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感恩美文 > 正文

赵红娟‖寒衣时节慰家亲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11-07 07:3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天一日一日地阴冷起来了,十月一到了,十月一又叫寒衣节,今年是11月8号。寒衣节和清明节一样,对于失去至亲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悲凉又伤感的日子。这样悲伤的日子,我已经过了三次,以后还会叠加。
 
父亲还健在时,寒衣节和清明节,于我,就是多了一个回家看望父母的日子。现在,它于我是个悲伤的记忆。
 
2009年,父亲病后,我抄遍了所有的《地藏经》、《金刚经》、《楞严经》,期望以佛法之力减轻父亲的病痛,奢望父亲能健康如初。但事与愿违,就如《金刚经》所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最终父亲去了西方极乐世界。
 
丧失亲人是场灾难,是活着的人的灾难。父亲的离开,对我来说犹如天塌地陷,我的世界由父亲筑起的那道墙轰然倒塌,我有太多的后悔与来不及。父亲在时,常说一句话:“你们要常回来,见我一面少一面。”父亲弥留之际,总要拉着我的手说:“你现在不拉,以后再也拉不上了。”父亲是在我回家的那晚走的。我周五下午回家,周六早上五点左右,母亲打来电话,父亲去了。等我回去,我妈、我弟和我碎爸已给父亲穿好寿衣,我哭着往父亲身边冲,母亲挡住我,说怕我的眼泪掉在父亲身上,对父亲不好。我只能站在离父亲远一些的地方,想起他在世时的一幕又一幕,我肝肠寸断,泪如泉涌……
 
记得那年秋天,雨特别多,我连着有十多天没回家。父亲操心我,打着伞,怀里揣着母亲炒的辣子,冒雨步行十几里路给我送到厂里,送来时,罐头瓶里的炒辣子还是热的。母亲曾漏言漏语地说起,父亲得知我工伤住院,一整夜都在院子里转悠,只看着我的照片哭,她怎么问,都不说什么事,第二天就踏上了看我的旅途。可我,回家连一夜时间都没有,怎么就突然没了父亲。疼我爱我惯我懂我的父亲,就这样,丢下他爱的家人走了。很多时候,我想父亲,一个人会偷偷躲在被子里哭,夜半梦见父亲,惊醒睁眼到天亮。思念,这么长,又这么痛……
 
我和父亲,就如余光中的《乡愁》种描述的那样:小时候,父亲在外工作,我和母亲弟弟、妹妹在家里,思念就是那枚小小的邮票,这头是我们,那头是父亲;后来,我和父亲交换了那张火车票,父亲在家里,我在外面,这头是爱,那头是牵挂;如今,我跪在父亲小小的坟墓前,我在外面,父亲在里面。这常常又长长的思念,永远被一些无形的东西隔着。
 
十月一,寒衣节,是给去世的亲人上坟送冬衣的日子。自父亲去世后,不管是清明节,还是十月节,我和弟弟、妹妹都要提前几日回家给父亲烧纸钱,总怕父亲在那边没钱花,缺吃少穿。父亲在时,家里经济不宽裕,他又身体不好,从不舍得在自己身上乱花一分钱。他去了西方极乐,我们就想把能买来烧给他的都烧给父亲。
 
上坟是个悲凉又伤感的词,它承载着家人对逝去亲人所有的美好与惦念。前两天回家上坟,望着父亲坟头的草,我边点纸钱边和躺在里面的父亲说,母亲她过得很好,我和弟弟、妹妹,也都很好,让他别再操心我们。可是,没了父亲,谁会好?没了父亲,母亲很孤单,活得也很小心。我和妹妹不时会想起父亲,只要谈起就会哭,弟弟一直掩饰着,把伤心和想念藏在心里。
 
从坟地回家后,我仔细地擦拭父亲的遗像,用手轻轻地,细致地抚摸过照片中父亲的眉眼。父亲望着我,一如既往地笑着。
 
人生如戏时光短,岁月留痕日记长。”时间会让人记住好多东西,比如爱与关怀,也会让人忘掉很多东西,比如苦与悲伤。我把父亲放在一个谁都无法触碰的地方,在思念决堤泛滥的时候,翻出来“晾晒”……
 
 
作者简介:赵红娟,一个爱看书的家庭主妇,喜欢民乐,尤爱古筝。喜欢在细碎的光阴里用细碎的文字记录生活点滴。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