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第一个来 最后一个离开:贾樟柯《世界》电影资料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11-05 19:1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世界》一如既往继承了贾樟柯对城市和现代的复杂态度,从《小武》里的“手艺人”到《站台》里的文艺工作者,到《任逍遥》里的两个摩托车少年,到最后《世界》里北京世界公园的小桃和太生们,人物身份在变故事在变,活动空间在变,唯一不变的是小人物和大时代之间的巨大反差。

小武向往城市,所以,他去的歌舞厅叫“大上海”,抽的烟是万宝路,虽然他很有原则,很有义气,甚至很浪漫,但是他始终只是小县城里一个有些卑微的“手艺人”,他不能像自己的朋友那样适应这个时代,所以,他注定过时注定被淘汰。

崔明亮和他的朋友们带着梦想去流浪,一度走出了狭小天地去经历花花世界,最后却仍旧又回了去,却已经是青春散场,物是人非。

到了《世界》里,小桃和太生们走出了汾阳县城,每天走在按1:3的比例建造的北京世界公园里,穿着漂亮光鲜的舞台服装和保安制服,拿着先进的对讲机、手机甚至可以开车,但是演出服和制服不是自己的对讲机和车子也不属于他们,每月只有两百多的工资,舞台下各有各的心酸无奈一贾樟柯的态度早在影片一开始那个捡垃圾的老人和他背后高楼之间的直接对比中表现无遗——依旧是小人物和大时代的故事,只是时代更大了,人物就显得更小了。

他们看来似乎可以拥有这个世界,其实仍旧一无所有,这个世界不是他们的就像他们的职业一样,保安、歌舞演员,永远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离开。

城市和县城、原始和现代的悖离和冲突在贾樟柯的电影里贯穿始终,在他的镜头里,人物从昙城走向城市,无法融入城市,总被城市和它代表的现代过滤、遗忘,或许真像世界最后小桃和太生的对话那样:“我们死了吗?”“不,我们才刚刚开始”,回归原始回到县城才是唯一的出口和幸福的终点站?

贾樟柯自己亦是无奈虽知原始才是美好,原始却注定要被现代吞噬,所以在他的“故乡三部曲”里总是充满了淡淡哀伤和浓浓乡愁。

他的电影指向很大,切入口却很小,力图在时代和人物的精神层面寻找一个最紧要的结合点在他的电影里,我们总能看到主流之外的生存状态,看到城市之外的县城故事让我们在奔向现代生活的路上不至于忘记那些遗失的美好。

《电影手册》认为贾樟柯“最突出的才华表现在他目光中的坚定和他影片中的不确定”,我以为这句看似矛盾的评语正道出了他作品的魅力所在。

影片中那些无法确定的主流之外的“剩余物”,是贾樟柯个人经验与时代潮流撞击的产物,对于小人物和平凡的关注是他一贯的执着,这坚定和不确定之间的张力让我感到态度的真诚和思考的力量,这也正是他的电影一直吸引我的关键所在。

《世界》把故事从县城转向了大城市,影片的色彩也由以往的一片蒙蒙灰色变得更具有可看性,虽然依旧是小人物和大时代的故事,但对时代的记忆已有所削弱,多了情感,少了思考。贾樟柯说,拍完《站台》以后,他便卸下了对记忆的沉重思想包袱。

有时在想我对于《世界》的遗憾,是否有对贾樟柯角色定型的味道? 一个好导演即便最后有所专攻,也是在尝试了转型、突破、多元经历了衡量、冲突和选择之后,因此他的转变于理于情都是当然。

何况从地下走到地上,首要面临的问题就是票房,贾樟柯和《世界》的分裂和不确定,也是票房和资本运作在电影创作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角色的证明。

文/郭语

世界 (2004)
导演: 贾樟柯
编剧: 贾樟柯
主演: 赵涛 / 成泰燊 / 黄依群 / 王宏伟 / 梁景东 / 更多...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日本 / 法国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晋语 / 俄语 / 英语
上映日期: 2005-04-15(中国大陆)
片长: 143分钟 / 105分钟(剧场版)
又名: The World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