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张海峰:那些野果 - 巧瓜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8-23 09:0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巧瓜
 
东坡的地圪塄上野草丛生,巧瓜和酸麦麦、马莲犄角等一众野果,芬芳了懵懂少年的心田。
名称里有一个“瓜”字,但巧瓜并不大,短的一二厘米,长的五六厘米,指头般粗细,与有着修长身姿的黄瓜、丝瓜没得比,更不用说小瓜子(香瓜)、西瓜这些圆乎乎的大块头。诚如它的名字,挂在矮蓬蓬的草窠中,纺锤状的果实迎着风荡来荡去,娇小,玲珑,惹人怜爱。
家乡的农人,俗称小小子的小鸡鸡为“巧”。或许,巧瓜就是以此而名,就像村里人家为孩子取的二狗、臭蛋、大女、二女等名字一样,随意中透着朴实和可爱。瞅着满地圪塄的巧瓜,想着农人俯身田地,挥汗如雨,歇息的片刻,还不忘给这种能吃的野果取上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谁说他们只会欺负土坷垃?日常生活里,那些生动、实用的农谚俗语不都是一代代农人总结传承下来的吗?
农田里,劳作的大人们是田野上的一道风景。地圪塄上,采摘巧瓜的孩子们也挤着闹着把自己装进大自然泼墨而就的画作里。寻着,挑着,摘着,还不忘比试一下看谁摘的巧瓜个大。其间,总会有一两个淘气的大孩子,出其不意地往下扯瘦小同伴的裤子,手里举着刚摘的巧瓜,脸上挂着坏笑,嘴里叫嚷着,看看你的巧,有我手里这个巧瓜大吗?于是,说笑声,叫骂声,追逐声,伴着果香和童趣,在葱茏的野地里一阵阵响起,此起彼伏。谷子、黍子、高粱、向日葵,无不扭动起或纤细或粗壮或高挑或矮小的身躯,仿佛是我们的快乐感染了它们,而不是那些从大地上走过的无形的风。
巧瓜和马莲犄角一样,皮中都含有乳白色的奶汁,嫩瓤吃起来甘甜可口,虽然只够塞塞牙缝,还直粘手指,但孩子们仍然乐此不疲,把这小小的野果视为大地无私馈赠的圣果。对于巧瓜属于萝藦科、鹅绒藤属植物,且富含蛋白质、钙等营养成分一概不知,更不清楚它居然是清热降火、生津止渴、消炎止痛的中草药。连其学名地梢瓜,我还是后来去锡林郭勒大草原的浑善达克沙地后偶然知晓的。巧瓜的叫法一直在村人的口耳相传中沿用下来,亲近,自然,平易近人。我始终觉着它的学名不如土名,既不形象,也不好听,拗口不说,还不亲切,如同那时堂地灶台下烧火做饭的韛之于它的学名风箱。
走出村子,走进县城,巧瓜却并没有因此而淡出我的思绪。嫩生生的幼果,甜丝丝的香味,黏乎乎的奶汁,让人垂涎欲滴,让人回望过去,让人不时想起乡野的点点滴滴。
巧瓜的可食用期很短,里面的嫩瓤一旦变成鳞絮状的种子,就不可再采来食用。也许是储存记忆的机器淋过风雨生锈了,也许是所谓的忙碌阻了归程,站在零星而老矣的巧瓜秧子前,我脑袋瓜子里想到的还是那些鲜鲜嫩嫩的巧瓜。
端详了挺大一趟儿,我还是伸手摘下一个老了的巧瓜。掰开由青绿而红褐、由薄嫩而厚韧的外皮,撕下一丝瓜瓤,风过处,立时散得无影无踪。就像我们曾经的青春年少,在金梭和银梭不停编织却永远触摸不到的光阴大网里,转眼间俱成往昔,只留下美好的回忆在岁月的风中飘。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