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诗词歌赋 > 现代诗歌 > 正文

在千帆过尽的蓦然转身时相遇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9-16 19:2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熊加平:七零后,居南昌,常写诗,偶发表。

夜色

 

我想象中的夜色越来越媚俗不堪

霓虹,烤大鱼,还有巷子里零碎的麻将声

都让我无所适从。月光淡化得无形

参差的楼群,隐在天空孤独

那些桀骜不驯的岁月

经受不住人间烟火。我从庄稼地里爬起来

在这样的城市,用绳索捆绑了自己二十余载

如今,我慢慢解下它,已是暮年

照镜子

 

不露声色。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四十几年的光阴想必孤独

白发与黑发参差不齐

像命运,各染颜色。大多数故事都在身后

玻璃般脆弱。无所谓的痛与甜

隐藏在说不出的阴影里

拿掉镜子,就容易忽略自己

路上的行人,其实各怀忧愁

和兰花在一起

行驶中,听到一首触动心弦的乐曲

幸福

车速慢下来,窗外的风景有些温柔

我在暗处想念一个女人的沉默,她的长发

以及大眼睛

那是一首什么曲子呢

好吧,我告诉你:和兰花在一起

钢琴与笛声的缠绵  

芦苇

不要轻易定义它们的白

这些春天的暴动者

曾执拗地占据绕村而过的沟渠

把偌大的村庄

围成一个绿色的圆

它们盘根错节,如果阳光尚好

就发出沙沙的欢迎词

如果风大一些,或是雨大一些

它们就忍住全身的疼痛

互相拥抱在一起

稻草人

有必要单独感谢一下

那些偷食的云雀

让我产生巨大的存在感

当然,要感谢的还有很多

比如身处赣东北这个叫新联的村子

比如清风、田野、蓝天

比如那些朴素得像稻草一样

给予我生命的人

 

星星

劈开这生锈的青石板,我妄想会掉下一些星星

我的额角布满河流,会不会流向你的天堂?

多少年了,我在同一片夜空,同一个地球看星星

都没有此刻来的更为真实

 

我想知道,那么多星星哪一颗是你

你隐在云层里看我世间的行走,不说一句话

外婆,你怀里的余温尚未散去

竹林还在沙沙地唱着歌,缠绕的细节

在星光里反复呈现,一地雪白

 

风声不断。外婆,你的菜园早已成了废墟

阁楼上的竹床,也生满灰尘

今夜,我守着繁星满天的故乡靠近你的呼吸

没有人和我说话

只有耳边依稀回响你的声音:

“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钉铜钉。”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蓝色代表忧伤

村东头的池塘边,蓝花草开得像天上的云

水是静水,我记得儿时的伙伴

一身的蓝衣裳,她像蓝花草一样绽放

曾经在这里溺水而亡

 

谁从又深又窄的巷子里跑过

银铃般的笑声附在飘动的裙袂上

她身后遗落的蝴蝶结,沾满泥土的味道

成为我无法忘怀的一截青春

 

一滴泪落在纸上,氤氲蓝色的墨迹

我躲在一首诗歌里,重温回忆

那些锋利的词语,把伤口切开

天空依然是蓝色的,无端的风飘摇着

窗外的树,已到暮年

 

雷阵雨

 

先是乌云密布,紧跟着雷声轰隆

几道闪电,把天空划开口子

雨点倾盆而下。一场雷阵雨,在夏日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干净利落

毫无情面可讲

 

在赣东北,这样的场景时有发生

向别人描述时,也仿佛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我们的心里生长着厚实的老茧

以至于对所有潜在的危险都毫无恐惧

 

坐在街心公园的草地上

 

我们坐在街心公园的草地上

夜空里住着神,星星还是老样子

二十余年的光阴,对于它们

不算什么

 

路灯下,爱人的皱纹像河流

忙于生计,我们有多久未曾这样

绿化带被修剪得规规矩矩

虫鸣也不知去往何方

 

来往的车灯,像一个个梦

我们坐在街心公园的草地上

聊着平庸的半生,也像一个梦

 

曾经沧海

 

在一杯酒里取暖

在千帆过尽的蓦然转身时相遇 

被浪花淘洗的滩涂

也曾驻留过太多心事重重

 

眼泪风化后会结成盐巴

笑起来便是皱纹,刀锋下雕刻的沧桑 

盛满风起云涌的潮汐

 

曾经沧海。请允许我陷在大好年华里

用尽一生的力气,与你

不离不弃

 

烟花

 

我听到破碎的声音

体内滋生的暗疾终于绽放 

黑夜的黑,压住群星

以它的无边衬托我纵身一跃的绝望

 

寂寞开在高处,所有的呐喊都是无助的 

像暗器,击中时光的软肋

 

需要一场雨水,浇灭动荡和不甘

需要更深的冷,逼退火焰的温度

我的爱,已荒无人烟

 

淡泊之心

 

只有在月光下,尘声遁去

才能还原真实的自己 

万籁俱寂,树木在洗出绿意后重新站起

天空又萧肃了许多 

 

其实,我想对你说的是

你看到的我的光华,都带着无法言说的伤痕 

你清瘦忧郁的眉间,也曾搁浅我的温存

 

行程颠簸。不奢求一场秋风就可以将往事抚平

我要心怀淡泊,慢慢抽出肉身里的骨刺

并由衷的感谢它们

 

