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梓榔坪的春天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温艳萍 时间:2018-03-27 08:1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汽车一路扭着秧歌盘山而行,轮子碾过路边淡淡的草色,不时有树柯子刮过窗户的玻璃,一侧,三五十公分之外,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这是去梓榔坪的路。
 
山脚下,正是杨柳含烟,桃李吐蕊。越往上爬,冬天的余威就越是强烈,车外云山雾罩,已分不清了东南西北。
 
抵达梓榔坪,雨下得正欢,对面云台荒的山上,似乎蒙着点儿白,不知可是春天的雪?
 
雾霭正一浪一浪地卷过去,速度之快,如夏季天空中翻滚的乌云。
 
梓榔坪的花还没有开,梓榔坪的树也还没有绿。小学校改成的村委会门口,几户村居青瓦的房顶拼出了四合院的效果图,高大的山核桃树从竹丛旁边升起,还是冬天得枯瘦,筋骨全露。
 
村委会与叫晨光家园的福利院连着墙,有一间房里住着没有孩子的老年夫妇。
 
我借用了卫生间,面盆镜子毛巾洗漱用品一应俱全,一个角落搁着个小电饭锅,老太太正在和我外面的同伴介绍:“伙食蛮好,有时不想吃食堂还可以自己煮稀饭。”
 
这条件,比我当初在乡下教书时好多了,不说别的,半夜起床上厕所,不用顶着黑,不用抗着寒,既不怕鬼也不惧冷。床是宽宽的席梦思,铺盖上缀满红红的花朵,牵得周周正正,这应该是我在梓榔坪看见的第一处开得正艳的花。
 
驻村的付书记吸着鼻子道:“老太太真喜欢洒花露水,天天儿洒。”
 
看来他这是间房子的常客。我也闻到了,是清凉的六神牌儿。
 
我不能说他们是否幸福,因为我只在这间房待了那短暂的十几分钟。但我想,一对爱香香的老人,绝对是吃饱了穿暖了。
 
三岔路口有座两层小楼,全新。合金的门窗闪闪发亮,墙上贴着米黄的瓷砖。门口停着一辆红色货车,车上装着钢管之类的材料,与沿途的那些未完工的大棚架子很相似。
 
梓榔坪的田好,块块大,又平整。沿途几乎每一块面相较好的地里,都已搭好了大棚的框架。这里平均海拔1500米,正是适合高山蔬菜生长的气候。
 
时令虽已入春,但这里的播种季节来得缓慢一些,农民尚有充足的时间去从容地准备,但我想,那苗床,肯定是早就理好了。因为山下一户农家的玉米苗,已吹起了小小的单簧管。
 
雨里,有两个汉子正在将车上材料搬下。我们在村主任地带领下,走向了新楼房。下材料的男子连忙迎上来,原来正是男主人。曾主席拿出了大红的对联,这是我们团队中书法家们的作品,男主人欢天喜地的就要挂上。
 
对联贴好,众人鼓掌。惊动了偏屋旁边猪栏里的几头半大小子也开始拱盆,染了一头棕红头发的女主人忙跑过去安慰。
 
热情的老太太邀我去厢房烤火,坐在铺着开满牡丹图案的沙发上,喝了一杯滚烫的茶,顿觉周身变暖。
 
道别时,有人问:“销号了没?”
 
“销了,今年销了。”
 
我才知,此户原来竟是县人大田大甲主任的扶贫帮扶对象,不由惊讶!我戏谑,这还不销号,我都要被扶贫才行了。看这炕上的腊肉,看这洋气的小楼!
 
小楼对面就是光伏电站,青色沙砾铺成的道路,走起来软软的,两边是还未发芽的橡子树林,地上落有厚厚的一层橡子,那林中深处的,再过些时,是不是又有一些茁壮的新树苗冒出?
 
准备离开时,雨已停。收起撑了一天的伞,回望村委会和养老院门口那两排直入云霄的松树,才发现两层小楼的阳台外墙上,上层是红色字体“晨光家园”,下层是金色字体“共产党好!”
 
霎时觉得就用这句话作这篇短文的结尾正好,而我想看的梓榔坪的春天其实正在悄悄盛开。
 
作者简介:温艳萍,女,土家族,宜昌市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散见诸报刊杂志,现从事教育培训。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