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对不起,我不会放纵自己去想你了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爱格 时间:2018-02-07 09:0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楔子

武林第一盛事!

江湖中沸沸扬扬,黑白两道都在揣测,这桩喜事一结,天下局势将会有怎样的变化呢?但无论是何种揣测,接到喜帖的群雄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贺礼,路程远些的已然动身起程了。

那时,如歌正倚坐在桂花树下。

秋日,静渊王府。

落叶金黄。

如歌的红衣在风中微微飘扬。

她的手指轻轻触摸着掌心那朵寒彻入骨的冰花,冰花晶莹剔透,光芒流转,碰着它的花瓣,会让她淡淡地想起一个冰雪般美丽的人。

有接近的声音。

她转过头。

一辆木轮椅。

轮椅中,青衣男子温润如玉,眉宇间有淡淡的光华。他双腿似不能行走,但恬淡自若的气质让周围的世界霎时宁静。

笑容像魔法一般点亮了如歌的面容!

她跳起来,扶住他的轮椅,轻笑道:“忙完了吗?整日在屋里处理公文,对你的身体不好呢!”虽说他体内的寒毒已被吸尽,可是身子依然需要细心的照顾啊。

玉自寒微笑。

她瞅瞅他,又道:“怎么穿这么薄?天气转凉了,要多穿些才是!”

“好。”

如歌的脸皱起来:“我知道!你在笑我对不对?!像个老婆婆一样啰唆……”想一想,她蹲下来,瞪住他,“不过,就算变成个啰唆鬼,我也要缠住你这个不知道照顾好自己的人!师兄,你认命吧!”

玉自寒低下头。

唇角的微笑温柔得似要融化冰雪。

然而——

他看到了手中的那封信。

笑容慢慢敛住。

手指在信上收紧。

如歌察觉到他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玉自寒眼底掠过一丝担忧。

“有坏消息吗?”

她望着那信。

他摇摇头。

“战枫七日后成亲。”

他告诉她。

忽然卷来一阵秋风,焦黄的落叶在庭院的地上旋转。

如歌眨眨眼睛,笑道:“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赶回烈火山庄了。师兄,我们送什么贺礼合适呢?”

“歌儿……”玉自寒轻道。

“师兄,你在担心吗?”她趴到他的膝头,白皙的面颊贴在他青色的衣衫上,笑道,“以前的事情,我全部忘掉了,他成亲不会困扰到我。”

玉自寒轻轻摸着她的脑袋。

他有种奇怪的感觉。

如歌不再是以前的如歌。

自从一个月前,他昏睡三天醒来后,再见到的如歌仿佛一夜间成熟美丽了起来。她依然对他微笑,依然关心着他,却给人一种感觉,她不再无忧虑——她的笑容不达眼底了。

“歌儿,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变得不再开怀地笑,变得不再有单纯的快乐

“什么也没有发生啊。”如歌躲开他的眼睛,笑着说,“师兄好像变得很多疑呢,你看,一切不是好好的吗?哪有什么事情发生。”

“雪呢?”

玉自寒终于问了出来。

他的寒咒被雪吸出来,可是雪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无踪影。宫廷里也没有了雪衣王的消息。

雪……

如歌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

那夜,雪的身子渐渐透明,幻化成万千道光芒,一点一点自她怀里消失……

“他走了。”

如歌的声音很轻,轻得恍若十月的飞雪,不及落地便已融化。

她苦笑道:“他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歌儿……”

玉自寒双眉微皱。

如歌笑得温柔,她轻轻握住他的手:“师兄,你知道吗?我希望大家可以快乐地生活。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过去了就让它过去,或许很冷酷,可我真的不想让过去的事情困扰住我所珍惜的人。”

她微笑地凝望他。

漫天晚霞柔柔照着她和他交握的手。

玉自寒的青衫被风吹得扬起。

他温柔地拍拍她的脑袋,决定以后再不提起这个话题。他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然而,如果这是她所希望的,那他就永远不知道好了。

她笑着低下头。

泪水悄悄涌进她的眼中。

深秋的桂花树下。

没有花香。

红衣的如歌静静趴在玉自寒的膝头。

……丫头,不要忘记我……

如歌的喉咙里涌起一股咸涩感。

对不起,我不会放纵自己去想你。因为,如果我忧伤,爱我的人们也会忧伤。

 

 

