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姐姐的境遇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10-18 20:5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子彦沉  彦子随笔
 
 
小叶一个人在家,虽然有些孤单,但也还算充实,自由,偶尔想起姐姐,心里也涌上些许落寞。大概,这个时候,姐姐正乐不可支地躺在妈妈怀里撒娇,有爸爸保护,弟弟也在身边,一家人其乐融融,享受天伦之乐。
 
“可是,唯独缺我,我像多余的那一个,也许,他们早就把我抛诸脑后了!”想到这,小叶落寞的心思又添加了几丝愁绪。
 
“哼,管他呢,我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况且,还有五块钱相伴(虽然早已没有这么多)。”围绕在爸妈身边的幸福,固然令人艳羡,可是,既然没法实现,她只能如此自我安慰。
 
乐天派的小叶,总能从困苦的绝境中找到一点生机,从苦涩的生活中找到一点点让人甘之如饴的甜。
 
话说,叔叔把姐姐带到广东,本来想让姐姐给他做点事情,比如“保票”。谁知,姐姐老实木纳,又是第一次去大城市,看着霓虹闪烁,车辆川流不息,害怕地像要找个地缝藏起来。
 
人家刘姥姥进大观园,尽管也是第一次,也没有见过世面,但人家至少不害怕,还满心好奇,东看看,西看看。姐姐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哪有刘姥姥的世故和老练,听说叔叔要把她单独放到个地方,整个人害怕得不行,像要被人贩子抓去卖掉一样,恨不得放声大哭。
 
“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多人,万一我走丢了,怎么办?我可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一想到叔叔要离开自己的视野,她觉得这简直没法接受。她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小小的身影,一不小心被汹涌的人群淹没,渐渐地,席卷到她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会迷路,会走丢,甚至被人拐走……后果不堪设想,她只能扯着叔叔衣角,哭丧着脸,对叔叔说:“叔叔,我怕!”
 
“唉!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一直在边上看着你,只不过,你看不到我而已。”这样的话,叔叔跟她说过不下十遍,解释到后来,叔叔都要放弃了,可还是心存侥幸。叔叔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假以时日,让她慢慢适应,自然能如他所愿。
 
关于保票,姐姐赶鸭子上架,训练演习了好长一段时间,结果,还是没有丝毫进展。到了这个时候,叔叔才意识到,这丫头根本不是“保票”的那块料,及时止损才是最佳选择。
 
“叔叔,我要去找妈妈,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我爸妈那里吗?”姐姐只认这个死理。
 
“好,好,带你去!”面对姐姐毫无头绪的胆怯和害怕,叔叔只好妥协。
 
为了让姐姐淡忘这段因“保票”而产生的不愉快经历,叔叔特意带姐姐在周围玩了几天,这样,在见到哥哥嫂子的时候,也好交差。
 
再说小叶妈妈,虽然,儿子在身边,丈夫也在身边,但一想到家里还有两个不到十岁的女儿过着自力更生的生活,她常常黯然伤神,满怀愧疚。
 
“孩子还小,也不知道她们吃得饱不饱,穿得衣服够不够,是不是被别人欺负了,有没有闯祸……”做母亲的心思,不外乎这些,尽管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心灵深处却无时不刻不在牵挂。
 
叔叔带姐姐去爸爸工地的那一天,妈妈正一边煮这饭,一边思念家里的两个女儿,蓦然抬头一看,看到远远走来一个女孩——似乎有点像自己的女儿,似乎又有些不可能。
 
“该不会自己眼花,思女心切,出现幻觉了,我的女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妈妈一边使劲揉了揉眼睛,一边又睁大眼睛,仔细朝来人看了看。
 
“还是不敢确定。”妈妈闭上迷离的双眼,认真回忆,临走时,孩子的模样,“似乎不是太像。”她只能将信将疑地得出这个结论。
 
姐姐看到妈妈脸庞的那一刻,早就掩饰不知内心的喜悦,大老远迫不及待地叫起来——妈妈,妈妈!
 
