雅雯…

  那个单纯到呆傻的小依,已经死了。

  轻柔的手机铃声把她的思绪拉回现实,一个陌生的号码,接连响了十几声后,韩依接起,“你好,哪位?”声音茫然而又酸瑟。

  “我,邢皓然,韩依,你别挂。”邢皓然果然是邢皓然,总能轻而易举地了解到她的想法,所以说,有时候太了解一个人也是一种悲哀。

  “我不想见你。”她冷漠的回答。

  “你没得选择。”电话突然挂掉,他一向这样不是吗,自私地把她平静的生活打破然后无所谓的离开。

  “我听木头说你回来了。”手腕突然被人抓住,“跟我走。”又是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他还是那样霸道且蛮不讲理。

  还是那条老街,还是那间“果然”,还是两张彼此熟悉的面孔,那陌生的又是什么?

  那时候的韩依,邢皓然,林森可是出了名的铁三角,邢皓然总会把韩依往死里整,而林森总会把韩依当亲妹**。

  “臭丫头,你说我和木头,谁比较帅?”邢皓然臭屁的甩甩头发,一脸期待。“有点智商的人都该有自知之明,你弱智吧?”

  “我靠,你找死?”他揪住她的耳朵,然后猛追着一阵暴打,别看邢皓然在人前总是风度翩翩,私下里疯起来跟野狗没什么两样,逮谁咬谁。

  “喂,你是不是男人啊,连女人都打?”韩依委屈地摸摸头。

  “就你?你也算女人?”语气里满是不屑。

  “别闹了,两个‘人来疯’,走,去吉阿婆。”林森笑着追上来。

  “前面的两位帅哥,回头的是熊,不回头的是狗熊啊。”

  两人一致回头,“那你是什么?”某些人鄙夷,“阿婆。”两位帅哥异口同声。“哈哈哈。”

  那些开心的事情就这么行云流水般的消逝了,带着她不情愿的恋恋不舍。

  “咳,你还是那么容易走神。”邢皓然那宛如大提琴的磁性嗓音响起。

  “嗯?”一直是这样,总是不自觉地在他们说话时走神,需要他们的提醒才能反应过来,她的迟钝还是一如从前。

  “回来我身边。”皓然幽幽吐出五个字,没有请求,只是命令。

  韩依苦笑,“呵,凭什么?”他以为他是谁,又把她韩依当作想丢就丢想留便留的玩具吗?

  “凭你爱我。”呵呵,真是个可笑的借口。因为爱,所以心甘情愿地看着他把自己的真心踩在脚下,因为爱,所以毫无保留无所顾忌的付出,可换来的又是什么?

  “我怀了邢皓然的孩子。”耳边想起那个女人的声音,“我要你离开他,如果你不信的话,我这里有照片。”

  韩依是不相信的,她相信邢皓然,只要他说不是,她就可以抛开一切和他在一起。

  当她气喘吁吁跑到他身边寻求答案的时候,得到的却只有三个字,“分手吧。”看来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吗?

  最怕在用了心之后,得到的是背叛。

  如今他寂寞了,便自私地要求她回来,只凭一句她爱他?她韩依,还真廉价到没有一丝一毫的尊严。

  “爱?远远没有恨多。”韩依抬起头,目光冰冷而又淡漠。“邢皓然,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说完绝尘而去,瞬间泪眼滂沱。

  他怎么可以这样,如果不是他说分手,她便不会去找雅雯,就不会发生那件令她痛苦至今的悲剧。

  又有谁知道,那个韩依是怎样艰难着挺过来。

  所以,过去视皓然如命的韩依,早已经死了。

  原来那些烂透了的剧情生活中也会发生,但她没有那么好命,没有白马王子来救她,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而她也不会像言情里写的一样,宽宏大量的原谅他并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别人怎样是别人的事,她是韩依,她不是别人。

  “我还是没有被珍惜。”韩依用力扯出一丝微笑,却感觉比哭还难看。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