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你可喝过回嫩茶(约你喝茶 17)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3-08 18:3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刚过了惊蛰,我就知道冰岛寨子的茶农在等待中忙碌。他们等一夜又一夜的春雨滋润,等一颗又一颗的茶芽生发,等一天又一天的时间叠摞,等着老天拨动时间的钟一圈又一圈。大家都等着冰岛茶山的苏醒。这些事都归老天安排,茶农也只能是闲闲地等。在等待的时间里,他们又忙忙碌碌。因为茶山上的老白花一树一树的开花了。
 
一株一树盛开的老白花是茶芽生发的时令花。老白花,一朵一朵伶俐又灵动,粉扑扑中泛着白,它们清丽俏生生,花开有一种清香,伴着春风,香味能飘过几个山头。一场春雨后,伴着疏落的叶子,老白花骨朵探出头,试探着舒展着花瓣。等春茶的茶农们开始拾掇砍刀,他们把含苞的花枝砍几刀,让树皮和树枝半连。这样,人采摘鲜花容易,花苞也能开得陆陆续续,餐桌上的老白花美味就能多食几日。老白花一朵一朵去掉雄蕊,焯水后再泡两天,茶农用它煮鲜嫩的蚕豆瓣或热油搁辣椒蒜末炒豆豉,这几日,花香伴着美食鲜香,这是春天给茶山的礼物。
 
我很难明白茶农砍树食花的习惯,我更不知道,这两天,赵年年家还采了一拨茶。赵年年的老爹背篓里是新鲜的茶芽,鲜鲜的芽叶一片一片嫩黄嫩绿。他和邻居打着招呼,傍晚要炒今年的头一锅茶。我激动地问赵年年:”你还不回家?都要炒春茶了!”她和我都是在一段视频里看冰岛寨子的这些琐碎事。此刻,我们离冰岛寨子千里万里。
 
赵年年说:“这拨茶是回嫩茶,算不得真正的春茶。过二十天,我就回去。”在冰岛寨子里,采春茶要比过年隆重盛大得多。这几年,采春茶时,漫山遍野都是人,越野车一辆接一辆,队都排到寨子外的山路上去了。
 
我又激动了,我不是想见采春茶的盛大场面。我是喝了那么多的冰岛茶,还真的没听过“回嫩茶”,这一个新入耳的茶名,响亮亮鲜亮亮,让我心动不已。
 
赵年年说:“这几天的春雨足,茶芽发得比较快,可真正的春茶还没长足。我老爹采的两棵树是去年冬天放留的茶芽。冬天气温低,茶芽生长缓慢,开春以后,随着气温上升,叶片逐渐长大回嫩,确切地说,它是冬天发的茶芽,春天里才采摘,算不得头春茶,它就叫回嫩茶。”
 
我们隔着时空,我俩是对着一帧帧茶芽照片谈论着回嫩茶。我把它和春茶,谷花茶做比较。赵年年想了一想,还是给我答案。比起去年夏天,今天的赵年年论起茶来更专业,她基本不需要我多问,一个一个条分缕析,我想知道的茶芽身世她都谈到。回嫩茶,因为生长周期稍长,它已经属于老叶片,相比春茶,它的营养物质不足,它炒制成青毛茶后黄片多。论口感和茶气,回嫩茶与春茶都不可同日而语。
 
盛夏时节,我和赵年年是天天开茶席,一拨一拨喝春茶夏茶古树中树茶。时隔半年,在这个夜里,我们不能围桌泡茶,彼此把想象中的茶叶放入盖碗,你一言我一语,让想象为我们泡一盏回嫩茶。赵年年说:回嫩茶氨基酸含量高,茶多酚含量低一些。我直接翻译成:茶汤韵味足,苦味淡,茶气不足。她腼腆一笑,我们接着聊。由于回嫩茶属于“茶法自然”,它的产量很难控制。有时只采得半锅,那更考炒茶功夫。由于成本太高,质量又不高,一般人家都不愿做。听到此,我更是极力捧回嫩茶。
 
我们都用春茶和回嫩茶做对比,这是一个太高的起点。回嫩茶自然比不得春茶香,可它也是稀缺物件。我想,物以稀为贵的原则让它比谷花茶难得,我是更稀罕回嫩茶的性格。春茶是老天的恩宠,自然的造化。回嫩茶却经受了更多的挑战。春茶拥有天时地利,犹如人托生转世,有运气之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名门望族的单世嫡传,这是一种运气,是谁都无法去争抢的一种机缘。回嫩茶,像寒门崛起的青年,它单枪匹马去挑战严寒的考验。冰岛寨子冬日无雪,可昼夜的温差还是有的。一颗茶芽只因在冬季里冒了头,它就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它熬着寒冷的夜,淋着冰冷的雨,守着漫长的冬季。这颗茶芽把自己的生命选在冬日生发,把春日的回暖当做生命的绽放,在春回大地欣欣向荣时,它给自己画了一个句号。它究竟是一味茶还是一个人?
 
回嫩茶,我愿意相信它是一个人,是有骨气有血性的人。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句诗,我今天找到它最完美的注解,它应该就是回嫩茶的写照。回嫩茶,它是一款壮士茶,犹如荆轲项羽,它骨子里是有气节的。它明明可以选择做冰岛的一芽春茶,享尽一切艳羡目光,尽收所有高价预定,被茶农呵护在手心里,被茶商捧在头顶上。生在春日里的它,要受万般宠幸。春日的冰岛茶芽,作为这一季冰岛的骄傲,它要收揽所有的荣誉。不是吗?今日之冰岛茶哪一款不是红透云南;春季,哪一棵冰岛茶芽不是金光闪闪?
 
赵年年明天还有课,我一个人在夜里独坐。冰岛寨子的茶树我是见过的,盛夏时节,每一棵树的芽叶都是碧绿狭长,我楞是没有看出来哪一株枝丫能有如此力量。它能孕育出冬之茶芽,赶在春天头里,养出一拨回嫩茶。树与树有何不同?看花看叶看果。就像区分人与人,看脾气看性格。我若是生在冰岛寨子的一棵树,要么就做老白花树,一年隆重地盛开一次,能散发清香,能炒食打汤。要么,我就做一棵中年的茶树,避开春夏,在冬季发芽,成就头春里的回嫩茶。不做最贵茶,只愿活得有自我,这是一次多么美妙的生命轮回!
 
明天,我要和赵年年讲,回嫩茶一定留些给我。我不用它做会客茶,不做口粮茶。我就把回嫩茶存着,若是那一天生活辜负了我,我就开茶席,泡一杯。笑吟吟喝一杯回嫩茶,让嚣张的生活无语,让一切预设给我的困难都泯然一笑随风而去。
 
原创:侯玲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