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正文

流逝 | 孟生旺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16 09:1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孟生旺
 
时近中午的时候,我又风风火火迈出自己的居所,向街上走去。每次出门,我都要经过城乡结合部地带,一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村庄,在岁月的风尘中依旧保留着沉稳持重的姿态,宛若古远前的风貌,原封未动。阳光下,窑洞与瓦房相互搭配的视觉效应愈加醒目,间或有零零星星的新房舍填充,并不显与现代新农村有所脱节,依旧不改古朴自然,庄重如一的格局。沧桑轮回后,整体上泛着灰黄的古韵之颜色。也许时光太久远了,古村是从一千年前的唐宋走来的,墙壁与砖瓦均不可避免地留下时光游走的斑驳痕迹。一座一座四四方方的庭院的色调几乎和搁置百年的老照片上的图景一模一样,这是悠远岁月的记忆或标本。有的院落,至今尚有不少人家居住,繁衍生息,传承历史的继续。己亥年来临了,他们各家各户的门前洒扫一净,大红的春联贴在门槛的两壁,门楣左右又重新悬挂起与之一样颜色的灯笼,闪动着新时代脉搏跳动的朝气。现代与古老的完美搭配,似乎比模拟的影视城建筑更有筋骨,更有味道。
 
我常常以审视的目光凝视着这座古老而不失青春的村庄,仿佛自己也是古村的一分子,熟知它经风历雨的履历,不同凡响的构建。村落四周有不少坍塌的院墙,以及和坟冢一样荆棘丛生的庭堂,让人感知岁月的荒芜和流逝,时光的冷漠与无情。古村从风起云涌的中古时期走来,金戈铁马的遭际,烽火狼烟的升腾弥漫,角角落落都有遗迹。大部分宅院幸免于难,安然无恙,但均有刻骨铭心的险遇。明亮的太阳每天东升西落,古村仍旧日渐在衰落中昂然地挺立着,古韵犹存,不少住户时常修缮着残破点,抹去岁月的伤疤。没有人烟的院落,极易老旧衰落,无人照应收拾加呵护,时光流逝的痕迹更易显现,一丝一缕总关情,就连最坚硬的砂岩雕刻成的础石或碑碣,风化得如鹅卵石一般光秃,皮面的文字消失殆尽,一种苍老的旧黄色时时在讲述时岁的匆匆促促,流年逐水。
 
村庄的大院小巷的出口入口或拐弯处均建有高大的门洞,彼此风格一致,形成大院套小院的规格。每个小院分别被小巷串联起来,从高处俯瞰,极像一根树枝结出连缀的果子,又似一条扁担挑着多个筐篓,既形象,又直观。昔年村民不用走出村口就能七进八出所有人家的院落。可见,这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完整结构建筑群,各种木雕,砖雕石雕应有尽有,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不一而足。特别是大大小小的照壁中心精雕细琢的攀龙附凤,或龙凤呈祥的图案不胜枚举,引人入胜。穿透历史的风尘阻隔,我们完全可以凭借想象猜测,还原经历数不清的雨剑风刀侵蚀前的原貌。追溯岁月远去的足迹,一望千年或管中窥豹,想象这里昔日曾经繁华与富庶的生活,不亚于今天的黄土山乡的村容村貌。我时常有些惊讶与兴奋,起码自己的灵魂可以描摹昔年大小院中进进出出的达官贵人,侍郎员外,他们一个个神采飞扬,雍容潇洒,迈着四平八稳的脚步,走村串巷,流连繁荣的盛景。他们有侍女服陪,家丁护卫,过着名门望族养尊处优的日子,自得其乐,溢于言表说。岁月如水,光阴荏苒,一晃过去许多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古村的外围沿街部分已经被现代的楼层取代,唯古村的中心地带至今尚枯守岁月的点点滴滴,沉静若禅,纹丝未动。
 
时过境迁,逢年过节,人们总有除旧布新的习俗。许多旧衣服,旧对联一一被丢弃进垃圾桶内,与旧时光作着告别。我时常见有人们途径它旁侧伫立,凝视岁月行走的踪迹,浮想联翩。每过一年,被岁月剥蚀的物件最容易为人们抛弃,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人们总要彻头彻尾地改头换面辞旧迎新,其实就是对风尘滚滚的岁月进行大扫除,以便弃旧纳新,重起炉灶另开张,使居家永葆青春。时光一点一滴地不经意改变着自然万物,折损着它们的容颜,作为血肉之躯凡夫俗子的我们,哪能经得起岁月的磨蚀,熬煎成福只是一个美丽的幻梦。转瞬间,我出没在这里几近二十年。一个十年足以使一个少不更事的小伙变老一些,何况二十年?这么悠长的岁月可以使一棵小树长成参天大树。时光马不停蹄飞快地行走,眼见的街畔拔地而起的楼群如今已显得芳华尽失,尽管远比古村青春,但和摩天的楼宇相比,已然落伍许多了,过不了几年,或许又被遗忘在人们的视线之外......
 
