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校园美文 > 校园散文 > 正文

回忆那两年,我们笑了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6-06-09 20:1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略带不安的走进高中校园,懵懂的青春在我们的眼角间闪烁,是缘分让我们走在一起,是缘分让我们能够坐在同一个屋檐下读书,也是缘分,让我认识到你们这帮可爱的人,从此我的生活就被快乐的光晕围绕着,在那两年,我们一起挥手告别今日的夕阳,一起笑着迎接明天的太阳。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为了一时贪玩游戏,把上课的时间给忘了,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手里的游戏机,慌忙地拿起放在桌底的书包,你追我赶的像风一样的从宿舍楼跑出来,每次我们都在班主任叹息声下慌慌张张地爬上楼梯跑进教室,有时坐下来打开书包,才知道自己拿错了,里面竟然是几件没有洗的衣服。

  还记的那两年,我们一起坐在教室里,拿着剪刀,把考试过的试卷裁剪,折成一只只美丽的千纸鹤,用线串连起来,把它们挂在窗台前,然后静静地看着它们在风中摇晃,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间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拿着从地摊那里买来的武侠小说,上课时,偷偷地从课桌的抽屉拿出藏在里面的小说,然后夹在课本中央,看的不亦乐乎,看到精彩地方的时候,忘记了原来还在上课,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搞得全班人的目光都找我们这边望来,结果一个学期过去,老师的办公室很壮观,武侠小说堆积成山。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的老师在黑板上努力地讲课,我们有的趴在课桌上睡觉,口水把半本书都湿透了。有的在下面剪着指甲,剪指甲的声音,被上课的老师听见,从讲台上跑下来,就是为了没收那把指甲刀,我们都一起喊,老师你家的指甲刀是不是被老鼠偷走了,还是你连指甲刀都买不起,怎么连指甲刀都要没收。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手拉着手,跑到城市的边沿看日落,只因为某个人说在城市边沿,那里的夕阳才是最美,傻傻的骑着自行跑到哪里,从市中心骑去半路,天就黑了,哭天喊地的跑回学校,刚刚想趁人家不注意偷偷地溜进校门,结果被门卫拦住,逮个正着,最后还是得麻烦我们的班主任老人家拉下脸面,急匆匆的从办公室里跑出来领我们进门。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半夜十分醒来,叫醒全宿舍的人一起搭着肩膀跑到楼顶观看星星,星空下我们一起坐着聊天到三更鸡鸣,任凭微凉的清风吹拂发丝,任凭初降的露水沾湿了衣襟,任凭黑暗覆盖在我们明媚的青春里,每当有一颗流星划过苍穹时,我们一起从地上跳起来,对着流星一起大声喊:流星,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带来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孩子。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一起成群趴在教师的走廊,对着从教学楼走过来的女孩子吹口哨,害得那女孩子掩着脸,赌着气跑过,老师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指着我们说,你们整天不学无术,回家放牛算了。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坐在教室的大电风扇下,每人手里拿着一张从报刊亭里买来的,每两天才发一期的《篮球先锋报》,我看完了这张就传给你,相互交换的看着,然后把NBA明星的海报,贴满了教师的每一个角落,还没有贴上半天,就被老师罚,把全部的海报撕下来,还要罚我们把天花板上的蜘蛛网也一起扫了,当时我们很无语。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把废旧的作业纸,折成一堆纸飞机,然后跑到教学楼的最顶层,每个人使劲的把所有的纸飞机朝天空飞,看着漫天的纸飞机在空中盘旋,落在教学楼前面,满地都是,才意识到我们等下又得被教务处的主任拉去教育,而且还要自己处理垃圾,结果不出所料,扫了半天,还没有扫完。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的衣服轮流换着穿,渐渐地谁也不愿意洗衣服,只能一起去买香水来喷,实在不行就直接扔到垃圾箱里,到最后都不懂哪衣服是谁的,哪件裤子是谁的?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一起去把长长头发搞成爆炸头,而且还把它染成黄色和红色,从此校园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过不了几天就被班主任一个一个的拉去剪成平头,但我们就是死活不肯,还和班主任讲道理,“老师呀!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您老人家就少操什么心了,还是少生气为妙,您可是经常教我们,笑一笑十年少,愁了愁白了头,生气可是会长白头发的哦!”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就从教室的后门悄悄地溜走,只为了尽快的跑去饭堂抢饭,中午最后一节课早退,只是为了跑到球场占地盘。每天打到老师来催了,才匆匆的跑回宿舍洗澡,当然迟到那是必然的。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在女老师的课堂里,把她弄哭跑出教室,去班主任那里打报告,然后我们一起哄堂大笑,当然结果是被班主任,请到他的办公室去“喝茶”。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的课本写满了对某个女孩子的爱慕的话语,画满了她的肖像,老师走到旁边站了好久都没有察觉得到,直到同桌用手推了一下才知道,赶紧翻到另一页,可惜老师没有给这个机会,直接抢走书本,还当着全班的同学的面,大声的念出来那些现在觉得恶心的话语,搞得满脸通红的直接跑出教室,那一段时间里,经常被同学拿这个来当做笑柄。