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名家散文 > 正文

杨泽均||阴阳师霍开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3-25 22:5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杨泽均(四川)
 
木孔坝村的霍开,一生爱研究风水,研究天地的奇特现象。他听说新龙垭山庙的大钟下面有《上下册》。那钟大,一般人是掀不动的,他把它掀动了,拿了书去练。后来老的知道了,说那是整人害人的,学了那书会绝后,就找出那书来给他烧了。但他记性好,悟性大,他已学了不少东西在心里。他见红薯窖里老鼠多,就找了牛篾绳来用牛圈草来熏烤成黑黄色放到薯窖里,老鼠以为是蛇就不敢来了。他见屋周围的癞蛤蟆多,他就把它们捉来盖到对窝下面,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对窝下一个癞蛤蟆都没有了,听他说是它们都土遁了。若别人家里蛇多,又不敢打,照农村风俗说,家蛇是屋里的老人,别人就请他去把屋里的蛇请出去,他去咒语一念,日不弄蹦串的一整,果然蛇就自动出屋了。
 
有家人是以前的盐务官,有钱,有几个老婆。女人多了,相互间就争风吃醋。二女人见不得男人天天往小婆子房间去,她气毛了,请道士画了“吴二爷”的衣服给她放到了小婆子的席子下。没两天,这男人到了小婆子的房里同房后竟疯了,发痴、发狂、不穿衣裤、屎尿乱拉。一家人没了抓拿,请医生,抓草药,偏方验方都试过了,还是不见效,遂又请了霍开去走阴。他到阴间一查,此人命不该终,不过是邪祟作乱,叫主人把屋内席下一物取出焚烧即可。
 
据霍开讲,还有一家人,姓赵。前边生了两个女,这三胎想生个儿。果然第三胎如了愿,一家人高兴得捡了宝似的。老人公遂抄了八字到霍开处来批命。这霍开拈着胡须掐着指头,天干地支阴阳五行一掐算,然后展开了笑颜说:“好则好也,但恐你家塘小鱼大。这孩子命好,但二十岁前有一大劫,躲得过则好,躲不过则劫数难逃。”这老人急了:“大师可有解否?”他长长地拈动胡须,沉默不语。这里二话不说,又加了俩佰钱。“那你这样。“霍开给他说:”你到乡邻那里去讨些银子,给孩子打个百家银项圈带上。记住,一天没满二十岁一天都不要取。”
 
渐渐地,这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家里给他取名叫赵达。五六岁上家里便教他《三字经》《增广贤文》《四书五经》之类,他果然记性好,脑子灵动,但也贪玩调皮。七岁进私塾念旧学,又念了《诸子百家》《唐诗宋词》。他对唐诗宋词特别喜爱。这孩子的确天资聪颖,家里人不放心,十八岁就给他完了婚,十九岁就生了一个儿子。家里人留了一手,怕他真的有啥闪失,也算给他留下了一根苗。二十岁到梓州三台去考秀才,父母为了求顺遂,还到庙里烧了香,撒了黄纸钱,驱冤散孽,然后从射洪的金华复兴坐马车到三台。路上虽颠簸,但心情好,考试也还顺利。
 
但在回家的路上,天太热,他和另两个同伴就到梓江河去洗澡,银项圈就取下来了。这一洗就洗闭了汗,去开药又遇了一个游方庸医,明明该发汗,他给他来个虚补,这下湿热闭在了心里,这小儿的病便小半年未见好转。他们便又去找霍开,霍开叫他马上把银项圈继续带上,并到他家去阴宅阳宅一捣弄,化了符水喝,又给他煎了中草药吃,最后便奇迹般地好了。遂这儿子就拜霍开为干爹。于是他干爹见他聪明好学,又有阴阳方面的一些基础,就又从天干地支、阴阳堪與的基础教他。
 
