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正文

老围墙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4-15 10:1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人的热爱之心,一定是建立在距离之上的。我已经开始热爱这葱郁的乡野,在我即将离开它的时候。
 
我看过北方的一位作家对他家乡的书写,很精致很用心地书写,文字里面蕴涵着忧伤。(美好的事物不可挽留,记忆也随着时光淡去,没有永恒的存在,只有永恒的消失。)那里离工业文明还很远,原野绿得纯净。然而,那里的河道也渐渐浅了,桥拱的圆弧,优美安然地静默在沙滩之上。除了偶尔有牵牛的老人从拱桥上经过,更多的人选择更远的水泥大桥。一座古老的高高的拱桥,两头黄沙漫道,它的实用功能,如同向晚的云霞,慢慢煺去了,也许最终它将煺到人们的记忆里去。
 
在我所处的平原之上,也有一些这样的事物,呈现这样的务虚特质。如稀落的村坳里,那浑圆的石头垒起来的围墙。它后面的主屋,已经空了。围墙比起主屋来,显得更为牢固。村野里的石头围墙,鲜有入诗的。中国古代的审美标准的形成于魏晋,在“竹林风范”的影响下,文学和绘画艺术形成了“飘逸雅致”审美取向,并逐渐形成主流。石头的结实与憨厚,显然比不上“夜扣柴扉”的疏落朗逸的意境。石头围墙不是诗意的体现,它仅仅是乡野之上自然存在。是俗常的人对家的一种质朴的热爱与眷顾。
 
风雨来了,风雨又过去了。石头围墙安定如常。雨水洗刷过的石墙,更是焕发出气定神闲的模样来。在人们的眼里,围墙只是房屋的附属。从农耕社会开始,房子的坚固,直接关系人们到安居乐业的幸福指数。如今的人们,面对自己的新房子,一味借用油漆、金属、光电,来张显自己绚华的审美。围墙是房屋的延伸。在房屋与围墙之间,形成与外界隔而未离的院子。
 
人们在院子角落里植上桃树。桃花开得早,春寒未祛,桃花点红了院子,院子里春意融融。成群的孩子在院墙外面,他们中的一两个胆大淘气的,叫着围墙里面的孩子父亲的名字或诨号,嬉笑远去。围墙里面的孩子被恼着,开了院门,虎虎地窜出,呼啸着追取出,去捍卫父亲名讳的尊严。
 
围墙拦得住什么呢?比饭桌高不了多少的围墙,其实只能围得住自家的鸡鸭幼仔。至于狗,那是很难说。如果说院子外面晃过一条窈窕的狗,恰好又是它心仪的狗,它一准忘记了自己看家的职责,挤出院门,沿着围墙根儿,摇晃着尾巴,谈情说爱去了。
 
一撮小鸡在春天里来到围墙里。它们在院子里无忧地歌唱,夏日金子一般的阳光,照耀在院子里,照耀在它们绚丽的羽毛上。再后来,来了一场两场大雪,除夕到了。它们中的一些就消失了。仿佛它们的出生,就是为了最终献身于一场盛宴。
 
风吹过来了,风吹过去了,风吹过了一个黄昏,吹过了一个季节,吹过了一个世纪。风吹走了树叶,吹走了围墙里的声音,吹走了围墙里的老人。风依然吹过来,吹在围墙上,吹在围墙顶上的狗尾草上。和静默的石围墙比起来,院子里的事物——桃树、葡萄、鸡鸭和狗,都老得那么快。围墙一如继往,看不出它有多老了,时光在它那里,只留下了青绿的苔痕。围墙成了这里的见证,它见证了一些生命的到来,见证了一些生命的离去。
 
我走过一道老围墙,轻慨一声,略略生出一丝流连。我开始喜欢一些老去的东西,大约是为了安慰不再年轻的自己吧。
 
郑勤霞,热爱纯粹的事物,遥望乌有之乡的灯火,认为极致之美,只能隔岸观望。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