第一章

大喜的日子。

烈火山庄张灯结彩,大红的喜字到处都是,红彤彤的灯笼映照得夜晚的天空如白昼一样明亮。

酒香伴着菜香,在夜风中浓浓飘来。

宾客们来自大江南北,他们在金火堂堂主慕容一招的招呼下,于各自的酒席中落座,兴致高昂地恭贺着谈笑着。每个人应该坐在哪一张桌子,邻近的桌子又应该坐什么样的人,慕容一招都安排得极有讲究。否则,如果素来不和的江湖朋友坐在了一起,就算碍于烈火山庄的面子不至于惹出什么事端来,可也十分没趣。

慕容一招红光满面地招呼着宾客,又暗自吃惊地打量着庭院前方主座上兴致高昂的烈明镜。

十几年了,他从未见烈明镜这般开怀过。

烈明镜坐在铺着白虎皮的紫檀靠椅上,浓密的白发梳理得很整齐,他捋着胡须笑,那笑容是慈祥的,脸上的刀疤似乎都消失在了笑容中。

如歌也很吃惊,她回头望望身边的玉自寒,笑道:“你瞧啊,爹开心得好像他才是新郎官。”

玉自寒微笑。

今晚师父神清气爽,的确是难得的好心情

烈明镜面孔板起来:“乱说什么!”

如歌耸耸鼻子,笑得轻松:“爹,你不用唬我,女儿知道你这会儿心情好得很,才不会生气呢!”

烈明镜瞪她片刻,忽然朗声大笑:“好!不愧是我有玲珑心肝的乖女儿!爹不生气,爹今晚真的很开心!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穿破长空,在灯火通明的夜里激荡。

酒席中。

天下无刀城的刀无暇、刀无痕,少林的流眉方丈,武当的松牙子真人,峨眉的净云师太,皆是微微一怔,循声向大笑的烈明镜看去。

烈明镜称霸武林几十年,鲜少在众人面前如此放纵自己的情绪。

战枫的婚事,怎令得他这样开怀?

莫非真如传闻所说,烈火山庄与天下无刀城结亲后,烈明镜就会将庄主之位传于战枫?

刀无暇与刀无痕对视一眼。

慕容一招若有所思。

姬惊雷笑着拍开酒坛的封泥,仰头畅饮。

裔浪一身灰衣,在烈明镜的笑声中低下头。

灰色的眼睛迸出一抹暗光。

如歌轻叹道:“爹,你未免也太偏心了吧。难道,枫师兄在爹心里就那么重要?”

烈明镜扬眉道:“歌儿,你在吃醋?好浓的酸味……”

如歌撒娇道:“是啊!我要爹心里只有我!枫师兄成亲让爹这样开心,我都做不到呢。不行,我嫉妒啊!”

玉自寒的目光温柔如春水。

他明白如歌。战枫成亲,爱女如命的师父虽然为弟子开心,可是,依然会担心女儿解不开心结。她的撒娇却能让师父晓得,战枫的影子已经从她心里消失了。

烈明镜呵呵笑着,拍拍女儿的手背:

“乖女儿,你是爹最疼爱的宝贝,爹会把世上所有的好东西统统给你!”

如歌笑道:“谢谢爹。”

这时。

“新——人——到——”

一声喜气洋洋的宣告,将当晚喜宴的气氛推向高潮!

树梢、屋檐挂着的灯笼映得半边天火红。

深秋的枫树仿佛醉了般艳红。

鲜红的枫道上。

战枫与刀冽香穿着大红的喜服。

刀冽香的嫁衣上绣着金灿灿振翅欲飞的凤凰,缀满珠玉的凤冠上垂下的流苏让她英秀的容颜若隐若现。

战枫也是红色的喜袍。

他发蓝的卷发,不羁地在肩头翻飞;双目中亦是一片冷漠的暗蓝;右耳上的蓝宝石,在灯笼的红光下,却折出冷峭的寒光。

这冰冷的幽蓝色与他大红的喜袍看起来是那样的怪异和不搭调。

众多喜娘、丫鬟、孩子们簇拥着这一对新人,他们笑着闹着,将小米、花生、花瓣、糖块向新娘子头上撒去……

笑声和恭贺声在庭院里潮水一般响起……

烈明镜朗声大笑……

刀无暇眼中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

如歌心中一片宁静。

她看着战枫与刀冽香之间牵着的那条大红的绸带。

绸带中间,绾了朵花。

红色的绸带连着战枫和刀冽香,在众人的贺喜声中,在满树摇曳的枫叶下,他和她慢慢走过来。

……

夏日的荷塘边。

碧绿的荷叶,满池的荷花。

蓝衣的小战枫问红衣的小如歌:

“你为什么喜欢穿红衣裳?”