霍开闲聊时还给别人讲了他老师的一个故事。说解放前的人很少出门。一是思想封闭,二是兵荒马乱的,有土匪。他们没有经商的观念。有人收猪毛挑到重庆去卖,一挑猪毛可以换几挑油回来。有贩盐的,贩牛的,贩棉花的,有用背架贩布匹的。贩棉花的出去就叫人弄死过,捆了石头沉到河里。有个人会武术,他出门别人就爱跟着他,十多个人一路,别人给他点保护费都愿意。所以在这样的乱世,人们朝不保夕,来找他师傅掐算改运的人就多。据他师傅讲,有一次他去给别人看阴宅,坐在山上歇气,一放牛娃便来和他玩耍,他无意中说起了山对面那家人的院宅,要是能再向东过去两米就正了。不料这家人正是放牛娃的家,这娃回去便把这事给他父亲讲了。他父亲就起了心,便去把他家老人的骨头掏起来捣碎了掺上糖水,倒在了那穴位上。蚂蚁见到甜食,便将他老人的骨屑扛进了土洞里。三年后,这放牛娃的父亲因从三台贩猪毛到重庆,又从重庆换回猪油和布匹就整发了,他盗了别人家风水。他有了钱后,便去挨着别人盖了房。但后来,地主家打听到了这家人发迹的经过,地主家儿子的媳妇就去缠他,与他同了席后,就有了孩子。就这样,这家人又把风水盗了回来。没几年,这家人又变回了放牛娃。所以,人在得势的时候千万不能得意忘形。
 
抗日战争胜利后,霍开带着他的干儿子赵达到处访名师名坟名地。他从射洪出发,访了朱德的故乡。这里峰峦起伏,丘壑纵横,琳琅山有天然形成的五角状,甚是奇特。他叹道,不知天文不是相,不知地理不是将,真是地灵人杰啊。他又顺长江东去,到了上海。在一庙上见一老和尚,脑袋的右边几乎被削去了一半,他是这座庙的住持。而且霍开也看上了这山的一处好风水。他观这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敦笃结实,口角雄奇,一看就是行武出身,他想这人肯定有故事。于是他就在这庙的山下租了一处门店住下,天天没事就来和老和尚吹牛聊天。这一来二去他们相互就混熟了。一天霍开就对住持师傅说:“师傅,我有一事不明,又很好奇,想问又怕你生气。”师傅说:“你我这么熟,但说无妨。”“我想问你这头怎么就成了这样呢?”“你是问这事呀,你我之间那我就给你讲讲吧。”
 
那已是三十多年以前的事了,应该是一九〇八年吧。他祖上是习武的,他们那个年代包括我们现如今,都是兵荒马乱的年代,人们想安居乐业都只是个梦想,所以父亲除了让他耕读之外,还让他习武练拳,说上可以保家卫国,下可以强身健体。或许有一种遗传吧,他学武进步很快,又很刻苦。上海沦陷时他曾遭遇了十多个日本鬼子,他用一根扁担砍翻了七八个然后跳掉了。后来父亲也在上海沦陷时被炸死了,他家也没了,就逃进了深山躲避。在山上他遇到了也是前来躲避的另外八个豪杰,他们都个个武功高强,遂结成了九弟兄。他们就在那里占山为王,落草为寇。一天他们得知一票大生意,某天某时有人押镖要从山下过,听说有三车金银,是日本人抢掠来买军火的。押镖的只有一人而且还是一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于是他们九人就一路跟到了上海,如果再不下手就进入沦陷区了。那天晚上他们一齐出动,看那三人已住进了店,那押镖人几乎通宵不睡,都在那喝酒烤火,大概四点左右不得不动手了。老大从房上跳下,要落地时,只见那人二指一挥,一道白光过处,老大的人头应声而落。于是从树上、墙后、巷口、一下冲出来六个人,都只见一道白光过处,六个人的头颅都应声落地了。他顺势一下跳进了粪坑,为了活命,他将人沉到了粪水里,只剩了半个脑袋出来,一道白光过处,这半边脑袋便没了。后来,后边没上这个兄弟便将我救了出来,他继续亡命天涯,我便流落到了这庙上清静之地。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技不如人就只有挨打受欺。
 
那天他给住持拿了一碗鸦片烟去。住持一看这东西比较贵重,就主动说:“霍师傅如此破费必有要事相求,这庙周围若你看起了哪块地你可尽管开口。”“大师果然慷慨大方,那地就在东边山头,还望大师割爱。”
 