妈妈停在原地,怔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她认出,这真的是自己女儿,姐姐已经跑到她眼前,扑进了她的怀里。她一把放下手里的柴火,双手紧紧地把女儿抱在怀里,激动而又喜悦。
 
抱了一会,妈妈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怎么只有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女儿呢。我的小女儿呢,她在那里,怎么没有看到,当这个念头闪现在脑海的时候,妈妈瞬间放开姐姐,着急地问道:“你妹妹呢?”
 
“妹妹在家呢!”姐姐小声而胆怯地回答。
 
这是姐姐最害怕面对的难题,也是她最尴尬的时刻,这几天,她也一直在思考,怎么跟妈妈解释,她抛下妹妹,一个人离开的原因。她知道,不管怎样的解释,怎样的理由,都会迎来妈妈失望和责备的眼光。
 
“什么?”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回答。
 
“妹妹一个人呆在家。”姐姐重复了这句话。
 
“你怎么能把妹妹一个人扔在家里,妈妈在家不是跟你说过,做什么事情都要跟妹妹一起吗?为什么,你一个人来了,妹妹却被你抛下,她还那么小,怎么生存……”妈妈这才意识到。
 
果然,妈妈的反应,比她预料得还要强烈。
 
她也曾深深担忧,深深自责,每次,担忧到埋怨自己,懊恼自己的时候,她也会自我安慰道:妹妹那么聪明,她一定会没事,再说,她一个人实在生活不下去,还可以去外婆家,外公外婆会保护她,照顾她。
 
“妈妈,妹妹会没事的,我给她留了五块钱,她还可以去外婆家,再说,叔叔只愿意带我来,不愿意带她,我也没办法。”姐姐顿感委屈。
 
“叔叔只愿意带你,不愿意带她?”妈妈有些愕然。
 
“嗯。”姐姐黯然地点了点头。
 
在妈妈再三追问下,姐姐只得说出实情,说到自己如何瞒着妹妹、躲避妹妹,才得以逃脱;也说到叔叔想让她“保票”,她没法胜任,叔叔只好把她带到妈妈身边来;当然,妹妹的伤心失望乃至绝望,她却不敢提及。
 
“做叔叔的,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侄女,把小侄女放家里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把大侄女拉去保票,万一被抓了,怎么办?!”虽然,小叔子把自己的一个女儿带到自己面前,她原本还满心感激,这回,听女儿说了详情,顿时满腔怒气。
 
叔叔灰头灰脸地听着嫂子一顿训斥,自知理亏,也不好意思反驳。
 
“哎呀,我的小女儿,不过几岁光景,又调皮,又爱闯祸,天不怕地不怕,万一出了什么事,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
 
“我把你们放在家里,原本想着你们可以互相照应,这回,你到这里来了,妹妹一个人在家,这大热天,万一她跑到水塘里洗澡,摘菱角,滑倒深水里怎么办,她又不会游泳……”
 
“她那么喜欢爬树,喜欢大中午跑出去玩,若是,从树上摔下来,从山上滚下来,跌到哪个人烟罕至的角落,如何是好……”
 
“她那么怕黑,以前我们在家,她睡最里面,还要用被子蒙住头,这回,一个人在家,她晚上怎么睡觉,怎么敢回家……”
 
......
 
知女莫若母,对于小叶的习性,妈妈了如指掌。也正是因为了解,才如此担心,以至于听说小女儿一个人落在家里,涌现在脑海里的所有念头,都是担心。
 
姐姐原本还想着,见到妈妈后,该如何跟妈妈倾诉思念之情,团聚的喜悦,可如今,看到妈妈一门心思都在担心妹妹,心里竟涌现一股失落。
 
“妈妈,别担心,她一个人生活不下去的话,肯定会去外婆家的。”姐姐只得试着安慰妈妈。
 
“但愿吧!”
 