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把我们的班长弄得可以笑不得,经常迟到,习惯早退,到要交作业时,才急急忙忙的拿着同学的作业心安理得的抄,违反学校的纪律和校规,那时很平凡的发生,同学都用鄙视的眼神来藐视我们,恨不得学校把我们直接开除,好像我们在这个学校是今生他们最大的不幸。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走在学校的树荫底下,听着从树上传来的蝉鸣。躺在长满青草的树从中,望着湛蓝的天空,看着天空的边际,几朵白云自由的飘荡,明媚的阳光透过树梢,在碎碎的洒在我们年轻的脸上,树枝随清风摇曳的光斑,成为幸福的流年。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分文、理科,我们没有哭,还笑着帮人家搬东西到教室,我们没有悲伤,因为我们知道,虽然分科了,但是我们还可以经常在校园的某个角落相见,那时我们还是笑着相互摧着对方的胸,一切是那么美好,一切是那么安然。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光着上身在火热的骄阳下打球,热辣辣的阳光晒的全身都是汗,打完就像是一个刚从非洲回来的人,黑得像是一块木炭,几个人东拼西凑出十几块钱,买了两瓶汽水,然后坐在树荫底下,你争我抢的大口喝了起来。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总是期待星期六下午,因为只有星期六的下午,我们才能放半天的假,在那天,我们一起跑到网吧去上半天的网,在那时,那可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暑假,寒假都不想补课,暗骂学校抹杀我们得快乐时光,别人早就放假,在家里睡着懒觉,而我们还被所在校园里面,连门都不给我们出,时常想我们就像常年被关在监狱里,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在寒冷的冬天,硬着头皮洗着冷水,每次要现在的时候,那表情就像是战士快要上战场的麻木的表情,当冰冷的水打在身上,冒出白色的雾气,那一声如鬼哭狼嚎的叫声,至今记忆犹新。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什么也没有学会,每次快要考试时,才急匆匆地找课本书,找了半天,终于在教室的电视柜里找到,封面上面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擦掉灰尘,有时候更让人惊叹的,是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没有一点笔记,整本书还是全新的。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的钱总是不够花,现在花着明天的钱,却仍然省着饭钱,宁愿自己挨饿,然后拿着省下来的钱,大大方方的请女孩子喝汽水,最后东借西借终于把这个月给结束了,然后打着电话问家里汇钱过来。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学会了学别人装酷,装着破烂的牛仔裤,硬是把好好的新裤子剪成一个个小洞,老妈那时相当不理解为何放着好好的心裤子,偏偏就喜欢穿很烂的衣服,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是,她刚刚买给的裤子,为何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破了一个洞,后来她知道是我们故意弄的时候,气的直跺地板。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学高年级的学长,写情书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麻烦我们班的女同学把那封写了好久的情信,拿去给自己的暗恋的女孩子,你猜怎么着,那女孩子连看都不看,就信手扔进旁边的垃圾箱,当时的情景非常让我抓狂,暗骂一句:你老师没有教你,要尊重别人的劳动的成果吗?这可是我花了半天的时间写的,怎么连看都不看就这样随手乱扔捏!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一直在转角那里等待,当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走过来时,就突然的跳出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扭头转身就走,楼上的哥们捂住肚子趴在栏杆上大笑,留那个女孩愕然的站来那里,茫然不知所措。那时傻傻的这样做,只是想让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能注意到我们。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整天谈论八卦,谈论哪个女明星是靓女,谈论某个明星一夜走红,妒忌人家有甜美的声音、帅气的外表,谈着谈着,就谈到哪个班的某个女孩子喜欢我们班的男孩子,却不敢来表白,然后我们一起望着那个男孩子大笑起来,搞得男那孩子满脸通红,从此以后都不敢和我们说话。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最害怕学校开家长会,因为害怕,班主任把我们的这些事说跟我们的父母亲说,怕他们伤心,别家的孩子是来学校读书的,而自家的孩子却跑来学校玩,所以我们一致全票通过,不把家长会的时间告诉家里人,所以当班主任打电话到家里说尊敬的某某家长,您怎么不来参加家长会,搞得老爸老妈一头雾水,结果那个月底回家的时候被爸妈臭骂的一顿,最重要的把我们这个月的生活费给扣了一半。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半夜宿舍整体起来,爬上到学园的芒果树上,偷芒果拿回宿舍,一群人哄抢到我们的宿舍,疯抢我们辛辛苦苦偷来的芒果,连我们去偷的都还没有得吃几个,就被那群混蛋分得一个都不留给我们,最让人可恨的是,吃完了果,还到把果皮处乱扔在我们宿舍的地板上,结果一个宿舍的哥们不小心踩到果皮,狠狠的在平地上摔了一跤,起来发现头上还长了一个大大的脓包。

  还记得那两年,我们如花般的笑靥,在岁月的大荒流离,荡开一圈圈明媚的涟漪,晨曦的光,风干了最后一行忧伤,黑色的瞳孔染上了安详。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