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诗词歌赋 > 现代诗歌 > 正文

我们念着心底的平坦 然后赤裸双足抵达欢喜的水面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9-16 19:1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诗人纪朝阳

母亲的声音

一个村庄四五六七百人口乘着春风去远方

剩下一个人的声音

守着村庄庞大的影子

春风在影子里种植繁茂的伸枝长叶的记忆

当我回家

我最温暖的家在母亲的声音里永不坍塌

无论大地如何桑海天空如何沧田

科学转成魔术或是魔术倒影科学

心底洪水滔天地动山摇

走近母亲瞬间平静

母亲所在就是红尘奔波的净土

那么多的人在母亲独自守望的声音里去远方

那一座山

那一座山常常在日落的方向

留一簇辉映的光芒在张望的脸庞

那一座山随日落升起眼中的夜色

那一座山如同往昔收敛无数朝霞

那一座山养着无数的飞禽走兽

那一座山春天花开秋天花谢

那一座山曾经放牧着旷古的流云

那一座山如今也放牧无数的谎言

那一座山常常坐落到地图上面

人家都说那是一条河流的发源地

从那一座山出发的牛羊

和抵达那一座山的男女一样洁净

无尘塔

若是带着一点尘埃

到那青郁郁的山间岭上

清晨的一滴露珠

带你往曙光弥漫的大地

你已经离开多年

你离开你无数个繁花开谢的春

无尘的塔

落满尘埃

无数鸟啼平铺懒洋洋的黑白流

仙水洋

我们念着心底的平坦

然后赤裸双足抵达欢喜的水面

我正在春天感冒

明天就给你十万里花开

给每一个村庄流水过后的桃花

春天一路到寒舍舍不得离开哈欠的我

到午夜还是一直打不通自个儿的呵欠

我想着

我和一根返回到春寒高处的芦苇

隔着一条白鹭高翔的河流

若是白鹭执意要离开

那一丝波纹养育出的呵欠

溪流在每一个深深的夜晚

安抚流离天涯的浓厚曙色

饶恕那人吧,母亲

气坏了老年衰朽的身子

也于事无补

母亲

可不要如往日一般任意发泄脾气

兄弟他去年一挥手

花费二十多万血汗钱

出门在外起早贪黑经营着风雨

起着茧子双手盘算着侄儿的婚事

春天在人家的口里

是钞票像桃花瓣瓣飘落的样子

那个还没有准备成亲的女孩摆着

一张惨兮兮的白脸

她娘的诚心记住山里人的红脸

她那四肢健全的老爸黑着脸

说着打过许多秋风的废话

我那兄弟要做些被淡忘的救济扶贫

没有过度涉足其中的人

越发感觉人心险恶更胜山路

倍感无力时,遥望苍天

一把老骨头受到春风的一次次捶打

饶恕那人吧,母亲

但愿我们能够记取岁月的教训

在忘却里获得新生

吐故纳新梳理打扮二月过后的容颜

下雨啦

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

伸长了枝条

枫树松树和香樟树

无论站在山顶谷间或是熙来攘往的街道边

伫立凝望的树都把雨声柔柔藏到年轮深处

啼鸟翻开一个个清晨

试图模拟渗入筋脉骨髓的声响

却惹得黯然天色发出红晕的光

等到桃李与装饰地面的芳草丛

一起噙着露珠

等池塘上下坦承岩石深度

悠悠苍天不急不忙一个劲翻来覆去地晴朗

再等一等,浅浅阴云里挤出轻飘飘两三点

润湿地面

稀疏细雨小心翼翼

唯恐扰乱二三月桃李开谢的阵势

应该储蓄着万顷碧波

水库也想不起为甚么要着急着露出鱼鳞纹

鱼儿们都漫步云端啦

雨声依稀在哪一条暴露肺腑的溪流里远遁

风语

和眼前悠然前行的江河一样

奔波路上的人们

偶尔停下脚步

打量远风一点点掀起心中波纹

轻轻说出天地之间秘密

穿梭来回

还有什么比无踪无影的风忙碌

往东西南北去探望返青的草木

将来的风语流转已远逝的风言

漠漠阴云俯身

风过处红紫缤纷嫣然辞别繁枝

一阵雨在我们望远时笼罩春山

二月二

记录光阴的农历总是慢一个节拍

按照记忆里的节奏

春天刚刚开启一扇桃李芳菲的大门

二月二刚刚苏醒蛰伏大地的那条龙

我们痴迷于冰封许久的大河坼裂

逆流而上

一道道光芒围青漾碧

阴影逗留心中

一转念

化身千万条泼喇喇沸腾激流的鱼

清明之前

再过几天

即将零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试图看清转身的模糊面目

一朵朵粉饰过山谷的桃李

挽留不住归去的心思

今年的双燕

飞过青草绵绵的池塘

一两树木棉高耸晴朗的应许

树下碧草如茵

往来人影拾级而上

靠近一座花树掩映的纪念碑

清明

细细亮亮青青翠翠柔柔绵绵

一树树青葱

此起彼伏回荡呼应

珠圆玉润流转林间叶上

侧耳细听

静谧深处悄然发出呖呖声响

争先迸发

一刹那交响婉转悠扬与明快短促

长流一般洗漱着幽暗

闪烁扑腾着生之欢乐的声声鸟鸣

清亮了天色

渐次嘹亮舒展的天籁洗濯着流年

不管走在路上还是坐在窗下

倾听的人陷入沉思:

