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我的生日礼物,那么迟那么美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1-10 21:1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墨上尘事
 
我的户口簿身份证上清楚地记载着我的出生年月日,七四年三月十日。
 
但是我知道,三月十日不是我的生日。
 
因为我的父母亲怎么努力回忆都不记得我是哪月哪天出生的了,我缠着他们不依不饶地追问,他们争得面红耳赤,一个说七月某某天,一个说八月某某天。我气得直跺脚,眼泪不争气地流成河,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我跑出去,风呼啦啦地吹着我的眼泪,任凭母亲在后面如何呼唤,我也不曾回头。
 
他们给我一个共同答案,我出生的那年发着好大的洪水,父亲把我高高地举在头顶。
 
难道是七四年的洪水冲远了父母亲的记忆吗?
 
难道我是洪水飘过来的一个孩子吗?
 
难道......
 
所有的疑惑都藏在我的泪水里,滴滴嗒嗒打湿了我所有的童年。
 
在那个贫瘠荒芜落后的七十年代农村里,女孩子都一个共同的名字---丫头片子。是的,我是个丫头片子。而且是夹在中间的丫头片子。上面有一个尊贵的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妹妹。
 
农村有句俗话,老大骄,老三惯,中间夹个苦瓜蛋。是的,我就是那个苦瓜蛋子。跟同龄的丫头相比,尤其是跟村头妇女主任家的丫头比,因为我们一样大,一个班里读书,虽然她成绩没有我好,但是处处占我上风。
 
我会的,她都不会,笨手笨脚的,比如挑水。是的,十岁大的我就会挑水了。因为个头矮小,人又瘦弱,所以每次只打半桶水,铁桶上的绳子总是太长,我用不着,总是把扁担插在铁桶把子上,猛地一直腰,晃晃荡荡地向家里走去。
 
虽然井口离家只有五百米,我常常要歇两歇才能到家。
 
那年暑假挑水,在她家屋后,我放下了扁担,一边擦擦脸上的汗水,一边伸头向她家看。因为我听见了霹雳啪啦的鞭炮声音,周围还围着一圈人。她也看见了我,一蹦一跳地向着我的方向跑过来,她那天穿着漂亮的粉色裙子,像一只飞舞的花蝴蝶,好看极了。
 
她炫耀地转个大圈圈,今天是我的生日,看,新买的裙子。哦,你的生日也快到了吧?我们一样大的啊。我不屑一顾地说,生日有啥好玩的。然后一直腰,箭步如飞地把她甩在了身后,她一愣一愣的。
 
因为她的爸爸和我的爸爸都在一个省城上班,所以她的妈妈和我的妈妈走得比较近。尤其是闷热的夏季,蝉叫得人格外烦躁。她们就会聚在篱笆墙的院里,摇着芭蕉蒲扇,一边赶着蚊子,一边拉着家常。
 
我们几个孩子家就在院子里铺上一张凉席,横七竖八地躺着,翘着大腿,数着天上的星星。
 
妇女主任身上的花露水总是很浓,她的绯闻就像她身上的香水,总是有意无意地刺激着村里婆娘们的鼻子,她们指指点点,闪烁其词,就连孩子家都隐隐约约,似懂非懂,却又不敢问大人。
 
我不在意香水,我只在意那条粉色的裙子。它在我脑海里飞舞着,飞舞着......
 
我便低声下气地缠着母亲要一条裙子。
 
父亲临走前叮咛我的那些话,我全抛到九霄云外了:妈妈身体不好,不要惹妈妈生气,要帮妈妈多干活,妹妹小干不动,你是姐姐,爸爸最喜欢你了,乖。我此刻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有那条裙子在眼前晃悠。
 
我扯着母亲的衣角,哭着说:我是捡来的,对吗?我的亲爸亲妈他们在哪里?你们一点都不爱我?天天就知道叫我干活。人家有的我为什没有?为什么?我要去找爸爸妈妈。
 
哭着闹着就睡着了,眼角的泪水踩着我的梦,萤火虫在森林里给我带路,我像白雪公主一样美丽,穿着华丽的裙子,在星光下飞舞跳跃......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的枕边居然有一条裙子。我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生怕一松手,裙子就飞了。我把它他仔细地铺在床上,把细细的针脚摸了一遍又一遍。
 
母亲在我身后,摸索着两只手,不安地笑着。
 
我一抬头,发现自家的窗帘没有了,我一下子明白了,扑进了母亲的怀里。母亲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傻丫头,别哭了,快穿上吧。
 
那是我一生中收到的最华美最珍贵的裙子。虽然它来得有点迟,有点慢,但是它最浓最真也最美。
 
作者简介:
 
秋凉、心更冷,女,70后,爱好文学、月光如水的夜晚,喜欢用纤弱的文字取暖。曾经发表散文数篇,《花开半夏》,《愿世界温柔以待》等。
 
来源: 墨上尘事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