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雪夜遐思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1-09 23:4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2019年1月8日夜,南京迎来了新年的第一场雪。记得,2018年1月7日夜,古都也是大雪漫天。
 
转眼间,又是一年。
 
花非花,雾非雾。清洁如玉薄如纱,生于何处落谁家?雪之美,更在于剔透兼朦胧。雪若尚小,则宁静而悠然;雪若颇大,则苍茫而飘渺。小桥流水,白墙墨瓦,江南落雪,更有万种风情。
 
很想提笔,细描这些白色的精灵,又想起诸多前人吟雪美文,顿觉才疏,默念着“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沉思着,李白也曾无奈过。
 
若论写雪的佳文,莫如明末才子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其中最妙的句子则是“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湖面上冰花一片弥漫,天云山水彼此相融,天光湖色,唯余白茫茫。湖上的影子,只有一道长堤的痕迹、一点湖心亭的轮廓、和我的一叶小舟,舟中的两三粒人影罢了。
 
而他的《龙山雪》亦不逊色:万山载雪,明月薄之,月不能光,雪皆呆白。坐久清冽,苍头送酒至,余勉强举大觥敌寒,酒气冉冉,积雪欱之,竟不得醉。——众山都被雪覆盖,月光也显稀薄,透不出亮来,满眼尽是白花花的雪。坐久了,觉得有点清冷,老伙计送酒来了,我勉强举起大杯子抗寒,酒气上升,积雪将酒气吞噬,竟然喝不醉。
 
《长安雪下望月记》,这是晚唐丞相舒元舆的小品文,其优不仅在清新秀逸,更在饱含哲理:复开门偶立,见冱云驳尽,太虚真气如帐碧玉。有月一轮,其大如盘,色如银,凝照东方,碾碧玉上征,不见辙迹.........二三子相视,亦不知向之从何而来,今之从何而遁。不讳言,不声,复根还始,认得真性。——又开了门,几人并排站着,一起赏雪。只见寒云散尽,天空像碧玉制成的帐子,笼罩着苍茫大地。一轮明月,大小像盘,色泽像银,照着东方,又像车轮一般,碾着碧玉般的青天上升,却不见辙痕.........我们两三个人互相对视,也不知道从前从哪里来,现在又要到哪里去。我不再为所说的话是否犯忌讳而谨小慎微,对事情也不再发怨言,我回复到了本原,寻到了我的天性。
 
写雪佳文众多,不胜枚举,写雪的名诗词自然也是不少。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这都是大众耳熟能详的唐诗。
 
“去年相送,馀杭门外,飞雪似杨花。”“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酒酣应对燕山雪,正冰河月冻,晓陇云飞。”“胡马嘶风,汉期翻雪,彤云又吐,一杆残照。”这是咏雪的宋词。
 
大唐的风雪飘飘洒洒,一直飘落到了宋词的平仄之中,而且覆盖了宋词的整个天空,使得宋代的词人们再也走不出唐诗的意境,只能在唐诗的空间里徘徊流连。
 
那么,我们不妨再去金元时代去寻雪?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这来自金末大文学家元好问的《摸鱼儿》
 
“天将暮,雪乱舞,半梅花半飘柳絮。”这是元代马致远写的《寿阳曲》,素有曲状元之称的他不仅只善写秋。
 
“雪粉华,舞梨花,再不见烟村四五家。”“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瘦损江梅韵。”这些好词的作者是关汉卿,元曲四大家之首,《窦娥冤》是他最著名的戏剧作品。
 
窗外,雪越来越大,我不禁又想到《红楼梦》来了,想来曹雪芹应是爱雪之人,否则他不可能自号“耐寒道人”,并取名为“雪芹”,而且在《红楼梦》中记述了那么多雪中的雅事。
 
妙玉是个凡尘中的“仙子”,她的举止总蕴仙气,如以雪水烹茶。
 
俗话说,养花观瓶,煮茶看水。在世间所有的水中,自来水为劣、井水为下、江水为中、泉水为上、雪水最求之不得。飞雪有声,惟落花间为雅;清茶有味,惟以雪烹为醇。妙玉真是绝顶聪明,懂得借助天地间最美的意象,赋予茶以独特的魅力。
 
