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心情随笔 > 正文

眼睛看到的模样,是否都是相由心生?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15 08:3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隔壁菜摊上的女人一声不吭地听任一个壮汉的指责,我不由好奇地多看了一会。
 
慢慢明白过来,大概是女人把菜价报高了,然后在称上还动了手脚,两斤葱其实不过一斤二两。
 
壮汉撸起袖子,继续嚷嚷,手指点着对方的鼻子,说要是当年的话早把摊子给掀了。
 
我相信这是实话,从他凶横的眼神和黝黑健壮的身材能看出来,显然是一个长期劳作的强壮人。
 
旁边一对年轻的男女在悄声嘀咕:这个男人好凶啊,你看他的脸相就是厉害人。
 
这话不假,壮汉的模样的确让人有些生畏。乱糟糟的头发,微驼的腰背,衬衣潦草地塞在裤子中,一部分跑了出来,随意地搭拉着。
 
裤子皱皱巴巴,挽起不同的高度,露出没有袜子的脚脖,和颈脖黑得一样,仿佛多年没洗或者是被涂了一层有质感的重油彩。
 
脚上的皮鞋灰扑扑地,一些地方露出破损的浅色斑点,一只鞋的后跟被踩在脚下。脸上是愤怒的眉眼,不断开合的嘴巴,色泽不一的牙齿,还有不时抽动的鼻子。
 
间夹着颇有声势的吐痰声,很有种凛然不可亲近的气场。
 
相由心生,看来老话很有道理,这个壮汉应该不是什么善茬,为了两块钱的大葱能激发出这么多的愤怒,真是没出息。
 
对面的女人似乎并不在意吃瓜群众的指指点点,我听到不少同情的声音,说这个女人真有素质。
 
是吗?我不得不叹服,人的眼睛和思维有时候那么近,有时候却那么远。于我来说,女人遇到这事似乎并不意外。
 
这是我经常去的菜场,但是从去年某天后再也不去这个女人菜摊上了。而且我感觉,她总有一天会遇到麻烦的。
 
那次是用现金付账时发现她找零不够,回来找时却声称没有这事。因为现金付款是很少的,所以记得清楚。
 
那天是想把大钞换成零钱,所以也提前估算了面值,印象深刻。买完菜女人找钱时根本没有细数,装起来就走了,等出去买水果时才发现。
 
女人坚持说如数找零了,可手中的零钞很委屈地卷缩在眼前,怎么看都有兄弟失散的味道。
 
但总不能拿着记忆当依据吧,再说,钱也是让人花的不是?
 
成功地宽慰了自己后,发现心中还是有不甘,于是每次买菜总去她隔壁的摊位上买,是对中年夫妻,总是笑呵呵的,让人如沐春风,于是就基本固定下来这家了。
 
买菜时我会不时打量一下隔壁,总希望能看到点什么。觉得夜路走多了,迟早会遇鬼,就不相信她一直云淡风轻。
 
于是,一边惭愧自己的心理太阴暗,一边充满期待。
 
今天这事显然让我很兴奋,有种久违的躁动和莫名的开心
 
早就发现女人的摊位前顾客不多,她要么低着头在拾掇摊位上的菜,要么就是走神似地看着对面墙壁,眼神空洞,仿佛枯井。
 
她的嘴角始终是下压的,鼻子两翼和眼角都有深深的皱纹下来,在脸上形成横向生长的模样。
 
终日看不出一丝笑意,眉毛松驰地挂在眼角,偶尔在抬眼一瞥时,窗帘般地掀起来一下,而后再迅速垂下,透出阴阴的凉意。
 
从侧面看到她的眼神,好像是幽潭深处的氤氲,溢出诸多哀怨,心头不由一凌,赶紧转开视线,本能地避开对视。
 
而今,女人毫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手指头,眼珠几乎没有动,仿佛投入地在看韩剧,超然得让我怀疑眼睛。
 
愤怒的壮汉甚至一度冲进摊位,凑到女人跟前,女人的身体只是微微转动,保持面向,脚下没有丝毫的退缩,身体仍然是直直地,眼睛眨也不眨。
 
壮汉终于没了脾气,发泄完恶毒的语言后,气呼呼地骑车离开。女人慢慢地坐下,继续摆弄她的蔬菜。
 
我眼前买菜的摊位后,妻子挤眉弄眼地告诉丈夫:“这是今天第二回吵架了!”难掩的兴奋表情,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丈夫扭头看了看隔壁的女人,心情看上去也很好,很热情地大声招呼我:“今天要点啥?都是新鲜菜,分量足!”
 
买完菜准备离开时,一个懒洋洋的男子穿着拖鞋踢踢踏地过来了,手里提着塑料袋,里面应该是几个没吃完的小笼包。
 
他晃到到隔壁的摊位上,走到女人背后,伸着懒腰坐了下去,原来里面还有个小躺椅。
 
男子把小笼包递给女人,从口袋摸出一支烟点上,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了些什么没听清。
 
女人依然是面无表情地来回整理着摊位上和身后大袋子里面的蔬菜,费力地从躺下的男子身边挤来挤去,仿佛没有这个人存在。
 
我很诧异,一边用踌躇磨叽着时间,一边用余光偷偷打量,突然听见男子大骂了一声什么,吓了一跳。
 
赶紧看过去,见女人赌气式地从一堆菜里拿出一个手机,啪地扔在男子的身上,仍然没说一句话。
 
男子明显有些生气,差一点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不过还是很快躺下了,嘴里清晰地冒出来一句:“贱婆娘!”
 
眼前的夫妻显然习惯了隔壁的场景,两人在摊位后坐下,两个小凳子凑近了一些,女人手舞足蹈地悄声比划着,不时抬眼瞟一眼外面,居然兴奋得面色绯红。
 
我转身走了几步,再回头看,这对夫妻摊位后只露出了两个凑到一起的脑袋。
 
棕褐色的长发,黑灰的短发,掺杂着一些花白,还有压抑的笑声,瞬间拼凑起诡异的意境。
 
走出菜场,我长出一口气,抬头看看头顶,菜场的大棚顶高远而僵硬,布满破洞,阳光七零八落地透射下来,划过每个人的脸庞,画出斑驳的模样。
 
原创:夜雨敲窗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