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沈青箧 | 念你恍然如花开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29 09:3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墨上尘事
 
只有这么一世,只有这么一个你,我要摊平所有有你的时光,收纳所有有你的痕迹。你在,我嬉;你别,我忆。过去,你满心;未来,你满目。
 
――钧天
 
如果没有八年前的那个清晨,如果阳光不是很好,是不是就不会有那匆匆一瞥,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九年的时光。再如果,若我当时觉察到你投来的不仅仅是指尖的莲花白,而是你于文字中极轻极地投来的一个活扣,而我,也以为有那么一天总会娴熟地挑开,却不知这么多年,这一端早在我心里打了死结。如果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有最初的慎重踏入。或许,我以对待寻常人的方式对待你,一切始于网络,止于网络,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一个我,独自坐在这里给你写碎碎的文字。
 
只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夜里繁花,不是我的星辰,天上来人,亦非我的心神,实在是所遇之人铭刻于心,恸刻于心。
 
你知,我已久不写字,写你,写你身后的三角梅,写旧字里的曲曲折折,写满天繁星的夜里,一片月光,泡影如何轻咬人肩。可我时常想起你。譬如在这微雨的夜里,不说话的时刻里,我只是喜欢这样的夜啊。一场短梦醒来,依窗而立,凉凉的风打在惺忪的脸上。阳台的花,肆意地开着,落着,红白紫的,薄薄一层。我寂寂地看着它们,好似围剿着我的孤单与寂寞,一种孤独悠然上来,如蛭附骨。它们与我相对着,俛仰相猜――千里外,你睡得可是安稳?那件旧衫在六月里可掸去你的葭灰?
 
这寂寞的夜,看风啄花枝,当是疼痛的吧。若能用我身体的痛驱走你身体的疾,我应是欢喜的啊。
 
想入梦,“现实是梦的废墟”,在这废墟上,明知只是一些细细渺渺的心事,可我还是想携一些款淡的心事来入梦。在梦里开出最美的花,多年后,那些不曾委谢的花在时光的镂空中如常的开,努力的同遗忘作斗争。可是,近来我很少做梦了,我怕梦后最初的壁垒无以攻克。更不知用什么心情继续敷衍自己,敷衍那因你而起的微小涟漪。你知道,人总是需要一盏灯的,当灯光太艳,色彩太浓,常是照见旁人,照不见自己。
 
于是,我习惯了在黑夜里想一些事情,习惯了有月光的晚上念一个人。看那明月怎样在天空一层层剥着瘢疮,裸露于光明。所以,于我,你的双重身份自不必说,一是暖阳,一是明月。
 
当潜入记忆的深处,渐深渐深,在最深处是2017年的你。二月里,那是你我的第一次电话,到今天已记不清自己说了什么。在当时更不知说了什么。犹记得,在惊喜与兴奋中我语速极快地说着,说着。你笑着,笑着。我有那么多的话要说啊。
 
那是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很好听的声音,轻婉如叶落水面,尾端又似被微风轻扬一下,瞬间在心里划个水花。呼吸之间,让我想起了李贺诗中系月的长绳,在心间轻拂而过,以至于在后来的通话中都有一种美好的、清淡的暖意流淌,仿佛把心上一切硬朗的东西都软化了。
 
第一眼喜欢你,是因为你的文字,后来知道了你的模样,再后来又听到了你的声音。喜欢,真实地,一次比一次多点。八月长安说: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喜欢一个人,却发现那个人真实的一面比想象的还要好,这应该算得上幸运。那么,我一直幸运着。
 
这么多年过去了,静下来的时候也会想,为什么你会被寄予我如此的喜爱与沉湎,是因为你洁净悲悯的灵魂特质,还是因为你倔强不弃的写作精神,我始终未明。倒是在这无边的夜色中,我似看到了你的长发、裙裾在移动,行走在通往你居住的小径上。多少回了,我想问问你,风里可是有微苦的花香?
 