霍师傅这边说好,他回去就同另两个兄弟商量。他说他在某某处看了一块好阴地,准备把父亲的坟葬到那去,至于堪地缴用就不说了,就是给住持买鸦片烟的费用能帮我分摊一些。其中有三弟就说,这事是你自己要去的,我们又没叫你去。既然他们这样说,霍师傅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他就在那看好的穴位上打起了主意。他把那穴位一分为二,一半给父亲,把另一半留给了自己。等另两弟兄赶到时,他父亲的遗骨已葬下了。人家说“挖埋开棺,剐目断手”,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他们没法,又叫他们的妈在他父亲的坟前咒他。他妈却没咒,觉得这两个儿子作得有些过份,反而是在他父亲坟前封赠好言吉语。
 
后来,赵达的功力也日见深厚。不但会阴阳五行八卦,还会符咒,到古坟里去练过七七四十九天。后来他还会水遁,每晚他都跟他妈说,挂了一个酒壶在中梁上,你别去动,别人也不能动,他到成都去看会戏,早上就回来,结果他就从葫芦中水遁而去。
 
他和别人喝酒,本来壶里只有一两酒,但他三四个人喝一天酒,壶里的酒都一直有。一次他和师傅在山上放牛,别人下边在办酒席,好多桌计划了好多菜,但他师傅把别人的甜肉烧白给遣上了山。吃不完,便把蒸笼放到了山上的堰塘里,后被发现了,才叫别人来拿回去。他从别人的田边过,咒语一念,田里的鱼就死成银白一遍;他从别人的窑田过,如果不请他抽烟喝酒,别人就闭不了窑,瓦就要烧成猪耳朵,砖就要烧成冰口砖,跷跛大。
 
有一次别人叫他去给家里整老鼠,他到别人家去把咒语一念,那家人就清净了两年。
 
渐渐的赵达也不给别人做法事看阴阳了。据说这种人一般是要断后瞎眼的。他自知罪孽深重,于是他准备闭关歇业。他给他老婆说,我准备闭关七日,你千万别来打扰。他把窗户用纸封完,不吃不喝已到第五日,他老婆还是不放心,就用指头沾了一点口水把窗户纸捅破,朝里边一看,只见他坐在屋中的椅子上一动不动,身上爬满了蚂蚁,她便喊他,她这一喊便破了禅精,前功尽弃。他说:“我给你说叫你别来喊我,这下我命休矣。那些蚂蚁是我请来的铁兵铁甲,现在你破了禅,天兵神将就要来捉拿我问罪。”后来,他患了一场大病,虽侥幸没死也脱了一层皮。
 
有一次霍开在魏家湾寻到一处好风水,他在那里撒了米,躺在那里便睡着了,不一会就有地脉龙神过来说:“嘿,这是哪个占了这个地穴呢?这是人家陶果的地怎么能乱占呢?既然这样,那就龙头调龙尾,让他世世代代变穷鬼。”他一听爬起来就开跑。他就想这陶果是谁呢,这方圆二三十里我都清楚,没有哪一个叫陶果的呀。结果,才不晓得,那天他出去给别人看阳宅,别人来找他去给他儿子取名字,他又不在,别人便叫了他徒弟赵达去。赵达逼得没法,心想我给他取个啥呢,忽然看见一树桃花正开,他不是姓陶吗?有花就有果,他灵机一动干脆就叫个“陶果”吧。最后他师傅回来问他到哪去了来,他就把这事的前因后果给他一说,他很吃惊。随叹道:“天下事自有定数,人力不可违也。还是多作善事,自求多福吧!”
 
