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优美散文 > 正文

钧天 | 满心满怀都是他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4-15 09:2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他不常在你身边了,想起他,你总会反复翻看他的照片,看得泪眼婆娑,又满目欣然。你明白的,他在渐渐走出你的眼域,离你越来越远,远到你许多时候够不着他。
 
不多的相处时间,你总是找了各种借口走近他,与他说几句闲言淡语,理理他的物品,盯着他的样子,目不转睛。他有些不适应的啊,却发作不得,若嗔似怨地说一两句,你还是赖着不想走。他只得站起来,执行逐客令。
 
他高出你许多了,在你身后,毫不费力地就把你推出他的房门,挥挥手,隔断你的絮聒,显得他那么畸人侔天。你心里是怡悦的,那是你心中向往的样子。
 
你回头,瞥见他胜利也天真的笑颜,开始徒深驰想起来。他是男孩儿啊,哪能像小女生,怀揣那么多小情小调。他需要自己的空间,做成独一无二的他自己。
 
你知道,他并非离经叛道,不懂礼数,不知情味,只是正在力图逃逸你的权域。你纳闷,他何时有了这样的杌陧,像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彼时,他还在你的臂弯里,怎么也哄不好,哭得你没了耐心。你突然生出怪谔的法子来,熄灭了所有的灯,他的哼哼唧唧戛然而止。从那以后,他再不会无缘无故哭个没完了。你还来不及细想其中的缘由,他已经站在幼儿园的门口,抱着你的腿,不肯撒手。百般无助的样子,惹得你直想掉泪。可怜他也噙着泪,直到老师抱走了,他那两行泪才泉涌而出,不带哭声。他的哭,只是泪溢出。
 
有一天,更让你奇怪的是,他不泪了。那是玩耍间,小伙伴无意间挥起的球拍,划破他的脸,一指宽的血印看得你心痛,他却没有一点惧色与痛感,不等医生上完药,就扯不住地跑开了。
 
他的长大,像是一瞬间完成的。当他来到你面前,郑重地叮嘱“可别像教我一样教哥哥啊!”那语气与神情,再一次提醒你,你过去对他的惩罚烙在了你心上,也烙在了他心上。那是他的cousin,比他大三岁多,他担心哥哥会挨你批。你终就是知道,那些“血腥”的代价,是痛痕所在。
 
你的心,痉挛起来。从前那些阴云密布的日子,你把消化不掉的情绪,心不由己地泄了一些在他身上。你看着他鼓着圆圆的,无辜的眼睛盯着你,没有反抗,没有埋怨,只是默默承受。你的心,痛得滴血,紧紧把他搂在怀里,后悔不迭,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时,你根本没意识到,你施与他的粗暴,对他一辈子的影响有多大。等到你晓知时,再也没了修正的机会。每每提及往昔,你都像是在摇晃插在心上的刺针。你注定了要一辈子背负这笔债。而他,虽也说感谢那样的管教之类的话,却是说得那么底气不足。他的过于懂事,说明了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些烙印,他只是用他仅有的素养给足了你脸面。
 
于他,你常会瞠目,他的成长太快。你仿佛还没有来得及听他念完《三字经》,他已知礼仪,懂荣辱了。你仿若还没有看见他读完《经典童话集》,他已把喜爱至极的《大灰狼》丢在一边了。他开始时不时一个劲儿地拽着你往书店跑了,非要买齐一整套《皮皮鲁》、《哈利波特》之类的大部头书籍才善罢甘休。
 
又不知具体什么时候,那些童话书全都被他扔进了玩具箱里。一箱箱大大小小的玩具,一箱箱花花绿绿的童话,已然蒙上了灰尘。他开始盯上你的书橱了,总在作业本下,压了一本没看完的书。又不知什么时候,自觉起床的他,居然央求你早三十分钟叫醒他,他要练习笛子,他要练习朗诵,那奶声奶气的诵读声,足以让你一上午都精神充足,嗓子清润,似有清泉在口中涓流。
 
你会替他念念有声,长大多好啊!而他还没有真正长大,你却在他身上看到了你旧时的某些印记和独属于他的浩繁章节。你有了太多言之不清的心愫。
 
他在长大,按着他的节律,你左右不了,你遏制不了,你也拔节不了。
 
每当他踏着月色走出家门,又在夜色包裹中钻进车来,懒懒地应着你的问话,不一会儿就传来微微的气息声时,你才发现,长大带给他的,更多是累。这累是你不曾经历过的。到家的那一刻,你只是停下车,并未开门,他却遽然醒来,推开车门,比你先跨了出去。
 
他再不会围着你转了,有了自己的生活日程。除了偶尔约同学,周末上体育馆,去音乐老师那里,就是整天扎在书堆中。你会忍不住走近他,给他捎去一个苹果,一杯牛奶,在他头上摸摸,他也只管忙着他的眼下,守着他的撄宁,全然不顾你。若你扒拉他的脖子,想要看点什么的时候,他会抬起头来,用眼神告诉你,那是打扰,你只好悻悻离开。可是,你依旧故犯,还会时时进他的房间,甚至还会时不时变换着称呼叫他,直到他回应,才收住嗓子。
 
对他,你开始越来越多地做着与以前相反的事情。怂恿他不完成作业,催促他睡觉,鼓动他外出,给他买大堆的零食……他要么置之不理,要么敷衍搪塞。
 
他的话越来越少。共处之时,任你叨叨不休。他是担心你哪句话晾在风中,必要电话追过去。你也知道,你众多的耳提面命,都被他乖张地神凝了。你清晰地记得,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过你,如今这时代,三年就是一代沟。你们之间隔了多少道沟啊!
 
他不多的回话,你瞠目结舌,却无辩驳之力。你与他有了诸多扞格不入,除了原则上的坚持,渐渐不再穷究。聊复尔尔中,多了分歧的尊重,个性的保留。你开始学着“放任”了。
 
他的貌相好像也越来越陌生了。那些谙熟的寸寸肌肤,赤赤表情,不知何时已经消淡了。你每时每刻都有了想要重新认识他的冲动。饭桌上,你会抓紧替他夹菜的时机,瞅瞅他眉宇间以前不曾见过的神情。而他,总是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放下了饭碗,不给你多看的机会。
 
你总想找机会捧起他的脸,看他下巴上那颗痣怎么移到侧面去了。他会露出尴尬的表情,让你意识到,他不会与你颉颃,却在竭力走出你的掌心。当他漫不经心地把一件事情的处理结果说给你时,你是惊诧的,他怎么会越来越不需要你了呢?
 
他在一天天长大,你在一天天惶惑。惶惑无果时,你甚至会天真地希望,把他变会从前去,还听见他呼喊着你,一路飞跑而来,你也会奔过去,迎着他。
 
不管是貌样还是性格,他每天都在长成他自己。他看出了你的失落,可他很少会照顾你的情绪,他依然做着他自己。他用眼神告诉你,你若不习惯,是你自己的事。你的落寞,他填补不起。他只管在某个特殊时候,绘声绘色地给你讲乌鳢之类的故事。渐渐地,你又在他的洋洋盈耳中有了微笑,尽管依旧惶惑,尽管会继续惶惑。
 
作者简介:
 
钧天(嘤音),四川人,偶煮小字养己。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