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我16岁的女儿与人私奔了”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12 15:0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01
 
在外打工这些年,因为文化水平低,我吃尽了苦头,每次咬牙坚持时,我就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不能让女儿重蹈我的覆辙。
 
我要拼命挣钱,在我能力范围内,让她读最好的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吃穿用度更不能亏了她。
 
上周接到女儿班主任的电话,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班主任说,这几天总能看到某小男生来找我的女儿朵朵。
 
班主任提醒她马上要高三了,要把学习放在第一位,结果,朵朵憋红了脸,一声不吭,谁知,第二天就不见了。
 
当我风尘仆仆从打工的城市赶到家,费了好大劲才打开生锈的门锁,偌大的院子长满了荒草,左右寻不见女儿的踪影。
 
担心、惊吓、失望、无助交织在一起,我难为得号啕大哭,发疯般呼唤女儿的名字,我第一直觉,女儿被人贩子拐走了。
 
后来,邻居告诉我,和女儿热恋的小男生是邻村的小伙子,我才长出一口气。
 
当我憋一肚子的委屈踏进男生的家门时,发现两个人正在卿卿我我,我一把拉住女儿的手,泪如泉涌,五味杂陈。
 
“宝贝,走,跟妈妈回家。”
 
“我不回,我没有家。”
 
女儿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冷漠与绝望,死活不肯跟我回家。
 
男生的父母诚恳地表达了歉意,但女儿当着众人的面大喊:“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必须和晓涛在一起。”
 
那个叫晓涛的男孩,挽着女儿的胳膊,郑重地走到我面前:“阿姨,我会对朵朵好一辈子的。”
 
“如果你不给我们订婚,我哪里都不去,就待在他身边。”女儿的话让我失望至极。
 
如今,朵朵已不愿再踏进学校半步,我的女儿就这样完了吗?静水,我该怎么办呢?
 
02
 
当她向我发来求助信息时,透过屏幕我都能触摸到她的悲伤与绝望。
 
她叫美云,是和静水一起长大的姐妹,七岁那年,母亲因病早逝,童年的记忆里,她父亲的脸上总是愁云惨淡。
 
妈妈走时,姐弟俩还小,从小学起,她就自己生火做饭,家里的灶台前,时常放着一个小板凳。
 
她站在板凳上用稚嫩的小手下面条,炒菜,那时,我不懂她的苦,在我心中,她是个小英雄。
 
我上学路上刚好途径她的家,为了喊她一起去学校,我常故意早一点出发。
 
她心灵手巧,每次都会在地锅里烧上两个橙黄的玉米棒,烤熟后分给我一个,然后我们一边走一边吃,年少的友谊就是这样单纯而美好。
 
初三那年,她告诉我自己不能读书了,因为父亲要外出打工,她需要操持家务照顾弟弟的饮食起居。
 
我疑惑地问她:“不是说好我们一起读大学的吗?”
 
“我不做梦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爹疼娘爱,我无论多晚到家,都是冰锅冷灶。”她无奈地回我。
 
看着两行清泪慢慢爬满她的脸蛋,我忍不住也哭了。
 
后来,我去县城读了高中,我们联系得越来越少,我离家去外地读大学后,就渐渐没了她的消息。
 
当我们再见面时,已人到中年,她感叹道怎么就二十年了呢,遗憾的是,我们已同城生活好几年,却不知道彼此的信息。
 
她在市内某家酒店打工,听说我也在这里后,辗转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
 
她还是那样漂亮,但白皙的皮肤已很多细纹,扑闪着睫毛的大眼睛难耐世事的沧桑。
 
二十年了,我们的感情还在,但似乎有点隔膜,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鲁迅笔下的闰土,心里瞬间生起一丝悲凉。
 
我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拼了两盘水果,我们边吃边聊,我能感受到她的局促,并吃惊地发现,除了寒暄,彼此能聊的话题仍是儿时共同熟悉的家长里短。
 
03
 
当我问起她的老公与孩子时,她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她说她嫁的男人脾气比本事大的多,老是骂她敏感多疑,婚后不久就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得最厉害的时候,男人对她动了手,她发疯般拿起剪刀捅向男人。
 
贫贱夫妻百事哀啊,说到底还是少钱缺爱,倔强的她一气之下,把一对儿女留给公婆。和男人一样,选择外出打工。
 
但因为彼此生怨,两人每次都去不同的城市,这么多年,貌合神离的过着,经济上几乎也是各挣各花。
 
她每两个月回家看望一次孩子,给老人点辛苦费,一双儿女也挺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无论生活有多苦,孩子成了她奋斗的全部动力。
 
自从女儿读高中后,她保持每天与女儿通电话的习惯,但最近她感觉女儿对她,越来越敷衍,越来越不耐烦。
 
高一那年,老师曾说,朵朵的成绩还算可以,继续努力,考个二本不成问题,每每此时,美云都感动得泪流满面。
 
她努力着,打拼着,等待着苦尽甘来的那一天。
 
你说:“她什么时候开始早恋的呢?和老师沟通完这才半年不到,她就彻底堕落了。”
 