事已至此,再怎么担心,怎么埋怨,都无济于事,出门在外的母亲只得祈祷,留在家里的孩子,能平平安安,妈妈眼角不自觉地挂满泪水。
 
姐姐也在一旁也嘤嘤地哭泣,或许,她也意识到妹妹在家有可能吃不饱,有可能不敢睡觉,不敢回家,也有可能去池塘,去山上,甚至出现更坏的结果;或许,她从来没有意识到,她把妹妹抛下,妈妈会如此紧张,如此责备,她也满心委屈。
 
“不行,我要买张火车票,立刻回家!”镇定下来的妈妈果断地做出决定。
 
回家?并不是一张火车票就能解决,毕竟妈妈肩负责任——几十个员工眼巴巴地等着她做出热腾腾的饭菜。吃饱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如果这个需求都没法满足,到时,爸爸的工地势必乱成一锅粥。
 
虽然,妈妈知道自己责任重大,但着实又放心不下家里的女儿,有时难免胡思乱想,越想越慌,只好一个劲地央求爸爸给她放几天假,回去看看小女儿。
 
爸爸很为难,工地上的事情进行地如火如荼,没人做饭可不成,除非找到临时工替代一下,但是在找到临时工之前,妈妈还是不能离开。
 
一边是临时工的一拖再拖,一边是妈妈的心急如焚,归心似箭,终于,在某个时间点达到契合,那时,姐姐应该在妈妈身边呆了十几天。在这之前,姐姐在叔叔那里也呆了十几天,这么算下来,小叶一个人在家也不过呆了一个月的样子。
 
当妈妈心急火燎地拉着姐姐和弟弟出现在小叶面前,小叶正好悠哉乐哉地在小坪里跟小伙伴们追逐打闹,时不时吸一口手里没吃完的冰棒,满心惬意。
 
冷不丁,看到妈妈,还有姐姐和弟弟,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不是说开学之前才会回来吗,至少也得八月底,刚好给她们交学费,如今距开学还有二十几天,妈妈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最重要的是,她那五块钱还没花完,之前省吃俭用,只不过是为了维持到妈妈回来。现在妈妈回来了,钱没花完,估计剩下的要充公。想到这,小叶竟然有些许遗憾。
 
不过,妈妈回来也好,不用担心饿肚子,也不用担心,天黑,不敢回家。乐天派的小叶很快就找到事情的光明面。
 
“小叶,你没事吧?”妈妈上下打量小叶,好像要看看自己女儿是否缺胳膊少腿皮肤受损之类的,确认一切完好,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再看看女儿瘦成皮包骨的样子,又忍不住一阵心疼。
 
“妈妈,我好得很呢,看,还有冰棒吃!”小叶被妈妈这一阵打量的,怪不好意思,拿着手里的冰棒,咧着缺了的门牙,开心地说道。
 
“姐姐不在家,你是不是没煮饭吃,咋瘦成了皮包骨,你看这蜡黄蜡黄的脸,哪有一丝血色啊,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吃了啊,这里一顿那里一顿,有时帮人做点事,可以得到一碗饭哦,实在没饭吃,我也会自己煮的。”为了安慰妈妈,小叶故意一脸轻松的回答,之中的艰辛早就被她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听到这句话,潜藏在妈妈眼眶里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吧啦吧啦”往下掉,虽然,女儿只是轻描淡写,但只听到“这里一顿,那里一顿”,妈妈的心里早已充斥无限辛酸,她能想象得到,女儿一个人过着怎样的生活,说得好听点,是吃“百家饭”;说得难听点,倒有点像“小乞丐”。
 
当然,妈妈没有把这个心思告诉女儿,在女儿眼中,她也绝对不想自己成为一个“小乞丐”,毕竟,她没有完全依赖别人,她也自食其力,自力更生。
 
“失职的只是我。”妈妈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唉,都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妈妈唏嘘不已,轻轻地把三个孩子裹在怀中,紧紧地,不想分开。
 
彦子
 
2018年7月6日星期五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