迷濛细雨窗前落,清寂凋零繁花。
 
今夜,花频频开放的时刻,我想到了你的这些字句。原以为忘记了的,却在这个时刻清晰如昨,看,岁月如此凝固在当年的每一个字里啊。
 
多少个夜里,我总是试图涂改那些无尽的记忆为我铺垫的底色,改变一些,持守一些,包括那些旧字,包括对你的记忆。冬里,寺院里你身旁的桂花树,枯枝零星托举着一些嫩绿的细叶,你说,我把它看成了春的样子。是的,一直以来,你在我心里好似从不曾有冬的荒芜。
 
只是我很少提及,提及一些疼痛。那日梦到三五个成群的学生与你告别。你终将是要走的。我在远处望着,又想知道,今夜“你信明月来过吗”?觉得自己就像那守门的人。房子是空的。你不在,我只能反锁了门,丢了钥匙,再也出不去。心,更暗。这是最初的气馁,也是心灰的过程。我从梦里走出,站在阳光下,恍然懂得,又警觉自己的无力。在日子的深浅虚静中,我走进走出,谁是重的,谁是轻的,谁将来,谁将往;站在自己的窗口,站在你的窗口,在浅陋与劣劣中爬行。近来,倒是逃掉了许多东西,一些人事,一些喧杂。偶尔也会激动,比如在痛,在死亡面前,可始终逃不出自己的心,譬如面对一朵花的绽放,譬如生活中的一些微小感动,譬如对面映照的灯光。
 
再,譬如,你,如花,是心灵的滋养,精神世界里最美的部分。总认为,爱的底色是付出,是宽容,是悲悯,也是一种强烈与深刻的心的连接。我与你,这种连接不热闹,不随流,有时,甚至过于安静,因为你,我总想要这连接近亲而不亵,近而不狎,你当是喜欢的吧。而所能做的,也是力所能及的,只是要你有温暖的感觉。诗人冯娜说:“我只想,你在暗夜里不眠,我就擎一盏细小的温黄,在角落。”而这点温黄,我也只能从文字的埃底里捞取。钧天,这是第二次的气馁吧。
 
你说,“一个人的素字,若连起两颗心,当是纯真的友谊了”。钱钟书也说过:真正的友谊,看来像素淡,自有超越死生的厚谊。生死之交,在今天提起,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网上闹的扬州瘦马的事,因受古风影响、无知而被笑的女孩。那么,我如此笃定于这死生的厚谊,是否也被笑呢。意不踌躇,也无甚犹豫,翻个身,心神前后俱是一个方向。
 
夜里,有人提问,那个长发细腰可为之生死的知己可曾藏好?茫茫然,一恸。不知所以,亦不知所对。惊愕之余,想起微醺之时,在网上聊起关于网友的话题。你看,我总是不小心敞开了自己,且一再泄露着自己的喜欢。后来,她们仨习惯了喊你“绿裙子姐姐”,再后来,她们又时不时的问起你。
 
再后来,你走过的地方,我随着;我走过的地方,总有你的气息。
 
人生短暂,牵挂的欢喜,远远近近,总不能置身其外,那些偶然闯入的情绪,趁虚而入的思念,若得相见,感觉会有十多年积累的……夹杂着思念的迸发的感情,给你。只是在那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会有怎样的一个微笑,怎样的一个拥抱?我们是真实的,但依然惶恐,难以消解的依然是那种虚与实的结合。
 
千里关上,长恨见伊难。及至而今相见了,依旧是,隔关山。
 
资善堂中三十载,旧人多是凋零。与君相见最伤情。
 
近来,总是会想起这样的句子,很多情感当是相通的吧,而感受这点相通,甚或悲哀。
 
这一年,又一年。花开花落。它们明媚又繁荣的样子,是采采流年里如何都抵不过的回忆,似你我之间亘古的脉搏,涌上来,整整齐齐,件件分明有序。在那里,我看到了你,看到你在螺髻山下,看到你在杜鹃丛中,看到你在冬的寺庙里;想象着你在四姑娘山的清远绝尘,感受着你在小七孔桥的青山白水。
 
你说,心上,任何时候都是半尺温润,半尺忧伤,即是活着的滋味了。我想,这也是想念的滋味啊!
 
三五字句当日事,话活在纸上,情还在心里。今夜,于你,念,也只是写进了三分,七分留着爱自己。
 
这种:沈青箧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