在大大小小的居民区,正月里有不动针线的讲究,许多人家拆洗衣被均须在年前完结。在细长的铁丝上搭了一件件被面或被罩,此刻正接受阳光的抚爱,光顾,像鼓起的风帆,又似在庭院里竖起的旗帜,五颜六色,五彩斑斓。空气里弥散在洗洁液的芬芳气味,刺激着人们的嗅觉。还有那一件件衣服,也晾在临时拉起的线绳上,人们洗新革面的劲头有增无减,岁月匆匆,年年要有大洗涤的惯例。居家实在太小了,只能到庭院中,让温暖的阳光荡涤尘垢,花花绿绿的颜色一年不比一年,纤维丝织品尚好,但颜色一过水总有褪色的感觉,就像人的青春,或者这也是经历岁月久的缘故,洗新革旧时极易被时光带走,风光不再。何况衣物天天和人们接触,也要栉风沐雨,最易被岁月改变褪色,就是涂抹在新建筑表面的自然色,年深月久了,也要凋谢雍容华姿,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逝水流年感。每到年关,更能触摸到时光流走的速度。人们把一本本各种各样的日历挂历抛出的时候,就是在举行驱旧的仪式,也是岁月不居的见证。厚厚的日历是时光的堆积与尘封,用薄若蝉翼的纸张来表现每一个日子,更有一种苍白和弱不禁风的易碎感。日历扔掉了,意味着时光远去了,不可挽回,不可重新再来,有一种触目伤怀的揪心或疼痛。居民区内的一位老人忽然在这个时候去世了,充满欢乐和吉祥的氛围中,犹如忽然来了一股寒流把大家迎接新春的激情减去了一半,比抛却珍爱的物品还让人不可接受。一种难以言说的悲愁氤氲笼罩在人们的心头,加上大大小小的花圈在庭院里横陈摆放的烘托,新式电子屏滚动播出的挽词,还有吹鼓手憋足气震天响地的奏乐,留给人们的是深深的婉叹。听听时而是高亢酸涩的信天游,时而是难分难舍九曲回肠的花儿,以及爬山小调,民谣,更让听者动容,低首心折。音乐像是在歌颂逝者的功绩,又似在缅怀时光的匆匆。有人高声诵读着连篇累牍的祭文,文辞简白,却引发人们沉痛的思念。人老了,几天前还靠在墙角一起和老友们唠嗑,冬日的阳光还密密地撒在他身上,居民们人人都看见过他那皱纹满面的脸写着时光的符号与枯黄,皮肤横七竖八遍布岁月的斑驳皱纹,仿佛一棵千年老树的树皮,饱经风霜。人们有些见怪不怪,每个人的父母或祖辈都有这样的一张脸,一样经风历雨走过泥泞的坎坷,岁月带走了他们多少娇颜嫩面的青春以及童年少年的美好记忆,直到老态龙钟了,才被阳光邀请到温暖的角落,以风烛残年面对风烛残年。不想,抵挺不住,最终为死亡掠走,这就是时光的冷漠无情,比凶神恶煞还不近人情。感觉新年未享,旧人已作古了。这是一种人生的凄凉,在即将迎来普天同庆的新春之际,先要熬煎不绝如缕的伤愁,就和我的几家亲戚一样的遭际,都是连年也没过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每个人都不例外,珍重自己,就是珍爱时光,珍惜生命。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故去的人,和时光一起抹去一生的轨迹,零落成泥碾作尘,无影无踪。光阴是美好的,但不会永驻,留给人们有时是永远的回忆。青春再美好,也是时光的一瞬,稍纵即逝,这令人忧心的年岁呀!
 
与往年不同的是,己亥新春来临的前三天,人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贴春联了。要在早些年,这时候还不见任何动静,对联仍平静地躺在地摊上呢,人们刚刚开始张罗着购买,带回去的搁在门边,等着张贴。在过往的年轮记忆中,人们要循规蹈矩地等到除夕到来才敢上墙,不敢有一丝移风易俗的举止。而如今,一切均变了,沿袭数百年的风俗要彻底改天换地了,甚至是颠覆,仿佛人们提前迎来了除夕。或许人们嫌过年只是匆匆的一瞬,这样的做法还真有点延年益寿的意味,是一种时代新风。原本是腊月二十八把面发的日子,这会儿红联好似一下子从墙缝里钻出来,出现在千家万户的门框上,红艳艳的,花朵一般,又像一挂挂悬垂的爆竹,映红了大大小小的街巷,映红了人们一张张的笑脸,新年一下子近在咫尺,平添一种意蕴深浓的热烈氛围,让人觉得年的亲情和祥瑞,福气永葆。
 
这或者是人们摒弃旧的传统,提倡弘扬新风尚的伊始,看似悄静地延长着流年逐水短暂的一瞬,年也仿佛被拉长了,实则是有了幸福万年长的昭示。美好的生活不再是黄粱一梦昙花一现的虚幻,新年已真真实实握在他们手中,欢喜不再会短促,人生不仅仅是匆匆,像绵延不尽的美丽画图,有点染,就有烘托,是天下百姓的前景梦,幸福梦,七彩斑斓,瑰丽无比。
 
作者简介:孟生旺,山西晋中人。1994年开始写作。先后在《乡土文学》《山西文学》、《黄河文学》,《苍生文学》等多家国内刊物发表数十余篇散文随笔。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