美云疑惑地问我。
 
女儿哭诉着:“你除了生我,每个月给我点生活费,管过我吗?一年到头,只有过春节那几天,我们一家四口才能待在一起,你和爸爸还吵吵嚷嚷,这样的家我宁肯不要,我要和晓涛结婚。”
 
女儿的话听得她一怔一怔地,五脏六腑都是疼的,美云说,她和老公大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团结一致过。
 
为了孩子,他们拿出了十二分的耐心。
 
“宝贝,妈妈答应给你订婚,你接着读完高中好吗?”美云近乎祈求女儿。
 
“学,我肯定不上了!”女儿的话决绝而干脆。
 
“你才16岁,不到结婚年龄,找工作还是个童工,没有单位接收你,所以你还是先上学。”
 
“不行,不结婚也行,先订婚,否则我就离家出走。”
 
04
 
夫妻俩在家调解半月无果,大成彻底失去了耐心,美云仍不甘心,那天她带着女儿来到我家,显然我是她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我热情地招待母女俩坐下,喝茶、聊天。
 
眼前的朵朵,一米六七的身高,清秀可人的面孔,精灵般的大眼睛,像极了少女时期的美云。
 
我决定暂且不谈早恋这件事,从引导她的兴趣说起。
 
“朵朵,你看阿姨书架上有你喜欢看的书吗?”我温和地说。
 
她没有回答,整张脸被洁白的面罩半包着,我感受不到她的表情。
 
“你如果不读书了,你想好要去干什么吗?”我试探着问她。
 
“不知道。”她冷冷地说。
 
“其实,朵朵,哪怕你读完高中,找工作时,都会比现在拥有更多的选择权,要不要阿姨帮你联系一家本市的学校,和妈妈天天在一起?”
 
“不,我已读不下去。”
 
我感觉软的不行,就直接和她来硬的。
 
“朵朵,你已16岁了,我给你说个事实哈,你考虑一下这是为什么?我和你妈是闺蜜也是同学,她现在在酒店工作,我在家里工作,为什么她比阿姨辛苦,还没有阿姨挣的多?”
 
她依旧沉默。
 
“因为妈妈小时候想读书,没有条件,被家庭耽误了,你现在有条件,若轻易放弃多可惜呀。”
 
她依旧默不作声。
 
“这样吧,实在不行呢,你就去妈妈工作的酒店,帮着后厨刷碗盘可以吗?”
 
我的话还未说完,朵朵不接茬,美云却受不了了:“老同学,我才舍不得让女儿吃这苦呢。”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狠心让她去吃苦。”我毫不客气地说。
 
我们的谈话,就在这样的尴尬氛围中结束了,送走她们,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也许我让美云失望了。
 
05
 
半个月后,美云告诉我已经给女儿订婚了。
 
如花似玉的女儿,原本有着大好的前途,就这样放弃了,我感到非常难过,教育女儿失败的根源在哪里?
 
难道仅仅是孩子不争气吗?
 
孩子就像一朵花,她的成长需要雨露滋润,需要阳光普照,但她的雨露与阳光又在哪里呢?
 
你无法理解她第一次来大姨妈时的惊恐,也无法理解她渴望爱又求而不得时的无奈,你更无法理解,她为什么变得如此迷茫,渐渐失去了奋斗的热情与动力。
 
因为,她需要你的这些年,你都不在,她只能被动适应环境,在无边的黑暗里摸索未来,忍受孤独成长的苦楚。
 
你小时候受过的苦,有物质匮乏也有精神摧残,你不想女儿重蹈覆辙,但美云,你不知道,比起物质上的给予,心理和情感上的给予更重要。
 
将就搭帮过的婚姻模式里,估计最大的受害者不是女人,更不是男人,而是孩子。
 
因为孩子的人生最初就像一张白纸,在构建情感体系和人格体系的过程中,第一位涂色人是她的父母。
 
自从大越越告诉我,妈妈,其实我什么都不稀罕,只要你和爸爸不吵架,我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
 
她的话,让我审视自己的言行,通过各种方法提醒自己和张先生,控制情绪,好好说话。
 
我们的言行里隐藏着孩子的幸福,我们的相处模式就是孩子未来婚姻最好的参考书。
 
严重缺爱的女孩,一颗糖就能被人哄走,绝非危言耸听,因为你无法给予的,有人给予一点点,她就兴奋得如同拥有全世界。
 
你对她未来的期望是能读大学,但她能看到的距离,就是找个疼她爱她的人结婚,是你的悲哀还是她的不幸?
 
以此文,静水提醒并呼吁,如果你是有女儿的妈妈,无论穷富,请温柔地爱她。
 
也许你无能给她足够多的钱,但一定请记得,给她足够多的爱。
 
钱我们可以慢慢挣,孩子的未来毁了,就很难再挣回来了。
 
END
 
作者:静水,自由撰稿人,高校兼职财税讲师,育儿工作者,38岁裸辞,一支笔写尽人间冷暖,陪你把孤单过勇敢。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