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主题美文 > 故乡美文 > 正文

岳永康:故乡的土坯房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岳永康 时间:2018-04-17 08:2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泥墙上一朵不知名的黄粉色小花,它纤细的腰枝窄短的花瓣,清风拂来它微微的略有些飘动。泥墙外是一片竹林,稀疏的几棵翠嫩的小竹子已越过泥墙长到院子里来。也许,正是这片竹林和野草而显的这株小花的别具一格,仿佛略有万片青中一点红的意味。
 
老家的泥土房已被四五十年的岁月消磨侵蚀的差不多了。残损低矮的院墙,泥土经风吹日晒已脱落的不及般人高只用力一抬脚便能进去,凹凸不平,参差不齐的勉强延伸到老旧腐朽的木门上。锁已经绣的不成样子,门板下面已经腐烂了一截儿,只用手就可捻出些许木头渣子。
 
看到这里,思绪总一转个弯便将自己带到了过去,幼时和外婆久居乡下,就在这眼前一个小院三间土坯房里。那时村户并无几家砖瓦房邻里邻舍皆由土坯而制。这房子是住着极凉爽舒坦的,尤其是到了酷热的夏天房子里的阴凉是让人最乐意呆的地方,比任何一处树荫下都要畅快。
 
白日里在房里写字,外婆就在门前侍弄她的腌菜。她脖颈上搭一条毛巾不时的用那皱巴巴且满老茧的手擦着额前的汗珠。外婆做起事情十分麻利她半蹲着微胖的身子,粗胖的胳膊使她极有力且很有规则的将晒干的咸菜放置陶瓷里,她撒盐,到醋,放辣椒粉,似一个顶级的厨师般的老练,敏捷。事毕之后她只是絮絮叨叨的对我说些什么“今个儿封坛,少三天多五天就管上桌。”或者就是“吃一半儿,剩下的留给你妈回来吃,你妈顶爱吃这。”诸如此类的话她总是言语不尽。她站起身了,长时间的蹲着使外婆身体有些发酸她直挺挺的伸了伸老腰,将那封好的坛子和床底下那些咸鸭,咸鸡蛋或者一些瓶瓶罐罐的辣酱,腌豆干儿放置一起。于是,一整个夏天桌上即从未断过咸菜。有时几个菜饼子一碟咸菜外加一碗她制作的“冰糖雪梨”,一顿饭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那时我总是极讨厌吃咸菜的,而邻居家小我两岁的小孩金豆又特别喜欢吃我家的咸菜。而因此每当他有好吃的,比如鸡腿儿或者乡下少见而只在大城市里才有的牛肉干儿,巧克力,鱿鱼干,等等这些我极爱的吃食,我总是三哄两哄的从他手里哄到我的嘴里,但凡有时他要小气我就扭头赌气的说:“下次甭想吃我家咸菜,我外婆又腌了辣豆酱好吃的很。”每至这个时候他就犹豫不决后来又极不情愿的分我那么一点点。他一边紧锁着眉头一边支支吾吾的说:“辣豆酱真的很好吃吗?”于是我就满脸得意,笑了笑跑走了。
 
倘若是夜晚,皎洁的月亮底下吹着清风。我和外婆就如约而至的躺到院子里的藤椅上,旁侧的矮石墩上摆着一盘撒上糖的番茄和西瓜,再放上自家的“冰糖雪梨”极舒畅的在院子里乘凉。因于习惯,我不必说外婆就自然的给我讲起她小时候的事情。什么“小时候树皮怎样的难吃,野草怎样的苦。”说着那些陈年旧事,或者就聊以趣味的说我母亲小时候是如何如何的淘气,而外祖父又是如何如何教训我母亲。接而羡慕谁家的儿女又考上大学,谁家儿子娶了个漂亮贤惠的媳妇儿。但凡谈到此处总是扯上我,她又会絮絮叨叨的说:“咱家就瞅你了,你要是考上大学咱摆两个大戏台子对着唱个三天三夜。”接着她又叹气,一边用扇子给我扇着蚊子一边仰着头说:“不知道还看到看不到你考大学,到了考大学,娶媳妇儿呢?就算看到了娶媳妇儿,那抱孙子呢?……”于是,我就是这这种环境下悄悄的睡着,然后渐渐的长大……
 
岁月使我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又悄无声息的使外婆慢慢衰老。我得承认,外婆的絮叨我总也听不腻,她腌的菜,如今想来却那么留恋。她的身体已经不足以使她再腌咸菜或者再絮絮叨叨个不停,同这老土坯房一样一日不如一日的衰老,但那种无以为之形容的温暖却在我的生命里,我的血液里所以永恒。
 
院子里生满了嫩绿的杂草,清风一阵阵的迎面吹来院角里几棵细长青翠的竹子微微有些摇动。停驻许久,待一声鸟叫将我唤醒,而灵魂仿佛还在过去意犹未尽迟迟不肯归来。掩上腐锈破旧的老门,太阳已经西落多时了,而土墙上那朵黄粉色的小花依旧喜人的在夕阳的余晖里自由,静寂的生长……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