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民间故事 | 杨吉忠:狐缘传奇录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2-09 08:4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杨吉忠
 
故事发生在高唐城南杨庄。
 
杨庄村的村民杨义耿,娘生他时正在揉卷子,孩子尚在襁褓里接生婆问叫啥名字,娘说就叫卷子,后来虽取了杨义耿大号,“大卷子”的外号还是叫开了。大卷子父母去世早,他跟着二大伯过日子,二大伯外号叫斧头,为人豪爽,行耿直,将大卷子收养在名下。二十世纪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第一年天下大旱,全国闹饥荒,饿得农民人心惶惶。高唐人外出闯关东、上山西颠沛流离逃荒的不少。斧头大伯带领全家闯关东,大卷子不愿意离开老家,说死说活就在村里。斧头大伯考虑来考虑去,一则闯关东背井离乡能不能过上好日子也不敢说,再说家里也需要个人打理,支应一下,就把大卷子留下了。
 
第二年春继续大旱,小麦大部分绝产,群众生活极端困难,人们以榆叶、柳叶、杜叶、槐叶等树叶、榆树皮、野菜为食充饥,当时集市上有卖榆皮面的。相传有的村里已有饿死人的了。初夏季节,一片片麦田苗枯地裂,呈现颗粒无收的衰败景象。村里象大卷子一样的壮小伙们都饿得只打晃,大卷子跑遍了村西河堤、村北杨树林,能吃的树皮都被人刮了好几遍了,他就寻背旮旯里能吃的树皮。实在寻找不到吃的东西,大卷子就像其他人一样减少外出,积攒着活下去的气力。他的小腿开始浮肿,除了以井水充饥,他就躺在土炕上不动,甚至眼皮也不眨,仿佛眨一下眼皮也要浪费力气。公社、村里的干部已经来过两趟登记死亡人数了。大卷子——已死亡,村干部有气无力地说。大卷子闻听,就活动一下脑袋,转转眼珠。干部发现了忙改口,大卷子没死,还活着哩。
 
一天夜里,有人进了大卷子的院子。这里是杨府杨义耿的宅院吗?栅栏吱吱呀呀的抬开,有人进到院子里来。大卷子干巴巴躺炕上,眯着眼算计死亡到来的时间,冥冥之中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大名。他强撑起身子,谁呀——?话音未落,一个打扮干净利落的青年迈进门槛,来人面色红润,精神矍铄。你是——?我是你的老朋友啊,姓胡,叫胡德仁的就是我。我的父亲和你斧头大伯是世交,现在我想你了,过来看望你。来人毫不拘束,顺势坐在靠炕的风箱上,拉住大卷子的手。大卷子的手皮包着骨头,大卷子浑身皮包着骨头。胡德仁打量着奄奄一息的大卷子,掉下同情的泪水,哎——,这样的年景,这样的日子,悲惨啊——。胡德仁开始动手生火做饭。大卷子羞惭地说,俺家无米无柴,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朋友。胡德仁从带来的包裹里取出应用之物,工夫不大,锅里熬好了半锅粥。胡德仁对大卷子说,你饿得太厉害了,先喝点粥。大卷子端起碗,米粥浓香袭人,玉米面的香气钻入大卷子鼻孔,他好久没有真正地闻过粮食的味道了。几碗粥下肚,大卷子立刻稍稍恢复了精神。明天我再来看你,胡德仁的身影消失在栅栏门外了。大卷子打出今年第一个饱嗝,还没反应过来,傻傻地望着不速之客离去。
 
