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腊月雪花飘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1-17 01:0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作者:胡彦琛
 
乡村一进入腊月便渐渐有年味了,若是遇到下雪,那真是丰年里吉庆有余。腊月的雪花要远比冬月的雪花喜庆,那片片飘舞的雪花裹挟着浓浓的年味。
 
打小便期盼腊月的雪花,因为雪花飘飘时总有开心的事发生。其时,因为割资本主义尾巴,所以,只有生产队才能养猪,杀年猪。农户纵然是养了猪,也不能随意杀年猪,须卖给供销社,换来多多少少的一沓钞票,所以,养猪和杀年猪没有必然的联系。
 
到了腊月,生产队开始杀年猪,这场面很吸引人:小伙子们从猪圈赶出肥猪,立马紧紧扯住猪耳朵,抓住猪腿,一声吆喝,活生生把肥猪抬起来死死按在案子上,屠夫一刀捅进去,猪奔命似地吼叫,身子一耸一耸的,渐渐没了声音,案子下的盆里接了满满一盆猪血。也有不给力的时候:屠夫把刀捅进去,猪痛得要命,一咕噜奔下案子发疯似地乱跑,屠夫气地大骂:“几个霉怂!连一头猪都按不住!”
 
那猪发疯似地跑了一阵子终于栽倒了,四五个小伙子使出吃奶的劲才把猪塞进木筲里。社员们哈哈大笑,有的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接下来,屠夫汤猪,拔毛,上架,吹气,开膛,去内脏,翻肠,卸块。一个好把式一天也就杀一两头年猪,队里杀年猪得要两三天时间,卸块的猪肉多少不等分给每家每户当年货。
 
也就在这几天,生产队架起锅灶,开始煮、煎、炒猪的内脏和小件,然后把这些半熟品平均分给每家每户。队里几十户人家,每家都拿来盆或碗,整整齐齐摆在地上,然后由把式们分发半熟品。往往在这时候会飘起雪花来,那雪花还未落地就被热气融化了。我们的眼睛锥子一样瞅着自家的盆或碗,不知不觉咽着唾沫……等到捧着盆回家时才发觉头上、身上落了一层雪。
 
腊月里飘飘洒洒的雪花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那是小年后的一天,我们全家人准备扫社,锅碗瓢盆、坛坛罐罐须搬到院子里。父亲对我说:“你去买面酱,晌午要炸鱼。”我拿着父亲给的钱就去村里商店,到那儿一看,置办年货的人真不少。问了售货员,说是面酱卖完了。
 
随同的小强说去邻村买,就这样,我俩边走边玩。到了邻村,终于买到了面酱。回来的路上我用食指沾点儿面酱,往嘴里一抹,感觉咸咸的,有一丝香味。见小强馋了,也给他往嘴里抹点儿,“嗯,香!”小强笑了。我们走到半路时开始下雪了,雪越下越大,飘飘洒洒。我俩跑一阵,走一阵,一心想早点赶回家。
 
回家后,扫社已经结束了,锅碗瓢盆、坛坛罐罐也都搬进屋里去了。父亲见我回家了,这才放了心。他接过面酱,拿勺子盛了少许放入碗里,倒入少量开水搅匀,再倒入盆里将鱼块拌匀(盆里是事先腌好的鱼块)。父亲等锅烧热了,倒入适量菜籽油,见可以下锅了,便往锅里下鱼块,文火煎。不多时,油锅里的鱼块金黄亮色,父亲用漏勺捞起鱼块轻轻盛在盆子里。
 
“你尝尝。”父亲拿筷子夹了一块给我。
 
“香!好吃!”我尝了一小口,外酥里嫩,难得的美味。
 
父亲接着煎下一锅了。锅里“滋滋滋”响着,他不慌不忙煎着,我估计那诱人的香味早已飘到四合院里了。
 
父亲煎完了,他拿过几个小碗,往每个碗里盛一些鱼块,对我说:“去,给邻居们端去,让他们也尝尝。”
 
见我舍不得,母亲笑了:“我们常常能吃到鱼。让邻居们也尝尝,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嘛。走,我跟你去。”母亲带上我把刚刚煎好的鱼给四合院的邻居们端去。
 
腊月里,最难忘的要数看歌剧《白毛女》了,演出革命样板戏那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插队的知青们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们风华正茂、热血澎湃、多才多艺,演员们每一种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唱腔和每一处细节都要精心打磨,直至导演满意为止。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排练,终于要在腊月里正式演出了。
 
随着音乐响起,演出拉开了帷幕,最经典的当属《北风吹.扎红头绳》这一选段了。在漫天飞舞的雪花里,喜儿唱到:“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年来到……我盼爹爹快回家,欢欢喜喜过个年。”
 
杨白劳出场了,跟喜儿演唱:“……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我给我喜儿扎起来。唉,扎起来。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我爹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给我扎起来。哎,扎呀扎起来……”
 
演员们倾情演出,观众群情高昂,忘记了飘飘洒洒的雪花,忘记了头上、身上落满了飞雪。随着唯美精彩的演出,台下不时地爆发出阵阵喝彩和雷鸣般的掌声。
 
腊月的演出把乡下的年味变得更浓了。乡亲们并不仅仅满足于过年吃点好的,喝点好的,他们对文化和文艺的渴望依旧是最强烈的,在他们心里过年就是阖家团圆、热热闹闹、喜庆吉祥。尤其是在艰难的年代,物质可以匮乏,日子可以累点,苦点,但精神的追求是每个人活着的源动力。
 
抚今追昔,总感觉只有腊月里下了雪,才有过年的味道。于是,很盼望腊月的雪花了。
 
天随人愿,昨日黄昏开始下雪了,雪下得迅疾,簌簌如沙粒,打在脸上冰冷冰冷的,疼而麻,这是北国雪的精神和强劲。隔窗眺望,暮色村落已然被“簌簌”的飞雪笼罩了,这飞雪似有摧枯拉朽之势,将乡村的尘埃荡涤一空。借着雪光望去,村落空濛而清冽。
 
清晨,推开门一看,嗬!村落、原野已是白茫茫一片了。乡村完全成了一个冰天雪地的童话世界,感觉人间与天堂相隔这么近,好大好美的落雪还给人间一个晶莹洁白、干干净净的世界。
 
于是,想到了腊月天外出赏雪,遂邀约朋友奔汉山而去。
 
来到汉山脚下,仰望群山,银装素裹,清冽茫茫;群峰落雪,层林冰挂,玉树琼枝。
 
沿盘山公路而上,一路上,赏雪的游人很多。阳光终于冲破了阴郁,雪野风光旖旎,万象冰清玉洁。
 
路边的草际全被积雪覆盖了,脚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偶尔会看到躺在草际里横七竖八的断石,那断石上积满了雪,晶莹剔透,温润如脂,兴致盎然的游客用手指或干树枝在上面尽情抒写。偶尔微风漫过,柔枝上的积雪簌簌落下,游人们欢呼雀跃。
 
汉山的落雪很美。这一坡,树林冰挂,玉树琼枝,坡下沟底潺潺流水;那一带,层林雾凇,苍茫清冽,林中雾霁映日;这一弯,植被披雪,绿意点点,人迹悄然而至;那一处,堆雪人,打雪仗,空谷笑声朗朗;或有一隅,有情人,踏雪去,执手相顾连连。
 
乡下人以腊月的飘雪为贵,为喜。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来了年味,飘来了吉祥,飘来了丰年。
 
作者简介:胡彦琛,男,大专学历,汉语言文学专业,教育工作者,中共党员,爱好文学,汉中市作协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有散文、小说诗歌刊发于各大媒体。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