残留的爱意能否祭奠淤积的怨恨

深深鸟语胜似绵绵细雨淅沥

唇齿相依——用宽厚来祭奠狭隘

爱意闪亮着昏花老眼

荒芜的心地需要播种善良的种子

唯有辛勤劳作可以驱逐懒惰邪恶

枝桠舒展

一旦触及四月的气息

就开始泛滥日益鲜明的青翠

从点点叶芽中汹涌起伏的碧浪

有什么能阻遏抵挡

一片片枯黄无风自落

一树青葱

让路过的人忘却烦忧

静美着生长的姿势

枝枝叶叶昂扬向上

如流时节更新着生命节律

路过的人自当奋然前行

各安天命

父亲

你晚年的平安健康

绝对比一块荒草疯狂的田地珍贵

在乡下你那屋里横的老兄弟需要就给他吧

父亲啊

你年纪越大越需要

寻找一双招风的耳朵躲避倒春寒

你要倾吐心底淤积的热爱和憎恨

父亲啊

有时,我也忍不住说你

一辈子俯身耕耘脚下的泥土

怎么就守不住沉默的坚韧呢

父亲啊

我想多看一眼你额际的皱纹

横生波澜

告诉我和你还有她们要好好活着

自祭

我在祭奠五十次忽略不计的花开

以一片片料峭的风寒作杯

斟上满天横行的云雾

我在祭奠五十一次被瞥见的花谢

我想我的时候

总是在夜静更深梦回处

我属于黑夜深沉的土壤

我怀抱自己如江河怀抱一粒顽石

忽然感到悲伤

我醒来的时候

摩顶至踵也不知道悲伤来自

哪一片血肉哪一簇筋骨

在无数叽喳之间醒来

孤独的影

灯火是一盏盛开在眼前的花朵

模仿太阳毫不吝啬的温暖光芒

那一只不安静的鸟儿

在昼之边缘滴沥夜色

辽阔大地容纳无边的安宁

仿佛梦乡

碧色滔滔

飞越无边荒凉

遁入敞亮耳朵

黎明降临热闹人间

清明之后

一个人送别另一个人

默然无情的人转身就走

另一个人

在碧树下面祭奠原封不动的春风

若是

摊开的春风能够唤醒天涯青青草

若是

阴阴的云层撒下一阵雨

撑开伞

掌中

收拾让影子欢喜的天地

我们用笑声埋葬了悲哀

我想听你美丽的话语

我想听你血色黯淡的唇舌吐露

春风一般暖人的话语

我想告诉你

若有人以恶语侵扰你晚年安宁

你完全不必和他计较

你应当心无波澜

仿佛欣赏一曲清晨的鸟语一般

唤回天边层层云和霞

只想倾听从你黯淡了血色的唇边

出发的美丽语言

不辜负天高地阔

我赞美没顶的悲哀里诞生的欢乐

搭乘一辆车

铃声响起

开启一道人流往校门口流去

下午五点四十过后

等人群散尽,我们出发

榕树飘落两片微风歔欷的枯黄

年轻人漫不经心

笑着闹着繁茂着生命气息

俯身收拾不尽满脸轻松的笑声

等到校门不再拥挤

说好哒我再一次搭乘你的车

车外

轮转刹那即逝的熙攘热闹

轻轻拨弄方向盘

谁不是在生活的压力下奔波

大道延伸向前

拐个弯夕阳靠近远山挥别兰水

漂洋过海来看你

听一首不老的歌

从人海汹涌处归来

晚来风也不急

只需三两杯淡酒足以让人进入梦乡

最怕深更半夜醒来

飞越淡淡春寒只需一两只蚊子探访

亲近肌肤萦回心底的旋律

飘过夜色飘过了凌晨黑沉沉的大海

水波像歌声一般清冽

可以洗涤一夜醒来的脸面

歌声如同水波一般缠绵

可以萦绕打开迎接黎明的那扇心扉

漂洋过海来看你是一首歌

让人低回

在歌声里看着年轻的影子

仿佛大海蔚蓝在不远处

等你挖笋去

一大片不言不语的大山

在山中等你

等你冲破一座小城的围困

等你回复一座青山诚挚的邀请

等你回来

等你想一想今年以来几场春雨过后

破土而出

裹着黑褐兜鍪大大小小的竹笋

等你回眸一顾春风脱下土气的腔调

碧玉琅玕亭亭蓝天悠悠白云行

等你脱身而来

静对一片山间碧翠绵延的风吟

田间百合

乡下三月三

一片片农田含蓄天光云影

一行行青青字眼横平竖直

秧苗迎着风儿雨儿吐翠

离开乡下

三月三说

穿城而过的兰溪怀抱阴阴天色

隐入铁观音的余韵里翻看溪声留影

白鹭高飞低翔

飞越溪边丛林掠过人烟辐辏的远方

在溪流这边仰望去年春天

今年忘了去数一数乡下的田间百合

盛开多少洁净的银色花蕾

不惹半点尘埃

沟渠纵横

大地密布水声潺湲瓜瓞绵绵的歌谣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