第二天傍晚,胡德仁又来到大卷子家。胡德仁依然从包裹里取出东西,给大卷子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看着大卷子吃饱,他才悄然离去。连着五天,胡德仁每逢傍晚就来找大卷子,边聊天边给大卷子做饭,看着大卷子吃饱就走。一周后,胡德仁骑着一头小毛驴来,将毛驴栓在院里枣树下,卸下驴背上的褡裢。胡德仁来到屋里,从褡裢里取出一壶酒,还有烧鸡、猪头肉、腊肠等肉菜,摆在桌上。胡德仁反客为主,弄得大卷子像个客人,囧得不知如何是好。胡德仁照顾大卷子这么久,大卷子竟然不知人家是何地何人,既然是二大伯的世交,也不好再深问深究。两个人推杯换盏,喝酒喝了半宿,聊了半宿,只有胡德仁说得多,大意是家乡深山老林、白雪皑皑、山峰耸立、家园幽深之类的,胡德仁侃得纵横捭阖、滔滔不绝,大卷子倾听着嘴里不住地说是是是,鸡叫头遍胡德仁起身告辞。大卷子暗自庆幸遇到贵人,不然饥荒年早被人抬出去埋了。胡德仁每隔三、两天就来一次,都是夜晚拴好驴,轻敲窗棂,提着菜肴美酒来找大卷子聊天,大卷子习以为常了,两人无话不说,无事不谈,天南海北一聊就是半宿。大卷子在胡德仁供养下身体逐渐强壮起来,现在大卷子成了村里最精神的一个人了,满脸红光。已有不少村死了人找不到有力气抬的,大卷子热心肠,自愿无偿出工帮助事主家办理后事。村里干部挺纳闷,大卷子这小子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
 
转过年来老天爷风调雨顺,麦子长势好,眼看丰收在望。五月下旬,辛店集市上,大卷子无事闲逛,围观一个玩猴的艺人看热闹。大卷子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冲他微笑。两人搭讪在一起,道士自称崂山道士,说大卷子满身弥漫妖气,似乎中了邪,需要道士施展法术降妖驱灾。道士问大卷子最近和什么陌生人打过交道没有?没有啊——,大卷子说。道士又说不应该说最近应该说有一年了,是否接触过什么?大卷子仍然回答没有。道士不肯罢休,递给大卷子一个黄色的布条,上面画了些弯弯曲曲的符号。道士说一定要将黄符贴在门楣上。大卷子并不在意,不过还是将符随手贴在门楣上。第二天夜晚,胡德仁照例来拜会大卷子,前脚踏进门槛,后脚还没抬起,就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德仁哥,你怎么了?大卷子赶紧问。胡德仁一眼发现贴在门楣上的黄符,谁让你贴的这个?赶快揭下来。大卷子立马揭下来,揣在缝了补丁的兜里。大卷子把遇到道士的一幕告诉给了胡德仁。胡德仁说看来你我的缘分已尽。大卷子并未往心里去,二人随后象往常一样吃喝起来。
 
数天后的深夜,大卷子和胡德仁正推杯换盏,崂山道士好像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大卷子一时不知所措,胡德仁模样异常惊骇,脸色都变了,惊悚成一团。道士迅速从背后抽出一把剑,明晃晃刺向胡德仁,胡德仁“哎呀!”一声消失了踪影。大卷子瞅瞅道士,怒冲冲喊道你杀了我的兄弟,你要偿命,我要到公社里告你去。崂山道士本想追出去,却被大卷子拽住脱不开身,只得劝说大卷子莫慌莫慌,天明见分晓。道士并不逃走,陪着大卷子坐了一夜。第二天黎明,道士、大卷子和村里好事的人顺着滴血的踪迹寻找,一直找到村西土地庙后面一处竹林里,竹林通向幽微,深处有个碗口大小洞口。道士张罗着人们找来䦆头、铁锨,挖开洞口,大洞越往深处挖越开阔,挖到三余米之下竟然有一间房大小,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北面墙壁上悬挂着一张带血的人皮,铺展开,大卷子一眼认出就是胡德仁模样,洞内再无其它。道士向在场的人解释,此乃一修炼得道的狐仙,被我一剑刺伤逃跑。围观的人惊愕不已。大卷子倒吸一口凉气,耷拉下头,五味杂陈,一年多陪自己吃喝聊天的竟是一只成精的狐狸。大卷子目不转睛看着胡德仁的人皮,抽噎起来,饥荒年里是狐狸救了自己的命,没有这只狐仙自己可能早饿死了。狐狸成仙的故事只有在聊斋的传说里有,眼前这是真的吗?大卷子和村民都半信半疑,但是,杨庄大卷子和狐狸成为朋友的故事越传越邪乎,甚至传说大卷子和狐仙成为夫妻的也有,之后杜撰的故事更是乱七八糟,都不可信。
 