共渡

 

路灯削弱了月亮的清辉

我们的影子重叠然后又分开 

某些章节,在光影里变得忽明忽暗

 

最柔软的部分用来抒情 

我们说夜色多么美,群星仿佛天上的眼睛

在路上行走的人,掸得掉满身灰尘

却扶不起倒下的光阴 

 

脚步深陷,一个眼神

或是一个微弱的暗示,都会加重

彼此的病情,大地像一个巨大的容器

盛满众生流淌的泪水

 

重游故地

 

舟车劳顿,这烟雨江南早已不是昨日景象

禅院的钟声,也略显疲惫

 

绿柳间仍有人将爱情种下

还有人在石桥上徘徊,等待因果

 

登上万寿宫,没有遇见多年前的那个老道士

也没有人在身边,陪我说话

 

向远处眺望,尽是空洞的春天

亭柱上的红漆,比去年又斑驳了许多

 

莲与廉洁

 

撑破水面的莲

时常让我想起出淤泥而不染

被夏风抚摸的它们,玉盘上有水珠滑落

它们爱着的湖面,仿佛人间的一面镜子

 

一方池塘便是一个世界

一片水域自有深度

我深知一朵莲内心固守的清白

就像仕途中的才俊,紧握江山

竭力抵制的诱惑

 

欲望、贪婪,只不过是暗夜里

漂浮的虚无之物

明镜高悬,会有神祗之光

反射人世间的正义

 

一朵莲的轮回仅仅一年

而一个人的廉洁,却是长长的一生

 

老井

 

井口早已被一块大石覆盖

像密封了一段往事

 

蹲在井边端着饭碗高谈阔论的男人们

和喜好散播短道消息的女人们

都走了

这里已不是曾经的热土

 

时光流逝,一切在变,一口老井怎堪岁月

萧萧风声四起,八角棱的井沿,还能收藏往事吗

浮想,落入井底

我是永远游不出去的鱼

 

如莲的女子

一朵莲,撑破混浊的湖面,恣意绽放

多么纯洁,多么美丽

我立在湖边静静观望

粼粼波光恍惚着一些旧事:

桨声咿呀水声起落,一叶扁舟是两个人的水墨丹青

笑容开在莲心里,朦胧而青涩

而此时正是黄昏

岸边的垂柳龙钟老态,早已不复当年的样子

游离的水草以一种蔓延的姿势,将往事覆盖

我如莲的女子哪去了?

此处无舟

只有晚风吹拂着额角的沧桑以及逾渐深浓的悲愁  

倒春寒

我的手脚,都冻了

倒春寒,突如其来

我在忍受疼痛的时候,试图寻找其中的原委

冬天早已过去,春天也接近尾声

我卸下沉重的棉衣,放弃对冬天的恐惧

我把自己,完整地交给春天的妩媚

 

我看见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毫无防备

然而,倒春寒还是来了

突然地来了。正如我在爱着某个人时

她突然地离去

总以为拥有了春天,就得到了幸福

总以为拥有了爱情,就抱紧了爱的人

这只是一个过程,有些密码无法破译

季节的变化是自然规律,而生命的虚空往往无法自己

温暖,也有突来的冷

 

我开始学会:在春天给自己加件棉衣

在爱时不忘记自己

望远镜

想要望得更远,在未知的世界里探寻究竟

必须占据有利地形,调整焦距,止息内心  

山川、河流,在望远镜里逐渐放大

世间万物,仿佛都近在咫尺

 

我是迫切想要抵达某些地方的

我深知这份执着,来源于我对远方的渴望

我更知道,依赖这样两片小小的玻璃镜片

在自我意识里把世界拉近或延伸

有多么可笑

可我还是拿起了它

我望见匆匆的赶路人,噙着热泪跋涉一路山水

我还望见越来越轻的一生

在来来回回的折转中,恍惚着内心的虚无

言说与表达,其实都是空洞的

慢慢取下望远镜,那些远方的景致把我送回来

而我,仍然站在原处

 

白首不相离

 

吃着芫荽,听斯卡布罗集市

这江南的秋雨,也便有了你的气息

翻开你给我的书信

第九页,你说要做庸俗的人

白首不相离

 

想写一些柔软的话给你

夜晚除了孤独的街灯便是空空的墙壁

还好窗前漫过的树影

隐隐绰绰,像极了这么多年以来

我们迷蒙的爱情

 

偶遇

 

雪花又光临我所在的城市

盲目的覆盖,像一双无形的大手

掩饰黑暗和杂陈

 

它每年都是这样

在某个清晨或黄昏突兀地与我相遇

漫天飞扬,一副不下到极致

决不罢休的样子

 

人们喜欢它的轻盈

和洁白。而我想到更多的是

那些年埋藏的往事

以及在雪地上牵手走过的人

 

Y

 

决定以诗歌的名义给你写信

因为有些话难以开口

今天:小雨。星期天。心情很平淡

坐在窗口发呆时突然又想起你

 

上午在公园

看到一对小情侣正在闹分手

浓烈的情绪,很像多年前的我们

吵吵闹闹,分分合合

自从我们各奔东西

我很少去到那儿

 

我不知道他们最终能否走到一起

这些并不重要,人生本就苦楚

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

那个公园,正在重修

新生的景象,会覆盖许多记忆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