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沉默的女人心最痛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黄文芳 时间:2018-03-14 08:2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春意盎然的三月,绿色的律动诠释着生命的意义,春的阳光破解着三月的鲜活明媚和秘密。它给人们美丽的诱惑,也给人们丝丝的困惑和阵阵心寒。
 
那天上午,一位20岁左右的毛头小子拖着一辆木板床,停在保和乡镇卫生院门口。板车上平躺的大肚子女人面无血色,脸上不停渗出的汗珠与泪水交织在一起……
 
原来这个女人胎动了一天一夜,农村小卫生所不敢收,婆婆怕出人命,才叫人用一辆板车,历经崎岖不平的小道,一路颠簸拉到了医院。
 
医院工作人员见此情景,马上把那女人抬上病人专用救护车,急匆匆地推进了妇产科产房。
 
接生的医生轻蔑地看了一下女人的俏模样不屑地问:“是不是没结婚?”
 
女人平躺在产床上没吱声,任眼泪肆意流淌。
 
门外有人回答:“结婚了,她的男人在部队里!”
 
婴儿头太大,难产!产房现场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主治医生抬眼看看产房门口站着目不识丁傻不愣瞪的产妇婆婆,语气显得格外急促:“快点找人签字按指印!”
 
那婆婆像得到了“圣旨”,立马转身走了。
 
不一会儿,她趾高气扬地紧紧跟着一位仪表堂堂、油头滑面的青年医生,傲慢地穿过窃窃私语的人群,直接签字按指印去了。
 
各种手续,各种耽误,女人过鬼门关的那一刻不堪回首……
 
产房里出奇的静,由于浑身青紫的孩子落地没动静,女人万念俱灰。就在这时,接生的大夫一只手抓起孩子的双脚,另一只手拼命地打孩子的屁股,随着一声“哇哇……”女人吃力地望了望她的孩子,嘴角微微一扬,心里想:干嘛那么狠地打我的孩子?!但女人始终没说出口。她就偷偷地在心里揣摩给孩子起名:素针。顾明思议:女孩子要干干净净的,像一根缝衣针一样,外缝衣裳,内缝心。
 
70年代的乡镇卫生院大食堂里,东山墙上贴着三张四方红纸,纸的中间分别用毛笔楷书写着会、议、室,下方摆一张桌子,陈设跟学校教室出奇的雷同。众医生一个个端起搪瓷饭盆,陆续走到一屋。
 
乡镇卫生院,医生众多,都是乡里乡亲的,认识素针她娘的也不少,素针她娘心灵手巧沉默寡言。
 
食堂里吃饭时,大家都习惯听人讲新闻讲笑话,茶余饭后的话题五花八门。讲得起劲,吃得过瘾。
 
原来前面提到的那位青年医生,不是别人,正是素针她姑父。此时他左手端着空饭盆,右手拿着筷子,背对着会议室那三个大字口若悬河地讲素针娘的故事:“就今天那个像哑巴一样,生孩子的女人,你们知道她为什么不敢说话吗?”
 
开场白太直接,一下把众人的目光抓住了。
 
素针姑父得意忘形:“她不懂得孝敬婆婆;那女人好吃懒做;那女人不通情达理;那女人还……”
 
乡镇医生喜欢听八卦,起哄撩拨:举个例子,她咋不孝顺婆婆了?
 
这时,素针姑父借题发挥:“我丈母娘,娶个媳妇整天像伺候皇后一样,她不烧火做饭,连衣服都是我丈母娘给她洗,她还找茬骂人!”
 
众医生眼睛瞪着,异口同声地:啊!
 
素针姑父变本加厉地说:“七十年代,嫁个当兵的,她觉得她了不起啊,口粮紧缺的情况下,她吃稠的不说,还三天两头回娘家,回娘家能空手吗?”
 
大家交头接耳:空手回娘家干啥?咋也得掂点儿礼物啥的,人之常情嘛!
 
“我丈母娘天天都喝稀的,烙个馍自己都不舍得吃,她吃饱不说,还偷偷地往她娘家偷!”素针姑父狡黠地补充道。”
 
众怒就是被这样点起的,医生们义愤填膺,随口唾骂素针她娘。
 
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大夫听得放下筷子,左手紧紧攥着啃了一半的馒头慢慢地放回饭盆,脸色铁青闷哼了一声,“嗖!”那半块馒头连同盛着萝卜汤菜的饭盆被狠狠地摔地上。
 
这老大夫是乡镇最有威望的中医,他性格倔强,追根究底是他的强项,他必须一探究竟,直奔素针娘住的病房门外。
 
只见素针她娘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搂着干巴巴丑狗一样的素针,越看越没个人样的孩子。
 
素针娘脸色惨白地看着孩子:小东西居然把大拇指头放嘴里“嘬嘬”。她暗自欣喜,这鬼东西将来可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呢。
 
门外的老医生实在忍不住了,步入病房,他盯着素针她娘,桩桩件件地问事实,素针娘泣不成声:“婆家贫困,口粮不多,怀着孩子成天喝稀溜溜的汤汤水水,实在饿得慌才回娘家,偷偷地吃上一顿饱饭……”说到这里,素针她娘浑身颤抖失声哭泣。
 
这位老大夫,看看黄皮儿干瘦营养不良的母女,不禁潸然泪下。
 
素针她娘擦了擦脸上的泪花:“婆婆强势,成天变着法儿地折磨我,横挑鼻子竖挑眼,我不想听她谩骂侮辱,就躲里屋哭。婆婆在外面跟别人说我憨傻,怎么治都不吭声。”
 
那个倔脾气的老医生,听到真相之后,他把脖子一梗,站起身走回去,狠狠地骂素针姑父:“你个畜生!堂堂七尺男儿说瞎话,真不要脸!”
 
旁听的病人及医生,都低下头,气氛随之归于平静。
 
素针她娘沉默:一个孤寡婆婆,命运多舛,不计较;亲戚都是隔壁村的,自己也有年老体迈的父母亲,一旦闹起来给娘家蒙羞,所以忍着;婆家姐和姐夫回娘家作恶,自己身单力薄与他们无法抗衡,尽量躲避他们;素针她娘明白“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也不敢写信到部队,怕影响素针她爹。
 
沉默的女人心最痛。
 
作者简介:
 
黄文芳,祖籍河南,现居湖北荆门。迅捷机械设备企业高管。
 
喜欢培根的一句: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也不是为了轻信和盲从,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