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作文大全 > 小学作文 > 正文

蔬菜情缘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9-02 12:4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蔬菜情缘
 
泾川县窑店镇中心小学  杨秋娟
 
“洋芋便宜喽!洋芋便宜喽!”,“黄瓜五斤,黄瓜五斤!”,“小油菜一元三把,一元三把。”……清晨六点,还未走到城东的早市,大老远就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也是这叫卖声唤醒了沉睡的小城,奏响了暖心的人间烟火乐。
 
放眼望去,这里几乎是一片绿色的海洋。菜农们像摆放出嫁姑娘的嫁妆,小心翼翼地将各类蔬菜整齐有序陈列在干净的木板上或蛇皮袋子上。瞧!嫩绿嫩绿的小油菜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葱胡子浓密无比,葱白干儿又直又粗,葱叶儿老长老长了。绿油油、红通通的辣椒争相赛辣味儿。白白胖胖的大萝卜和身穿浅绿裙子的葫芦娃儿正舒服地躺在框里睡大觉。一根根线豆又绿又长,被捆绑得整整齐齐,等待主人接它回家。
 
再看看上了年纪的大叔大妈们,自家种的小葱、韭菜、香菜……吃不退,便提个小竹篓或大塑料袋来菜市换几个零花钱。别看他们带来的菜品少,往往一小会就被一抢而空,住在城里的人们最喜欢他们带来的水淋淋的绿菜,新鲜、干净、无农药,而且称菜不会缺斤少两。除了蔬菜,早市的瓜果也备受人们青睐。走近人头攒动的人群,询价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这西红柿怎么卖?”,“便宜点,行不行?”,“好了,你的一共五块半,二维码在这里。”……整个早市热闹极了。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去超市、蔬菜店买菜了,尽管那里的菜品全,选多选少自由。但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我在寒暑假、周末的早上如约而至城东的早市,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我从不缺席。其实大多数时候确实需要买菜,少数时候是可去可不去的。
 
每次来早市,我先挨着各摊位转一圈欣赏欣赏诱人的蔬菜,喜欢嗅嗅从它们上面散发出的泥土芳香味。每次嗅这种味道便让我想到了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劳动了一辈子的父亲,他是果农,又是菜农。
 
上小学那会,每年的春暖花开时,便是父亲育菜苗时,这育菜苗可是个技术活。选好光照好、土壤肥沃的地方,开始松土,修筑长约五米、宽两米的营养槽。用铁耙把土壤里的大小垃圾翻找得一点不留,接着便是平整土壤、撒种,什么辣椒种、西红柿种、黄瓜种……最后再埋种子,埋种子的土最讲究了,要用筛子筛出细细的土、动物肥,混合均匀后轻轻撒在种子上。苗育好了,为了保温,在营养槽上用细木棍做几个拱形支架,再罩上超厚塑料薄膜纸,将四周用土埋严实便好了。
 
半月有余,菜苗便探出了小脑袋。我和小伙伴最喜欢隔着塑料纸看小菜苗了。用手弹掉塑料纸里面的露水,小菜苗一行行、一列列像士兵一样整齐排列着,个头一般大小,分不清谁是辣椒,谁是西红柿?这个时候,父亲会根据天气状况适时给菜苗浇灌、通风。我才不会错过这亲眼目睹菜苗的时机,每次都蹲在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菜苗喝水、吹风。
 
时间过得很快,当菜苗长到15到20厘米左右就该从大棚里“出嫁”到菜地了,分类把它们栽到搭好的地膜上就等着它们长大结果实了。朴实的父亲育菜苗时会给自家亲戚、左邻右舍都育上。他一家家通知让他们来领菜苗,便装苗便叮嘱:不要在强光时栽,水不要浇的太多,黄瓜苗最娇气怕晒伤,栽上要给它搭个伞------用纸板遮几天光……
 
菜苗成长中父亲一刻也闲不下,不是施肥就是锄草,有蚜虫还得打药,有夭折的苗儿他立马补栽。黄瓜、西红柿根基牢固后搭架很重要,这样辅助着成长菜苗一周左右便开花了。这时西红柿打岔又开始了。遇上天旱还得给菜浇水。父亲从早到晚都在他的二亩菜地里忙来忙去。
 
记忆中我上二年级那年,雨水特别好,我家的“七寸红”大丰收,一棵上结得辣椒超过了三十几根,压得辣椒分枝全东倒西歪,摘辣椒时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父亲和母亲顶着烈日从下午三点摘到晚上八点,摘了整整两架子车,前后还加载了两个大竹篓。父亲晚上还不忘把辣椒用篷布遮盖好。嘴里自言自语道:“看看这红艳艳的辣子,明天一定能买个好价钱!”不出所料,第二天,“七寸红”一斤五分钱,早早就卖光了,总共买了120元,父亲高兴得给我们兄妹三人买了五元钱的油糕和油馍。在80年代,120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一天之内父亲的辣椒成了村里人热聊的话题,羡慕之余逢人都问父亲要“七寸红”的籽,父亲大方地说:“放心,实验成功了,今年会留大量红辣椒取籽,家家有份。”
 
父亲越发喜爱他的“七寸红”了,几乎待在地里寸步不离。天公有时不作美,这不,雨水泛滥成灾了。暴雨下得把我家窑洞都快淹没了,我们半夜便越过齐腰的洪水逃到了二叔家。不到天明,父亲不去看窑洞,而是直奔菜地,返回时垂头丧气,说地里的辣椒都被洪水浸泡了,全坏了。一声接一声的叹气。祖母安慰他:“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人都好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父亲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多大改观,好长时间郁郁寡欢,没见过他的笑容。记得那些被水泡了的辣椒被父亲一个个晾在太阳下择优留存。那时候我年纪小不明白发洪水为什么父亲不回家看窑洞,而是那么在乎他的辣椒。
 
如今我已进入而立之年,父亲的辣椒一次次出现在早市上,我读懂了他的这份蔬菜情缘。每天早上只要看到白发苍苍的大叔带着他自家的蔬菜,我一直恍惚觉得是父亲又在买菜,每次路过这样的菜摊,我都会多少买点聊以自慰。父亲一辈子爱种菜,我对早市的菜也有了特殊的情愫,只因为这里有父亲味的菜。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