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教育随笔 > 正文

【同题作文】名字的故事(两篇)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10-08 11:3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改 名 字
 
 
文   胡剑英
     上小学一年级第一天,周老师自报家门后,翻开新生花名册,说,我报哪个同学名字,哪个同学就站起来,大家彼此认识一下。
 
 
 
  “陈军。”
 
  “到。”一个高胖的同学站起来。
 
  “到。”一个矮瘦的同学接着站起来。
 
 
 
  我们没想到一个班有两个叫陈军的同学,好奇又兴奋,教室里顿时叽叽喳喳的。
 
 
 
  周老师看看这个陈军,又看看那个陈军,想了想,指着我的同桌说,“个子小的同学,以后就叫陈小军。你年纪也小点呢。”
 
 
 
  以后师生叫他,都用这个名字。后来,我偶然看到他家的户口簿,写的也是陈小军。我觉得,这个名字改得蛮好呢,好写,好听。
 
 
 
 
 
 
 
  我也想找老师改名字。
 
  我的名字有点女性化,没见过我的人,想当然以为我是女生。我吵着让爸妈帮我改个名字,“胡剑”“胡剑松”......都可以啊。爸妈却说,上了户籍,不好改了呢。
 
 
 
  我跑去找周老师。
 
  周老师本领大,既然帮我同座改了,一定也可以帮我改的。
 
 
 
  听了我的请求后,周老师笑了:“你的名字蛮好的,你知道叶剑英吗?他可是开国十大元帅之一哦。你爸妈为你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你长大有出息呢。我看你蛮喜欢看书的,我那有不少课外书,可以借你看的。”
 
 
 
  一直到今天,我都用这个名字。我没有叶帅的轰轰烈烈,工作之余,写点诗文,娱人养心而已。不知道周老师读到我发表在报刊的文字没? 
 
 
 
 
作者简介     胡剑英,诗歌痴迷者,有作品在【风流一代】【幸福】【文艺生活】【映山红】【诗导刊】【诗词】【潇湘】【关雎爱情诗刊】【华星诗谈】【快乐老人报】【广元晚报】【永州日报】【长沙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诗入选【2015年湖南诗歌年选】【2016年湖南诗歌年选】【2017年湖南诗歌年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名   字
 
 
文   冯罗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诞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人到中年喜得千金的父母高兴得合不拢嘴。只是母亲高兴之余不免几分担忧,她以前已经生育过两女,却都在一、两岁时不幸意外夭折。她本想有个儿子也够了,因为年龄已大不愿再生育,可天意弄人,居然又产下一女。
 
 
 
母亲很迷信,生下我没两天就让父亲找了个算命先生来,算命先生“掐指”算来算去,给我牵强附会地弄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罗生,理由还相当充分,说“你家小子命硬,上顶下踩,所以他前后的娃都留不住......”“罗生”的意思就是“不是爹娘生,是箩筐生的”。“齐天大圣”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箩筐生的娃将来的出息肯定大。这算命先生还蛮有仪式感,当场让父亲弄来一只破箩筐,抱着襁褓里的我从箩筐里钻过。隔壁有户人家姓罗,于是拜认了“干爹干娘”。
 
 
 
 
 
 
 
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年龄又大了,所以我一生下来就没奶吃,一直长得瘦骨嶙峋,于是父亲抱着我到处讨奶喝……在我懵懂年纪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干娘特别多?
 
 
 
从我能开口说话起,每晚临睡前必有一课:母亲站在窗前叫着我的名字,我就坐在床上应。母亲说这叫“喊魂”,让她的宝贝女儿在外玩了一天的心平安回来!
 
 
 
我虽然长得很瘦,但也还讨人欢喜,可就是特别捣蛋,经常惹得比我大七岁的哥哥挨母亲的打。看着哥挨打,我就躲在母亲身后做鬼脸、欢蹦乱跳、拍手称快......
 
 
 
时光荏苒,转眼我就到了上学的年龄。记得第一天去报名,老师问:“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呀?”
 
“爸爸妈妈给取的!”
 
“老师给你改了吧,这名字太难听!”
 
 
 
我回家后将老师的话说给母亲听,母亲说:“不改,难听点没关系,只要我的宝贝女儿乖!”
 
 
 
 
 
 
 
 
第一个作业就是学写自己的名字。父亲拉着我的一只手,教我写繁体的名字;哥哥抓着另外一只手,教我写简体的名字。我左瞧瞧、右看看,两边不同的字,似乎都很好看,不丑啊!为什么老师要这么说呢?我的悟性很高,很快就能将自己的名字用繁、简两种字体写好。
 
 
 
我上学还不到两年时间,母亲病倒并住进市里的大医院。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直到有一天父亲抱着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回来,哥哥哭得死去活来,我才明白疼我爱我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人世!那时候,我每晚都做同样的梦,总梦见母亲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回来了,可我总无法和母亲说话。醒来后,我非常害怕,所以小时候我一直不敢一个人睡,总要父亲陪着,而且以强迫的方式绝不允许父亲先睡着。
 
 
 
突然有一天,老师上门了,告诉父亲说我的成绩直线下降,全校老师为此事专门开会讨论,决定让我再跟班试读一学期,如果赶不上来的话就得留级。我对此事一直茫然不知,可偏偏我的成绩直线上升了。现在想想,也许是母亲的离世让我过于分心了?
 
 
 
初中、高中,我又遇到同样一个问题:老师建议我改名字。我对老师说:“我不改,我要用这名字来怀念我的母亲,更何况名字也不过只是个符号而已,何必在意那么多!”
 
 
 
 
参加工作,堂兄调侃我,“妹,你是有字辈的,哥给你改个名字,叫有情或者有爱吧,蛮适合你的心性。”
 
 
 
一路走来,这个名字给我带来了很多啼笑皆非的闹剧,但我决意一生都只用这个名字。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