后来,赵达在三台梓州城作了一名律师。一次,一个黑社会的头子杀了人,来找他打官司,因为知道他官司打得好,能打赢官司。那黑社会头子向他讲了杀人的经过后,问他行不行,他不好直接回答他,他也怕得罪他。他便说,你这事我考虑一下,三天后你来找我,再回答你。三天后他们就约在了木孔垭村口上。那时已是六月的天气,他穿了件皮袄,提了一个烘笼子。那黑社会头子问他咋这身打扮,他说他感冒了。赵达就给他说:“你这官司能赢。”“为什么?”“你别问为什么,有人来抓你提审你,你就说赵大老爷都说我没罪。”没几天,这杀人凶手就被抓了。县太爷问他知罪吗?这凶手就编诳投把地说了一通,并说赵大老爷都说我无罪,不信你把他喊来问。
 
这县长到三台已有半年多了,对本地的烈强豪绅乡贤,都有所了解耳闻。知道赵大老爷以前考取的功名比他还高,官司又打得好,他还曾去拜访过他。他到这里为官就好像是拜拜码头,怕这些人跛他场伙,给他出难题。赵达听说这凶手已五花大绑跪在堂前,来就对这凶手说:“你简直乱说,你杀了人我会给你这样说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理。”这杀人犯一下急了:“你那天在木孔垭口不是亲口对我说过我无罪吗?”“你还在编。我那天穿的啥衣服?”“皮袄子。””我手里拿的啥东西?“”烘笼子。“”那是啥时候的事?“”不就是前几天六月份的事吗?“赵达说:“老爷你听听,他是不是在撒谎,哪有六月炎天还穿皮袄、烤烘笼的?对你这种流氓地痞杀人犯,我不把你稳住,你跑了咋办,你加害于我咋办。现在你收审了,我劝你赶紧认罪伏法。”
 
还有一次,有个地主来找到他说:”赵老爷不得了,有人在我地边吊死了。“他说别急。首先问:”老实说是不是你做的事?“”天地良心,赵老爷你我乡里乡亲的,我是啥人你应该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说:”那好,你去把他移到另一个地方去嘛!“”我的地方比较大,这几个地方都是我的得嘛。“”我给你说你咋不听呢?“老实这人就照赵达说的做了,一会儿就有人去报了案,随即查案的人就来了。看热闹的人也多,办案人在查不到证据前就只有抓嫌疑人去问案。赵老爷就站出来说话了:“你们不能随便抓人哟,你们看没有这人是咋死的嘛!””这不是在这吊死的吗?“他近到死者面前去看:“吊死嘛只有一根绳印嘛,为啥有两根呢?这明明就是移尸诈害嘛。”这些办案人员一听,是道理呀,遂叫人把死者埋了,再立案慢慢调查。
 
解放后,农村搞土改,霍开家被划成了地主,并且他当时还是国民党的保长。当时的甲长都已执行了枪决,驻村干部说,甲长都枪决了,你这个保长要老实点哈。霍师傅说,你说了不算,你们可以先去了解一下群众。群众都异口同声地说霍师傅好话,说他修桥补路做好事,遇到天旱欠收年份,他还减免租金粮赋。他有时还给大家施粥施药,是个好人,就是有时爱开个玩笑。因此驻村干部说,人家群众都这样说,那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可是他的两弟兄却不高兴了,文革中这两弟兄叫人到他家里去抄家,前后一共抄了两次,把家里的《三国演义》《红楼梦》《麻衣神相》《柳庄神像》《阴阳堪與》等书都洗劫一空。还把他父亲在云南作生意时带回的徐悲鸿的画也搜走了。霍开说:“我做人注重技艺养人,厚德载物多做好事。我家书多,读的是圣人言,况我家没有儿子,想的就是多造点福,多积点德,而不全是享福。我们历来都是老实人,心抓出来见得天。我师傅经常爱说,风水风水,人心就是最大的风水。相由心生,做任何事只要心起好了,便做啥事都顺了。”
 
后来,他的干儿子赵达在文革中,怕在文字上出差错挨整,诗也不写了,改学书法绘画,他的那些技艺都派上了用场。他的书法用在了在墙上岩石上写标语,他的人物绘画便用在了画领袖像,而且因他的领袖像画得好,组织上还准备安排他到乡镇部门去从政,他婉拒了。他说:“书可读,官不可为。”一世官一世冤,一怕自己能力不够误国误民,二怕自己意志不坚误入歧途,败坏自己一世清名。他说:“人活一世,名声最是紧要,别为了一点短暂的风光而降低了做人的标准。”
 
 
●作者简介●
 
杨泽均,笔名:杨焱,四川遂宁射洪县人。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