日月如梭。1978年的春风吹开了捆缚在老百姓手脚上的绳索,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三两年农民就翻身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困难时期闯关东的山东人有的陆续返回老家,返乡大潮中大卷子的斧头二大伯回到杨庄。借着村里土地调整,斧头一家安排了耕地,翻盖了新房,开始新的生活。大卷子也娶了媳妇,日子过得踏踏实实。
 
发现斧头老人会看面相宅基也是源于一件偶发的事情。大卷子的媳妇得了感冒,高烧不退,从村里赤脚医生到公社医院、县里大医院的大夫都看了,全都束手无策。村里上了岁数的老人建议看看阴阳先生,大卷子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到当地一个有名的半仙。半仙端详大卷子媳妇良久,瞪起眼问大卷子,你媳妇的确得的邪魔病,不过用不着我看,你家里有能看此病的人。大卷子回家向斧头二大伯说明情况,斧头二大伯说我能看,什么?!大卷子疑虑重重。斧头二大伯呵呵一笑,来到大卷子媳妇房间,点燃一颗烟立于茶几上,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在和妖魔鬼怪讨价还价,烟头突地一下跳出火焰,他又喝一口水往地上吐了一个圆圈,将什么东西送出去了。二大伯冲大卷子说一会就好了。果然,二大伯离去不到一刻钟,媳妇高烧退去,亦能坐起来吃饭了。不到半天工夫,和常人无异。
 
以后,大卷子常缠着斧头二大伯讲闯关东大兴安岭深山老林里半神半人的故事,有时也问二大伯怎么学的这半仙的神奇技能,问了无数次之后,斧头二大伯讲了原委。斧头带着全家闯关东,来到黑龙江大兴安岭一带,在一个小村子里住下来。广袤的东北有的是黑土地,虽广种薄收,但已解决了全家人吃饭问题,不再挨饿了。那天,斧头带上猎枪去山里打猎,回来的山路上,碰到一只受伤的狐狸。狐狸依偎着他的腿不肯离去,他动了恻隐之心,抱起小狐狸,裹在自己大衣里,带回家。回到家,他给小狐狸包扎好伤口,一口一口喂它食物,一直豢养着狐狸伤好为止。三四个月的时间,斧头看小狐狸能自理生活了,将它放归山林,小狐狸不肯离去,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多。这期间,斧头牵挂最多的就是山东老家的侄子大卷子,常念叨大卷子的名字,小狐狸在一旁听得似懂非懂。小狐狸托梦给斧头,帮着回山东老家照看一下大卷子。果然一年多斧头不见小狐狸。一年后,小狐狸找到斧头时,好像又受了伤,斧头大伯再次给他养好伤,这次伤好后,执意要将它放归山林。小狐狸恋恋不舍,最后为了报答斧头老人,传授给他一门驱邪降妖的小伎俩,因斧头老人文化水平不高,人间的事只能破解个皮毛,小病小灾的到在他跟前,就能手到病除。
 
大卷子听完来龙去脉,惊讶不已。他向斧头大伯讲了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救助他的胡德仁,原来胡德仁就是斧头大伯救治的狐仙,为了报答斧头恩情,幻化成人报恩于大卷子。斧头大伯唏嘘不已,多好的小狐狸啊,有情有义,但愿它将来有好报。大卷子想起胡德仁心神摇荡,情深处掉下眼泪,祈祷狐仙修炼成功,将来位列仙班。斧头老人连说真是奇缘啊奇缘,将来向后辈讲起这段人生的传奇经历,必然没有人会相信。
 
【作者简介】杨吉忠,山东省高唐县人,山东省作协会员,省青年作协理事,聊城市小小说协会副会长。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