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生活随笔 > 正文

莫名的躁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12 14:5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近来有点躁,步也懒得散了。
 
究竟怎么了?看书架,看窗外,看河中咕噜咕噜冒出的水泡,但仍想不明白。感觉黏湿而迷乱,如糨糊,又好似一不小心,钻进了尘封已久的地下库房,黏上了满头满脑的蜘蛛丝。
 
夜间,又捧起了书,心似乎静了些。
 
近期,总爱看些回忆性的旧文,如《西谛书话》《懒寻旧梦录》《胡风回忆录》,这类书多似流水账,读者无几,然而,我却如牛般慢嚼,将名家的途经过往,默默入心,难与外人说。
 
看着书,不由想起了一张图片,小弟前几日发的,那原是县城里的一片荒地,母亲开垦成了良田,刚收了蚕豆,豇豆正自昂首,爬上了架。
 
于是,眼前又浮现老家的轮廓来。
 
银色的铁门,红红的砖,蓝蓝的瓦,高高的围墙,大大的四合院子。院子又是个小菜园,丝瓜爬满院墙,西红柿红肚绿蒂,黄瓜细刺小花,枝干粗壮的柿子树,还有那压杆式的小水井……
 
而在院子东面,曾是一大片桑田,小时候,常不顾酷热钻进田里,摘枝上的桑葚,或红或紫,等不及洗一洗,便塞入嘴中。捉天牛则是一件更有趣的事,天牛爱啃食桑树皮,津津有味,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它的背,轻轻一扯,便捉住了它,然后用一根线拴住它的脖子,再向天空一抛,拉着它飞呀飞……
 
也许真的老了。
 
“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梁启超如此说。
 
“渐销名利想,无梦到长安。”终日潜心教学,便再无他求了,这是一如初心,还是已到了无梦的年纪?
 
前日里,又有一位友人约我合作,豪言激励我施展才华,干一番事业。思量再三,终究没那么多精力,也没有那魄力和才华,机会,再一次被我放弃了。
 
自愧着,不禁想起刘备的“髀肉之叹”来,“备住荆州数年,尝于表坐起至厕,见髀里肉生,慨然流涕。”素怀大志,而在寄居荆州之时,已过不惑之年,依然颠沛流离。命运如此,刘备怎不泪流?
 
昨晚,又多喝了几杯,和远方的一位好友通了电话,互说了近况,又问他:“是否觉得,如今日日都是重复,是否觉得,我们正在重复中飞速老去?”他却笑道:“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等退休,不好吗?”
 
“好”还是“不好”?我答不上来。什么样人生才是“好”,我一直想不明白,似乎这本来就没有答案。
 
凌晨四点便起床,伴着路灯,在校园内背英语单词。看书困了,便用冰凉的井水将自己浇透。想起昔日的拼搏,虽苦,但却有方向,新的目标总在前方。
 
而如今,新的目标在哪,究竟可以再做些什么,才有所突破?
 
人生怎能无悔?达芬奇说:“我已经冒犯了上帝和人类,因为我的工作没有达到它应有的水平。”
 
学无止境,“否定昨天的自己”,这是我的座右铭。看书越多,经历越多,越来越觉得自己孤陋寡闻,漏洞百出。这不是虚心,而是心虚。
 
正如季羡林所说:“我总觉得,好多学人不够勤奋,天天虚度光阴。我经常处在这种心理矛盾中。我是样样通,样样松。我一生勤奋不辍,天天都在读书写文章,但一遇到一个必须深入或更深入钻研的问题,就觉得自己知识不够,有时候不得不临时抱佛脚。”
 
季老的话,曾引领我,逐着梦。而如今,因为所谓的繁忙,竟然连梦的轮廓也看不分明了。
 
今日,我又在凌晨醒来了,朦胧中又迷茫起来。忆起青春的梦想和彷徨,忽然抑制不住地感伤,据说,深夜和凌晨都是人最软弱的时分。
 
然而,如今,只能把这梦和感伤搅拌,再斟入酒杯中。也许这难言的烦忧,伴酒入了愁肠,便化为了这首小诗:
 
我用泛黄的青春感动凌晨的睡眼
 
我用苍白的铅字调拌苦浓的咖啡
 
我用玄鬓的心影渲染斑驳的绿荫
 
我用水墨的彷徨拥抱未知的黄昏
 
我用淡紫的梦想溢满孤独的酒杯
 
原创: 咖啡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