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陈志红|凌晨四点的天空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10-22 19:0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年届不惑的二胎妈妈,每天会在凌晨四点左右醒来,换尿片,喂奶,或者换洗被孩子臭屎粑粑弄脏的床单被罩。她一边笑嘻嘻地重复着孩子的咿咿呀呀,一边面带讨好给孩子洗洗屁屁,用细腻干净的纯棉白布擦干净水印,生怕潮湿腌了孩子大腿根部或者屁股沟沟。然后,昏昏摇感灯下再熟练的给孩子戴上干净的纸尿裤。
 
在这时候,孩子姐姐,家里老大一般在隔壁,被迷迷糊糊地惊醒一会,嘟嘟囔囔又入睡了;孩子爸爸在帮忙“救火”以后,不再管理在床上嗷嗷直叫的,乱踢乱弹得小小肉呼呼的家伙,翻转身子贴着墙睡去了。她担心孩子在凌晨的清冷中受凉,悄悄地拿起头一天准备好的孩子的外衣,一层层的哄着孩子穿好,再自己胡乱穿上一件毛衣,坐在那里,堵着孩子别掉床,给孩子一遍遍递去各种玩具……
 
这就是我,品着千万二胎宝妈一样的烟火。
 
 
科比说“我知道每一天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这句话在许多人心中燃起星星之火。这算什么,正如林小暖所说,无数二胎妈妈们知道凌晨一点,二点,三点的样子。
 
凌晨一点,窗外,零星几户人家亮着灯;凌晨两点,窗外,对面的楼变得漆黑一片。三点,她困倦的没有再去看一眼。四点,天边淡淡的蔚蓝,她的浅睡中有孩子的哭泣声……
 
 
孩姥姥说,你们两个人,养活两个孩子,呱呱的。到老了,给大宝留一个亲人。
 
糊涂中就听了话。
 
怀孕三个月,我的牙疼坚持到凌晨,实在是扛不住了。冲出卧室,躺在沙发上忍不住哭的出了声。孕妇最容易牙疼,懂得的备孕之前就会去看牙医,把牙病治好,隐患除掉。可惜我不懂。
 
我的牙是从前咬坚果劈了一个小小印痕。医生说得治疗,不然容易惹事。
 
那么贵,一千多,又不疼,不治!我小心眼地想。
 
我低声啜泣近一小时,疼痛没有一刻停歇。我总结,越是白天疼痛越轻,约到深夜越疼。
 
女儿十岁了,她穿着西瓜红色的睡衣,披着头发,轻轻的从卧室走到妈妈的身边。
 
妈,你没事吧。大宝问。
 
我说,没事,宝宝去睡吧。
 
我很自责自己让女儿看到弱小无助的样子,她的心里该有多么惶恐难过。然而她没有舍得挪走那的小小身躯,说,妈妈,我从书上看到一个治牙疼的方法,你可以试一试。
 
我问,什么呀。
 
她说,你去楼上茶叶冰柜里,用干净的锅铲打掉几块碎冰块,放在牙上。一会就不疼了。
 
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说,你回去睡吧,宝宝,我试一试。
 
我拿着木铲子,铲了一块冰,赶紧放到牙上。
 
果然,几十秒就镇住了牙疼,巨疼减轻了很多。我笑了笑,说,谢谢大宝,不疼了。小小的身影在黑暗中,我也感受到了她的欣慰,她慢慢的挪回去睡了。
 
可是,两分钟以后,嘴里温度上升,疼痛就会上来。但是和之前比,能有两分钟可以忍受住的疼痛时光,多么的幸福
 
反反复复的往嘴里塞冰块,我的半边脸已经硬硬的,肿了红了。
 
趁女儿和家人午夜入睡沉沉,不如我悄悄夜里去医院治一治吧。疼糊涂的我根本想不到牙科夜里会没有医生。
 
 
说了,十分同情。他帮忙开门,帮忙喊面的。
 
我说不用,就到附近的医院,我走去。
 
我见到了凌晨的月光。是二点还是三点,不知道只。看到月色并不是很清很白,已经是秋季了,没有霜冷,没有露华凝结。黄晕晕的光辉均匀地洒整个医院的长廊,给疼痛憔悴的我心中一些希望而温暖的光。
 
医院的电梯,像一个坏人的怀抱,没有敢坐。我就从一楼翻个遍,二楼翻个遍,三楼的值班医生看到急促而狼狈的我,说,没有牙医,回吧。
 
我无比松懈的往回走,牙出奇的不那么疼了。索性这条路,昏黄的遥远的月光下,我慢慢地走,只要牙不疼,什么孤独,冷清,陌生汽笛,都很美好。
 
我沿着灰尘满身的松树披拂的人行道,走了好久好久。我想天亮了,我就去打胎,我不怀孕了,我想要命。
 
 
天亮了。挣扎着上完第一节课,我去了平时去的某医院牙科。医生说,你这牙齿必须拔掉,是神经疼。你怀孕不能打麻醉,不能拔牙。忍着,疼掉就好了。
 
得疼几天?
 
不知道。
 
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
 
孕妇就该疼死吗?
 
疼不死。
 
我暗暗骂了一句狠心贼。
 
我又去了本市里最好的牙科。
 
说,去交九百八,拔了。
 
不用麻醉吗?
 
用,小剂量的。
 
不影响胎儿吗?
 
不一定。
 
快去交钱,快下班了。
 
我走了,我可不敢拿腹中宝宝健康冒险。
 
第三天,老天保佑,牙疼劈成两半,晃晃荡荡的,像醉汉。
 
给我一秒时间,拔掉它。不用麻醉。三十块钱。女医生说。
 
好便宜!好有命!我的牙拔掉了!
 
 
二宝出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十分担心害怕惶惑。
 
管它是男是女,我只要宝宝健康。
 
我担心害怕……
 
每晚,家里人睡下了,凌晨一点,二点,三点。我一个人坐在月色下,偷偷点上一支烟……
 
终于被家人发现了。吸烟是禁止的,孕妇不能吸烟。家人暴怒。
 
我只是点着闻闻烟味,心里静一静,宝宝已经长好了,不是吗。
 
看着路边抱着小贝贝的宝妈,我只盼望二胎高龄的自己,能生下一个健康宝宝,以后,无论多辛苦,我都愿意扛。
 
 
手术台上,医生为转移我注意力,问,是男孩还是女孩子。
 
不知道,我回答。
 
还有提前不看性别的妈妈,今天第一次听说。自己不好奇吗。助产医生说。
 
有啥稀奇的,人家是尊重生命,只看成小生命对待。主治医生说。
 
是吧,陈志红。
 
是个女孩哈,八斤多,哭声十分响亮,很健康耶!
 
病房里,隐约感到月色溶溶透过窗棂。
 
我抓着床沿,挪动着手术后还不能自由行走的身体,趴在窗户缝隙里,远远的凌晨四点左右夜空,有一轮圆月,真美。像女儿饱满的脸蛋,像她吮吸时候缩成圆形的嘴巴。
 
尾声
 
有一个声音在问我,这么辛苦,凌晨的夜色,日日见证,后悔生二胎吗?
 
你谁呢,我不知道,我仰望夜空回答。
 
陈志红,信阳市浉河中学教师。平素喜欢谈天,喜欢看云,喜欢静守月下,轻轻执笔,任往事悄悄地走,悄悄地来。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