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情感随笔 > 正文

倾诉:我一岁三个月的女儿,被婆婆噎死了,我要上法庭告她!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7-23 19:2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水姐,我的女儿死了,刚一岁三个月,我生不如死!
 
我的心“咯噔”一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复她,但忍不住鼻子酸了。当妈后,我不能听到那些和孩子生死有关的消息,每每看完,内心就久久不能平静。
 
隔着屏幕,我能感受到阿芸的心在滴血,那种茫然和绝望,用任何言语表达都显得苍白,但我还是耐下心倾听了她的讲述。
 
我叫阿芸,31岁,三年前,经相亲认识了老公路铭,他是独生子,为人真诚,踏实本分,低调内敛,婚后,我们过得很幸福
 
婆婆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女人,公公平时靠打零工挣点零花钱,一家人没有什么歪心眼,过得还算融洽。
 
我属于晚婚,婚后不久,就把备孕提上了日程,吃叶酸、掐排卵、倒立各种方式都用上了,肚子迟迟不见动静。
 
好在公婆没有催生,路铭陪着我看遍本市大小医院,医生说我是难孕体质,放平心态,别有那么大压力。
 
那种滋味你懂吗?姐姐,这个小县城里说长道短的人很多,婆婆爱跳舞,常常饭碗一推,就出门了,厨房里时常乱得像战场,公公和老公习以为常,为了不让人看笑话,我什么都不说。
 
路铭在距家50公里的市里开了一家汽配店,生意不温不火,我们共同商议后,我就辞去稳定的行政工作,帮他打下手。
 
因为我的用心,我们很快积累了一批忠实客户,店内的生意日渐起色,路铭对我钦佩得无以复加。
 
在家里我排行老幺,上有两个姐姐,平时家务我也没插过手,所以,做家务茶饭我也近乎白痴。
 
婚后第二年年末,幸运女神终于眷顾了我,看到那刺眼的红双杠,我和路铭激动得相拥在一起,30岁这一年,我终于做了母亲。
 
02
 
看着她那粉嘟嘟的小脸,我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孩子一岁那年,婆婆说,路铭一个人太累,建议我把女儿留给她,然后去店里帮忙。
 
说实话,我纠结万分,对婆婆一万个不放心,因为她是做事大条的老人。
 
女儿八个多月时,我亲眼看见婆婆把小面包撕开直接塞孩子嘴里,便上去阻止,婆婆认真地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这有啥,到嘴里都化了,铭铭小时候也是这样喂大的。”
 
婆婆不止一次给路铭打电话:“你们现在不努力给宝宝攒点钱,以后这上亲子班、幼儿园学费贵着呢,趁我和你爸年轻,还能动,让阿芸去帮忙吧,宝宝呢,我和你爸看着。”
 
“要不咱试试吧,老婆,不行再抱回来自己带。我妈是个好人,就是一辈子活得太粗糙。”路铭的话让我思量半天。
 
说实话,我也害怕全职久了,与社会脱轨,没有经济来源,心里的确没有安全感,如果请保姆,真的负担不起。
 
我和路铭商议后,答应把女儿给婆婆带,每周末回家看望一次。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多月,看着婆婆也很用心,为了看孙女,连她最爱的广场舞也不去跳了,我越来越放心,并对她充满了感激。
 
每到周末,我回来时,除了宝宝的礼物,还会给婆婆带上点东西,我们之间,几乎没有烫手的婆媳关系,唯一让人不舒服的就是婆婆喂孩子的方式。
 
03
 
我妈说,婆婆已经很不容易了,对我和路铭无欲无求,安心带孩子,别那么多事。
 
那天,我和路铭正在店内帮客户弄轮胎,公公打来电话,语气急促:“你们赶紧回来一趟,囡囡生病了。”
 
向客户说完抱歉,我们火速出发,当我们踏进家门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傻掉了,婆婆在客厅里捶胸顿足,哭爹喊娘。
 
公公怀里抱着女儿囡囡,她的小脸发紫,头歪在一边,好像失去了知觉,我一把抢过女儿。
 
“囡囡她怎么了啊,爸!”我一阵眩晕,昏天暗地。
 
“阿芸,你挺住,我们赶紧去医院。”路铭紧张得不知所以。
 
来不及了,囡囡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那一刻,我发疯般大喊:“你们还我的孩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不知道是咋活过来的,我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没有坚持初心。
 
囡囡走了,一家人陷入了巨大的悲痛,我的女儿是被婆婆喂糖果时噎死的!我要去法庭告她!
 
……
 
阿芸的讲述,听得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不忍心打断她,实在没有勇气继续听下去。并连着送去几个拥抱的表情。
 
孩子是母亲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心肝,但面对她的死亡,一个母亲哭干了眼泪,掏空了心脏,丝毫没有办法。
 
“阿芸,你冷静一下,你现在就是死也换不回孩子的命了!囡囡丧命,你和路铭有责任吗?”当她还沉浸在悲愤中,声具泪下的控诉婆婆时,我小心翼翼地问她。
 
“有责任,我也该死!不该把囡囡丢给婆婆。”她回我。
 
“悲剧无力挽回,活着的人能做的,不应该只是复仇,而是深刻地反思!”也许,我的回复对于一个刚刚失去孩子的母亲太过残忍,但我有必要给她提醒。
 
至于是否将婆婆告上法庭,我给不出任何建议。因为我不是她,无法做到感同身受,更何况,面对这样的事情,人的想法各异。
 
如果还想继续过下去,我建议她慎重考虑。毕竟,那是一条鲜明的生命。
 
后来,我再也没有接到阿芸的倾诉,也许她对我的观点太过失望。
 
04
 
孩子本是坠入人间的天使,为人父母,我们给了他们生命,却没有尽到周全监护的责任,这是最不能容忍的。
 
当我抛出这个观点的时候,我相信会有一堆人出来骂我,站着说话不腰疼。还会有人拿出诸如“我搬起砖就无法抱你”的理论反驳我。
 
让我们先来看几组触目惊心的画面,这是,一大早,我的铁粉传到读者群里的。
 
先看第一组:
 
三个男孩,大约八九岁的样子,站在十几楼,毫无防护装置的窗台外贴着墙壁游走,看得我紧张得缩成一团,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父母去忙工作了,怎么不妥善安置好自己的孩子呢?这么危险的场景,谁看了不揪心啊。
 
如果不把孩子的安全教育当回事,也许,你下班归来,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作者:静水,自由撰稿人,高校兼职财税讲师,育儿工作者,38岁裸辞,一支笔写尽人间冷暖,陪你把孤单过勇敢。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