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李克成:再无雄鸡报晓时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1-20 09:1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小时候就知道祖逖“闻鸡起舞”的故事,也背过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的“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宋朝的苏轼留下了“休将白发唱黄鸡,门前流水尚能西”的惜时名句,《西游记》中遇难盘丝洞,昴日星官制服多目怪的故事,跌宕起伏,至今难忘。后来,还学得了毛泽东主席诗句“一唱雄鸡天下白”,表达了诗人建立新中国,渴望全国人民自由幸福的豪迈胸怀。渐渐长大了,积累了许多有关鸡的词语:鸡鸣狗盗、金鸡独立、雄鸡唱白……可见在古诗词小说中,雄鸡始终是一种被人们关注的家禽,古代宫廷市井间还时常流行一种斗鸡的游戏,逢年过节、红白喜事、祭祀活动都离不开鸡。“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是人们对新年的美好祈愿,农村人家里过得殷实不殷实,听听声音,看看家禽数量就知道。儿时去过的县城,也只是红墙灰瓦,高堂长屋,落日西沉,柳影摇曳,处处鸡飞,时时鸡鸣。
 
鸡是一种非常普通而又特殊的家禽。自古至今,农村家家户户,旮旯犄角,谁家不养个三五十只鸡,河塘沟洼,林间草边,常见它们捉虫觅食,它们的活动范围广,适应能力强。除了它自身存在的价值外,通过鸡这种家禽还能反映出重大的社会时代场景。宋代辛弃疾的描绘农村生活祥和安静的快乐场景,“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这样写道: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描述了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理想社会。但曹操的《白马篇》里的诗句“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则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动荡不安、民不聊生的社会背景。鸡有时被文人骚客贴上一些社会的标签,让我们从中窥探时代的变迁。
 
几千年以来,鸡是被人们赋予一种报晓的家禽而存在的。陶渊明的诗句:“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说的就是在深更半夜,狗叫鸡鸣的情景,这时候的鸡叫,应该是黎明前的黑夜里,鸡感受到了一丝光线,。唐代的温庭筠《商山早行》中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月明如水,茅店鸡叫,已有行人走过覆盖霜雪的板桥。唐宋八大家的王安石《登飞来峰》诗中有云:飞来峰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大概说的就是旭日东升,金鸡报晓的情景。
 
村里老人说鸡叫三遍,天光大亮。童年的印象中,鸡叫头遍,大概是在三更半夜,鸡叫的时段不是很长,但能把人唤醒,正是睡意沉沉,浑浑噩噩之时,隐隐约约听到父母私语起来,侧耳细听,无非说的是家长里短,生活琐事,觉得没兴趣,蒙头大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鸡叫两遍的时候,是听大人说的,大概是睡得太实,从来没听到过。印象最深的应该是鸡叫第三遍的时候了。
 
天刚蒙蒙亮,不知哪家的公鸡闲不住,扯亮了嗓子,划破寂静的夜空,发出了透亮的第一声清脆的啼叫。紧接着邻近院落的公鸡听到呼唤,便也一展歌喉,不甘示弱地叫起来,一家挨着一家,一户靠着一户,渐渐蔓延到远处,不一会儿,整个村的歌者便如雨后春笋般“喔,喔”地叫起来,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我们便躺在被窝里,这时,父母早早起来,父亲要到庄稼地里干活,母亲要给我们做好饭,还要到地里帮衬着父亲。临走前,不忘叫我们几声。我们是本不愿起床的,院子里的几只大公鸡来了精神,卯足了劲儿,那清脆嘹亮的歌喉直上云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一声紧似一声,一声高比一声,声声催促,具有很强的穿透力,直抵耳鼓。这时再也睡不着了,便懒洋洋地穿好衣服,一番洗漱过后,匆忙盛饭吃饭,然后背好书包一溜烟儿地上学去了。那时虽然没有对金鸡报晓产生一种厌恶感,每每听到鸡叫声,便赶快起床。
 
过周末的时候,母亲告诉我们地里活忙,不能偷懒,说罢自个先走了。我们这些懒虫便蒙头大睡,有时睡过了头,疲惫的母亲已背着一大捆草回来了。有时记住母亲的话,小睡一会儿,睡眼惺忪,打着哈欠,蹒跚着步子来到村头,那些全副武装的大公鸡早已站立在高高的墙头上,扇扇翅膀,伸伸脖子,小眼珠乜斜着你,趾高气昂,精神头十足,“喔,喔,喔,”,那恣意纵横的叫声无拘无束,那气贯长虹的鸣叫响彻心扉。似在提醒,足让你醍醐灌顶,睡意全无。不时地看到上了年纪的人背挎一个竹筐,拿一把小铲子,在村口路边捡拾一些牲畜排泄的粪便,以做地里的肥料储备。一早晨,能拾满满一筐。看到这些,我便加紧步伐,到地里帮助母亲干点活。
 
不知什么时候,在月落日升的鸡叫声中走过了自由快乐的童年,在白驹过隙的时光中匆匆走掉了繁花似锦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老屋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院里的杨树、枣树砍掉了,院墙也由原来的土抷改成了红砖垒砌而成的了。冬暖夏凉的土炕也变成了木头做的床,和我朝夕相伴的那些小伙伴再也见不到它们的踪影了。
 
现在的农村,呈现出一派现代的气息,高堂广厦,整齐的院落,光滑的洋灰地面,气派的大门。再也没有了家禽家畜的容身之所。回家的时候,在村子里走一走,转一转,除了一辆辆时尚现代的汽车停放在自家的院门外,寂静的村庄里偶尔听见到几头长耳山羊咩咩的叫几声,并不见一只昂首挺胸、意气风发的大公鸡。走在绸带般的乡村公路上,映入眼帘的是亮眼的绿意,尽管是一种别样的美,但心里总有一种空落落的缺失感,那种恣意的、立体化的声音永远尘封在故乡的院落里。
 
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代之报时的如闹钟、手机等电子产品方便快捷。雄鸡报晓早已被历史的滚滚红尘所淹没。回首过去,很难再听到当年金鸡齐唱的壮观景象,也很难回到童年的老屋,落日里享受躺在竹椅上片刻的幽静悠闲,观赏斑驳墙下鸡儿啄虫的专注情景,只能把回忆当成一种念想,深深地埋在记忆的深处,好想好想那个金鸡报晓的年代!
 
【作者简介】李克成,一位平凡的师者,播撒生命阳光,传递人间真情。在文字的世界里感受生命的律动,在生命的涌动中抒发自己的真情。不为生活多精彩,只为生命争朝夕。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