而宝钗则有一副神奇的药方——冷香丸,这是一位僧道赐她的。之所以说冷香丸神奇,是因为它以雨、露、霜、雪调匀四花的花蕊而制成。这四花分别为:春季的白牡丹、夏季的白荷花、秋季的白芙蓉、冬天的白梅花,这“雪”,是小雪这一日所采集的雪。
 
《红楼梦》最迷人的一章当属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从王熙凤的“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始,便一发不可止,红楼儿女中不乏诗才,如李纨、香菱、探春、李琦、李玟、邢岫烟、湘云、宝琴、黛玉、宝钗.......一人一物、一情一景、一词一句都在笔端鲜活起来,众芳即景联诗,使雪景美到了极致。最终,雪中烤鹿的湘云夺了魁,宝玉居了末。
 
输了就要认罚,宝玉被罚去栊翠庵,向妙玉讨一枝红梅,这便是关于宝玉的最浪漫的一段情节——“踏雪寻梅”。
 
妙玉高冷,一般人厌之,而宝玉却欣然前往,还赋了一首诗,赞妙玉是嫦娥:“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妙玉呢,也投桃报李,对于于槛内的俗人们,不管贫贱富贵,她只以“旧年蠲的雨水”接待之,而对于槛外的雅人们,如黛玉、宝钗以及宝玉,她不惜拿出世上唯一无二的古玩珍异,将五年前在蟠香寺梅花树上采集的雪煮了,烹出轻佻非常的“体己茶”。
 
踏雪寻梅,宝玉好浪漫,而抱梅立雪的宝琴才是最美。
 
薛宝琴是薛宝钗的堂妹,她在《红楼梦》第四十九回才粉墨登场,可谓姗姗来迟。粉妆银砌的冰雪天地间,一个披着凫靥裘的女子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环抱着一瓶红梅。宝琴的出场,像极了仇十洲所画的《双艳图》,恰如冰雪中一支盛开的红梅,光彩夺目,艳压群芳,连林黛玉、薛宝钗似乎也稍逊风骚。
 
面对绝色佳人,贾宝玉大发感叹:“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林黛玉和她一见如故,赶着宝琴叫“妹妹”,两人如同亲姊妹一般。一向大度稳重的薛宝钗见堂妹受到众人喜爱,也忍不住心生妒意,说道:“你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福气!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惊鸿一现,留下耐人寻味的传奇。
 
红楼中的一切雅事,似乎都在雪天里产生。最终,依然是雪,它收场了这个繁荣富贵的红楼至境,幻化为一片净洁无染的白茫茫。一个泊船的清静去处,微微飘雪,雪影里有一人,光着头,赤着脚,也如雪花般,漫无目的地飘落在天地间。
 
“漫搵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早在《红楼梦》二十二回中,宝钗念的《寄生草》便预兆了繁华如梦,宝玉出家的结局。
 
宝玉的原型是谁?以胡适为主的考证派红学认为《红楼梦》便是曹雪芹的自传。而以蔡元培为主的索隐派红学则主要认为红楼梦记述的是康熙年间宠臣大学士纳兰明珠一家的荣枯,而宝玉,便是明珠的长子——纳兰性德。
 
孰是孰非,此处,无才也无意多辩。此时,我只想谈纳兰的本身,谈一谈这位明清两代最具才华的词人。“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词影响力之大,可见一斑。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这是纳兰公子最名的情诗《木兰词》。
 
而他书写天涯羁旅之情的【长相思】似乎更具魅力: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别离间。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还。分明小像沉香缕,一片伤心欲画难。”这是纳兰的一首送别词——《于中好》。
 
纳兰词风与李煜风格颇似,清新哀感,词中多含雪,是否,这样更有凄寒意境?那么,文末就再以他的一首与雪相关的诗词来作结吧: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浣溪沙》”
 
雪夜无声,天地白茫茫,如灯。雪,让屋内的画屏都变冷了,而笛声的清幽伴着梅花的飘落,凝结成画,唯美却冷艳。人生本来是苦,何人不是人间惆怅客?泪光里,笛声中,忆着今生,叩问着心灵,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雪夜依旧寂,画屏依旧冷,不知不觉间,天已将明。然而,人生的答案,无论你我他,永远也找不到。
 
原创: 咖啡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