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诗词歌赋 > 散文诗歌 > 正文

王亦标:一条根脉(组章)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7-09 18:3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条根脉(组章)
 
 
 
安徽◎王亦标
 
 
 
 
 
      乡情,一个永远也玩不够的魔方。
 
               ——题记
 
 
 
一条河
 
 
 
恩泽来自水路。
 
一条河从涿郡出发,从隋朝出发,一路向南,向南,以决绝的态度,以果敢的精神。
 
心情陡变,在此拐了个弯,向东,再向东,流进了洪泽湖。
 
滨水而居,有了家,就有了根。
 
盛世建庙。沿岸的百姓终于有了自己的神。
 
叩首,祭拜,是必须的。
 
镇水神兽并不说话,红嘴的布谷飞过了金色的麦海。
 
 
 
 
 
一枝蕾
 
 
 
其实,我应该去看看汴水岸畔的那枝蕾。
 
无论开与否,她都有一副佳境,轻盈或者摇曳。
 
既不会为我的突然造访而欢呼雀跃,也不会为我的和蔼可亲而改变故事情节。
 
没有故事的新路铺展远方,有思想的柳树站立道旁。
 
无需思考,谁也不是谁的骄傲。
 
有些鸟在替我们训话,皓首穷经。
 
有些人在给鸟儿打工,披肝沥胆。
 
指间夹着一根冒了烟的粉笔,吱吱格格,雪色的时光纷纷飘落。
 
一具具影子浮在空中,
 
一滴滴泪水沉入地下。
 
杀死我的,是猫的眼神,还是那枝蕾?
 
 
 
 
 
 
 
一座高铁站
 
 
 
苍天在上,谁吊足了谁的胃口,谁吊高了谁的欲望?
 
兴奋,躁动,狡黠,有时小肚鸡肠。
 
“布谷——,布谷——”
 
布谷鸟一直鸣叫着,鸣叫着,叫得人心慌。
 
那只肥硕的猫,蹲守在门前的台阶上,长久地注视麦浪簇拥着的宋岗。
 
一座高铁站将在这里建起,
 
一条河涌动着千年之光。
 
谁会责怪指间烟灰的疯长?
 
 
 
 
 
一座坟茔
 
 
 
我从无改的乡音里找到了热爱。
 
我从归乡的小径上找到了根脉。
 
日夜兼程,那些个行走在汗水里的月亮。
 
盛开在汴水岸畔的玫瑰,可有一枝是为我而舞的新娘?
 
对镜贴花黄。
 
摇曳于汴水之滨的狗尾巴草,可有那一茎为我而心事浩茫?
 
波纹上散碎的银两,换不回童年纵身一跃的舒爽。
 
如果有,也只是幻象。
 
一滴清泪锁住了父母坟茔上的窗:
 
父亲含着烟袋,眯缝着眼,淡蓝色的烟雾缥缈着麦浪。母亲大人则喜爱放羊,还是穿着那件带有补丁的粗布衣裳。
 
我知道,金色的阳光并不能把他们的皱纹充实。干枯的白发在风中飞扬。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