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情感随笔 > 正文

秋月春花 | 婚姻保卫战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27 14:2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墨上尘事
 
昨晚睡前喝了几两白酒,半夜醒来口渴难忍,起身去客厅找水喝,路过妻子的卧室,其实也不算是卧室,只是把客厅用衣柜隔断出一小档,放了一张小床而已。
 
他们分居算下来已经整整一年了。
 
妻子刘艳轻蹙的眉宇,诱人的樱桃红嘴唇,胸部还像以前一样满盈盈的,像一只玩偶小兔子似的紧紧抱着自己睡觉的样子,双手软绵绵地搂着自己的胸。
 
李虎的心突然生起了诧异的温柔,心里的冰,突然间就一点点融解了。
 
自从认识了吴小莲,他的心里面一边承担着欣喜,一面承担着痛苦。两种感情撕扯着,道德观和自身的欲望在相互谩骂指责。他快要扛不住了,吴小莲怀孕了,她一次次逼他要求上位,而这边的刘艳死活不同意,吞下大量的安眠药来表明态度。
 
他放慢了脚步,轻轻走到妻子的床边,把她向里推了推,他强壮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的脊梁,用一只手揉她的乳房。充满着掠夺性的气息也将她完全包裹住了。她不敢乱动,双手纠紧了睡衣的领口。漂亮的大眼睛里蒙着一层水雾,像是委屈又像是难受。这凄惶的模样,更加勾起了一个男人邪意的念想。她返过身来,和他紧紧拥抱,紧紧贴着他的胸前,泪水涂了他一身,这久违的味道让她一下子溃不成军。
 
自己脆弱的心,再被冷落了多少个日夜的慌张,她带着恨,又带着企盼,她想笑,泪水却再次盈了上来。
 
她带着憧憬,带着希望,走进了婚姻。她以为这一生,有了柔软坚实的胸怀,接纳她,包容她,呵护她。爱情是女人永远不老的春药。
 
然而,爱情消失的那么迅速又毫无缘由,女人的深情是长在骨骼上的经脉,岂能轻易剥离。
 
为了儿子,为了家,她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去见了吴小莲一面。
 
她的心像紧缩的莲蓬,潜藏着悲哀,不动声色。
 
吴小莲高傲的仰起尖下巴,眉宇里尽是鄙夷。
 
她轻轻的摸着肚皮说,我怀孕了,虎子早就不爱你了。我和他的感情越是压抑越是要爆发,如万马奔腾,如洪水决堤,我能给他爆发力,让他在床上更像个男人,你能吗?哈哈,你就知道低着头研究你的菜谱还有汤羹。吴小莲得意地笑着。
 
刘艳的心脏像被紧紧攥着,透不过气。她按压着的很久很久的镇定,在那一刻溃败,她的自尊受了伤,她听得见内心深处的轰鸣还有颤抖。
 
她拿起包,像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了一句话,我就是死,你也别想做我儿子的妈。然后摔门而去。
 
刘艳回到家里把儿子的床单被罩全部拆洗了一遍,把儿子的鞋子全部刷了一遍,冬天不穿的棉衣拿出来晒了晒,儿子的书包里的书全部倒了出来,整理了一遍,带儿子去理了发,吃了汉堡鸡腿,平时她舍不得带儿子吃。
 
回家的路上,妈妈执意要去抱他走,脸对脸,像小时候一样。儿子挣扎着要下来,妈妈,我都八岁了,人家看见要笑的。他看见妈妈紧闭的嘴唇,悠悠的眼神,他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不敢跟妈妈多说一个字。
 
那天夜里刘艳穿上了枣红色的旗袍裙,涂了口红,抹了一点粉脂,吞下了一大瓶的安眠药,然后把空瓶子放在那张离婚协议书上,静静地拉灭了灯,盖上了被子。
 
李虎下了夜班以后没有去吴小莲家,这几天他特别烦她,她步步紧逼,他步步为营,打开家门一看,他傻眼了,立刻抱着妻子向楼下跑去,拦出租车,送去医院抢救。
 
刘艳活了过来了。她带着报复的快意活了过来。
 
杨绛说,悲痛是不能对抗的,只能逃避。
 
刘艳用死来逃避,其实也是一种抗争,一种无奈的抗争。它破碎,激烈,凄迷,她像浮尘一样在空中飘了一会,然后又落了下来。
 
在医院里,他一把把她抱了起来,低头吻她,你怎么能这么傻?是我对不起你,负了你,你可以再重新开始以后的幸福,为什么要去死啊?他的泪水嘀嘀嗒嗒打在她的脸上。
 
她腾出一只手,不看他,只是揉一下他的头发,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只想知道,我死了你会不会哭,会不会有一点心疼。我死了成全你,娶谁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娶她。
 
她哪里比我好?你告诉我,我改。
 
我也不知道喜欢她哪里,我和她就是有说不完的话,说什么都开心罢了。
 
刘艳扬起了手,想扇他的脸,却又无力的垂下了。他说的对,什么时候和她没有了话?想当年,他们之间也是有说不完的话啊。
 
李虎紧紧搂着她的腰,“我错了,答应我,别再做傻事了,我这就和她断了!”
 
刘艳握紧了拳头,怨恨就像浓烈的肥料一样,烧的一个女人枝枯叶败,花谢果残。
 
刘艳冷冷地说“那你让她把孩子做掉,她要是不愿意,生下来卖到大山里”!
 
……
 
李虎一头跪倒在吴小莲的脚下,小莲,我对不起你,把孩子打了吧!我们不要再有瓜葛了。我给你一笔钱,钱不多,算我对不起你了。
 
吴小莲狂跳着说,”不!她会死,我就不会死吗?看把你吓的怂样。你信不信,我也会死的。”
 
“小莲,你们两个人都在为难我,我去死好了!”
 
李虎摔门而去……
 
吴小莲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强忍着眼泪,一个女人所有的幻想,在硬梆梆冷冰冰的现实面前,碎了一地。
 
作者简介:
 
秋月春花,扬州人,属兔、爱好游玩、做饭、看美文。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