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正文

文言文 |刘洪民:江南摸蟹记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08-29 06:0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吾于戊戌年(2018年)阳岁7月旬中江南省亲,幸而得睹南国风采,更有摸蟹为之一乐也。
 
吾所居墙西数米,便有清河一湾:东岸青杉耸翠,枝挺叶繁;西岸菜蔬青茐,摇曳生姿。河水清而柔宛,藻荇浮而蜿蜒。时有跃波隐萍,腾鳞低徊;偶或虾蟹伏浅,瞻顾盘桓。
 
不远又有处短湾一抹,波面满翠,吾谓荒废,无人料理矣,岂料却为红菱覆河。遂疾步敛裾提菱,果有红菱生于浮根之间,紫红温软,玲珑小巧。近处石阶铺排水底,殆农家濯纱浣衣或入水采菱之坡梯也。沟水皆清浅漫阶,数十柳鲫豆蟹粒虾游戏其间,不亦乐乎。岸堤或植橘柚或种榴橙或树柿竹,茸茸阴翳,渲染湾畦,美煞江南,羡煞北原。
 
转视四野,每家皆拥一段清湾,悉如北方之农田,种养随己:有育菱者,有种莲者,有养鱼者,不一而足。农家老幼谐和,其乐融融。所居则多为二三层可(大约)二三百平阁楼,前后皆为水湾。楼前后敞阔:前种果蔬,后养鸡鸭鹅家畜。楼前、后十数米均为自家稻田,田泽汪汪,鳞光荡荡,苗秧青青随风伏仰,时有鸥鹭驻田,间有青鸭飞远。情韵江南,此之谓也!
 
一日,见一农妇浣衣湾坡前,遂问:“河清且浅,水从何来也?”其曰:“皆长江水也!汛涨闸开,清流入湾,携鱼虾蟹龟无数,吾辈常捉之也。”吾惊而喜,竟有此等渔货也。鱼虾北方皆有,惟蟹少之,何不捉之?遂思谋摸蟹之计也。
 
然巡河数十米,均未见一螯,何哉?问之,则曰:“汝未见沿坡近水之眼穴乎?此皆其居所也。”吾细察其地理,果然:穴眼近水,草芥隐其口,或仅容中指,或扁平稍阔。穴口泥豆鳞栉,湿滑光亮,盖其进出之道也。遂手探而摸,竟不能得其一。又问之于妇。盖其穴深,故不能达。遂取修竿拆穴毁居,果有所见,然皆隐遁深入,莫能捉之也。吾汗珠盈面,惆怅不已。又欲问妇,其人已浣毕而去矣。
 
正愁思间,一顽童至,问之,则曰:“蟹穴两端,一口坡上,一口水中,汝不闻“骄兔三窟”否?此之谓也。若要捉蟹,宜先察其穴而堵其双口方可。”遂为一试,孰料吾动作迟钝,竟有数蟹在水下泛浊泥之处隐没遁逃小河间矣。如此败者三,终得一蟹:蟹肢强且劲,挥双螯似对镰,前后伸退,左支有突,意欲作与人搏击状。吾有前车之覆,遂为后车之鉴。速掘,迅堵,疾捕,竟被其钳所伤,痛苦不已。猛缩手而撤,其亦趁时爬伏、疾出、横行,竟遁入河淤间,不复出矣。回顾吾指,其上竟连一断螯。螯虽断而犹钳紧,殊不知其仇且自残竟若此者也。然吾犹心未死,更细思而捉之,半晌亦得数只矣!自此始觉汗流浃背焉!
 
适遇一翁操手踱步而至,见吾掘穴堵洞捉蟹而曰:”何其陋也!比及夜暮,持电光沿河而索,片刻可获蟹盈盆矣!”遂摇首颔笑而去。吾虽未全信之,然犹愿为之一试也。遂怅而归焉,以期其夜幕垂降。
 
饭后,暮色渐深,按翁所言而索,果然堤岸电光照处窸窣声疾,迅而速潜入水者皆大大小小蟹也!翁不吾欺也!遂喜而捉,片刻果得半盆焉。遑论因手缓而遁者矣!吾将其置之于盆,盆浅竟逃苦干,然心犹喜不迭也!
 
蟹之小水物也。吾独思捕,未得其一;妇告余片言,始得探其穴洞;童教余捕计,得捕数枚;翁授以机宜,吾得而盆盈!人之成事,可不尽心学焉!?此余捕蟹之所得也!故为之计,以诫为学不深不精者也!
 
  
 
【作者简介】刘洪民,山东聊城东昌府区人,聊城二中高级教师。1997年毕业于聊城师范学院中文系(现聊城大学文学院)。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