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7-24 20:2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你是否曾有一件能够勾起人深深回忆的信物?它或许是恋人赠予你,以求长相厮守的定情之物,又或许是亲人从庙堂求来的护身符,只为求个康健的愿想。一个普通的物件,只因承载了千年的的轮转相思,便超脱平凡,成了那段时光独一无二的代名词,回首千年,依然在时光里熠熠生辉。
 
唐代温庭筠有诗:“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本就是缠了清愁的句子,再配上红豆这令人销魂的植物,更加显得哀婉备至,让人只觉得相思如春草般绵延不止,任它滔天业火也永燃不尽。
 
读此诗,仿佛真的能看到一个女子置身于烟雨楼阁,在细雨霏霏下把玩着玲珑骰子,叹一声旧物不如新,在思念归人中堪比黄花瘦。她把所有的情感都寄托在了骰子上,看着它,就好似梦回当年,回忆伴着泪水一齐涌上心间。
 
华夏文明经过五千年时光的洗礼,早已变得含蓄内敛,像一湾清泉般不染纤尘,偶有风吹皱春水,却只唤起一丝微波。
 
古时的女子更是内敛到了骨子里,羞于直白表达内心的情感,却又不甘心这痴心只能归于虚无,聪慧的她们便把旖旎的心思都寄予一件件精巧玲珑的物件上,把以物思人发挥到了极致。
 
晏殊有诗云:“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既然提起红笺,那不得不让人想起薛涛。
 
薛涛善制笺,其笺名曰浣花笺。韦庄有诗赞云:“浣花溪上如花客,绿暗深藏人不识。留得溪头瑟瑟波,泼成纸上猩猩色。”那时她正沉浸于和元稹的柔情蜜意,连制成的笺都携了一份甜蜜与艳丽,连花见了也羞的要躲藏。
 
记忆中的薛涛,不仅是万里桥边春风得意的女校书,更是与杜甫平分秋色的传奇女子,才名艳名揽获无数的她是大唐的璀璨明珠。可在元稹离去后,一切都没有了意义,从此只余她独立微雨中,看燕子双飞去,别离再难聚。
 
妾似胥山长在眼,郎如石佛本无心。直缘感君恩爱一回顾,使我双泪长珊珊。花谢花开不过缘底事,怎盼得新梅绽于最高枝?世间痴男怨女苦苦求来的缘,不过在一念须臾中灰飞烟灭。
 
元稹走得决绝,没有给自己任何退路。他也并不需要退路,爱情来去匆匆,谁还会记得这已经渐渐枯萎的红豆代表什么呢?薛涛没有挽留,她不能失了风骨。从此替人垂泪到天明,于夜光阑珊中独饮相思酒,哪怕红笺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相思情,却无雁足传书鱼腹藏意,只留人斩断相思意。
 
那张笺纸上,是不是印着满到就快要溢出来的相思?就像秦观写的那样,“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这样柔肠百转,相思成灰。若是笺纸有灵,望着远去飞鸿,想着天涯旧恨,哪怕登抵危楼,也载不动许多愁。
 
浣花笺随着历史的洪流隐去了。而在武侠世界中,那方绣满了情真意切的锦帕浮现在眼前,那是李莫愁的一世执念。
 
若闻赤练仙子威名,江湖中人无不为之胆寒。她屠陆立鼎满门,折磨陆无双,为得玉女心经无所不用其极,让杨过和小龙女屡屡陷入危机,更不知多少人葬身在她的冰魄银针之下。人人都道她毒若蛇蝎,是地狱厉鬼转生人间来危害世人,可她却勾起一抹阴狠的笑,一招五毒神掌便将这些人送入黄泉。
 
即便是这样心狠手辣的李莫愁,却也曾为了一方锦帕而落泪,那是她送给陆展元的。那上面绣着满目的红花绿叶,取“红花绿叶,相依相畏”之意。像这般的完满情愿往往只存在于梦里,经不起现实的拷打推敲,很快便破碎如星子,就算是良辰美景也会变成断壁残垣,只留下一地璀璨银河,等待来人拼接上后再度粉碎。
 
那方锦帕已经陈旧到不复当年模样,就像陆展元辜负了李莫愁,再也寻不回当年的影子了。她最后撕碎了锦帕,在那可以将她焚烧到皮焦骨烂的业火中用尽平生心力苦苦吟诵着,“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她在最天真烂漫的年华将那女儿心事寄予一方锦帕,盼望着与他在锦园春色里执手诉衷情,可那五更钟的楼头残梦却不得不让她醒来。虽说年少抛人容易去,但她在身中情花蛊毒的最后一刻想的还是他,这错付的情意最终在熊熊烈火中燃烧成灰。
 
说到底,一切不过是蛊毒相思在作祟。为缓解相思之苦,那一件件饱含深切情意的物件便成了灵丹妙药,为沉浸其中的女子解毒。
 
《仙剑奇侠传》中的林月如就曾赠给李逍遥莫忘铃。她执莫失,他持莫忘,两铃中蛊虫心意相通,一铃摇起,另一铃必有回应,她便将女儿心事赋予铃中。思念他的时候,她便听铃铛轻响,一想到他的铃铛也在此时响起,她便欣喜,那是她与喜爱之人斩不断的羁绊。前路艰辛又如何,只要想着他,一切都是好的。
 
林月如为了救李逍遥和赵灵儿最终丧命于锁妖塔,莫失莫忘铃的羁绊终是被斩断。莫失铃的清音再不会响起,那其中曾经缠绵的相思意也化为了一缕烟,成为了任谁也抓不住的白云苍狗。
 
不知那些远游的男儿,是否会望着女子予他们的信物前思念成疾?如若是,他定然会在一个谙尽孤眠滋味的夜里听着窗外的雨声难以入睡。他心里冷的要命。唯有不住把玩着心爱姑娘赠予他的香囊才微有暖意。他想起她仿佛三月春华般俏丽的眉眼,想起她送他离开时殷切叮嘱他生活琐事时颤抖的声音,想起她望着他驾着隐入云雾中的小船而久久不肯离去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伴着清香皆入了梦,香囊上似乎还沾染着她的气息,让他思之若狂。
 
他也许是走马过长安的诗人,也许是急于赶考的书生,也许是边塞黄沙中见惯了血腥杀戮的将军。可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此刻的他只是在恋人的信物前辗转反侧的未归人。
 
那些深埋在人心底的玲珑物件,承载着风华绝代的她们不同的悲欢离合。一件广袖流仙裙,那是身为古国公主的龙葵对王兄的千年追随,落红逐青裙,哪怕再次跳入炉中殉剑也无怨无悔。千年的相思落地,温香软玉燕依人,再启生死门。
 
一支花钿金钗,是长生殿中杨妃与唐明皇的私语想念,词中有誓两心知,天上天下碧落黄泉,只为再续一生的爱与传奇。
 
放下书卷,叹一声无情不似多情苦,百年红粉尽成灰。恍惚中听到有人不住吟诵:“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文字:苍鸾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