小如歌笑得很臭美:

“因为漂亮呀!”

“为什么红衣裳就漂亮呢?”

“笨!”

小如歌羞他。

小战枫生气地瞪她。天下没有一个人可以说他笨!只是,她“呵呵”又笑起来,笑得比荷塘里的荷花还要粉嫩好看。小战枫的脸红了。

小如歌笑着道:

“你真笨啊!你忘啦,新娘子成亲的时候都穿红衣裳啊!新娘子是世上最美丽的人,一定是因为她们都穿红衣裳!呵呵……”

“你又不是新娘子。”

小战枫的脚踢打着荷塘里的水。

“等我长大了就会变成新娘子啊!”想一想,小如歌苦着脸,“啊,那还要等好久呢,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小战枫别扭地说:“那么想当新娘子啊。”

“是啊!”小如歌用力点头。

“那……”小战枫为难了半天,终于说,“……那你当我的新娘子好了!”

“呀!!”小如歌兴奋地跳起来,险些扑进荷塘里,小战枫扶住了她。她快乐地扯着他的袖子,摇着说,“是你说的啊,不可以反悔啊,否则我就再也不跟你玩了!”

小战枫懒得理她。

荷塘里,粉红的荷花静静绽放。

两双小脚荡出一圈圈涟漪。

小如歌歪着脑袋,忽然想到个问题:“为什么要我当你的新娘子呢?”

小战枫眨眨蓝色的眼睛:“因为你本来就穿红衣裳,我可以省下银子。”

小如歌怔一怔。

然后,她猛地用脚一拍水,水花溅了小战枫一身!

童年的笑声荡漾在开满荷花的池塘边……

……

灯笼的光亮映红了枫叶。

满树枫叶。

鲜艳如火。

战枫和刀冽香已然走到了张灯结彩的庭院最辉煌处。

一片枫叶轻悠悠飘下。

轻悠悠飘落在战枫的肩头。

“一拜天地!”

烈明镜白须飞扬,嘴角含笑,就像一位慈祥的父亲;刀无暇摇扇轻笑,刀无痕饮下一杯酒;玉自寒轻轻覆住如歌的手掌,唇角勾起的淡淡笑容是对战枫的祝福

宾客们的笑声,孩子们的起哄,让夜晚忽然变得喧闹起来。

战枫行礼时,看到了一个人。

她站在光亮处。

隔着五步的距离。

战枫感觉到了她的变化。

她长大了,稚气与天真少了很多,模样似乎也有些不同,眉眼间多了种绝美的气韵。她只是静静站着,却仿佛有烈焰般的光彩逼得人睁不开眼。

“二拜高堂!”

战枫同刀冽香向烈明镜拜下。

烈明镜大笑着挥手,快慰与满足的神情令在场的人有些吃惊。

她,站在烈明镜身后。

她在微笑。

她依然是鲜红的衣裳,鲜红得让深秋的红枫黯然失色;她的眼睛依然明亮,明亮清澈得像清晨映着朝霞的溪水。她的笑容是柔和的,仿佛是想起了遥远的童年,一件有趣的往事。

她恬淡美丽,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改变她的心境。

战枫的瞳孔慢慢紧缩。

一阵刺痛,缓慢地自他心上划过。

“夫妻对拜!”

孩子们更加起劲地哄闹,有胆大些的孩子伸出手去,要把战枫往新娘子身上推。

冷酷的气息!

孩子们的手被冰冷的刀气阻隔,身子好似掉入了冰窟中,一个孩子吓得“哇”一声哭出来……

哭泣的孩子立刻被抱走了。

剩下的孩子惊得浑身颤抖。

婚宴的气氛顿时古怪起来。

原本的热闹喧哗中,忽然掺进了怪异的不和谐。

漫天枫叶急坠!

庭院中灯笼的火光骤然一暗!

寒光一闪!

锐利的刀锋逼近刀冽香胸口!

电光石火间。

一道雪白的人影鬼魅般扑向新娘子刀冽香!

那人出现得如此突然……

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如歌惊怔!

然后,一阵冰冷的沉重感慢慢灌下来。

虽然还没有看清那白影的模样,可是,她已经猜到了那是谁!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