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陈家庄人物系列小说(之五)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8-30 08:0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陈家庄人物系列小说(之五)
 
------
 
 
文/ 吕海涛(广东)
 
 
 
13
------
陈家庄人物系列小说
瞎娃
 
 
瞎娃大名陈联营,人生得机灵利落,可惜就是一只眼有点玻璃花,这机灵就变得有点滑稽。瞎娃爱捣鼓事:放电影、收粮食、卖水果、贩菜......可以说,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
 
瞎娃爱赌,还有点好色。这好色最确凿的证据就是瞎娃专爱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胡骚情。
 
“瞎娃,瞎娃,今晚啥电影?”媳妇们问。
 
“让你一次日个够!”
 
“龟孙!”媳妇们上来就要动手,瞎娃发动摩托,一溜烟窜了。临走还不忘回头说上一句:“晚上来啊,一定来......”
 
瞎娃在中学门前开了个小卖部,生意很红火。瞎娃嘴会说,又会捡小孩喜欢的物事进。但平常瞎娃是不坐店的,瞎娃忙——狗朋狐友早就嘀咕好了,不是麻将,就是地主,再不然喝上几杯飘飘然回来。媳妇也习惯了,好在死鬼还知道赚钱养家,随他疯去吧。
 
那一年瞎娃正过着舒坦日子呢,不凑巧学校出事了。晚上女娃们宿舍咋被弄开了,有学生受了糟蹋。这可不是小事,县刑警队直接插手调查。
 
那些年还不兴什么DNA鉴定,公安破案主要是划定嫌疑人,然后就是审。咋审呢?无非是给点苦头。你不见戏文里常说的:不动大刑量你不招。就像“呼格案”就是这样葫芦出来的。
 
有人举报瞎娃。理由是:第一他这人很不正经,属于鸡鸣狗盗之徒;第二嘛,他离学校近有充足的作案时间。
 
瞎娃就被拉县城去了。
 
一个月后,瞎娃回来了。瞎娃瘦了很多,问及他的经历。瞎娃摇摇头又撇撇嘴说:
 
“那里边真不是人呆的地儿,你想想,三天三夜不让你眨一眼,受得了吗?把你背抄手捆吊起来你能受了吗?——那叫‘烤全羊’,超厉害。还有电话线绑你敏感部位,手把一摇,那能要你的命......”
 
大家对瞎娃的经历感到既佩服又不寒而栗。有人问:“瞎娃,那最后你招了么?”
 
“招了我能站你跟前跟你说话?”瞎娃瞪大眼睛,他那只“玻璃花”也显出激动的光芒,“我告诉你,那是畜生做的事,我瞎娃眼瞎心亮着呢!”
 
大家兴奋之后就散开了。瞎娃觉得气闷,呆在家里不出门,也没心思搓麻将了。
 
晚上,两口子躺在被窝里。媳妇叹着气问他:“你今晚给我说实话,这里可没有外耳,那事到底是不是你做下的?......”
 
“姑奶奶!咱多年的夫妻,你对我这个还不放心?再说了我哪晚上不是搂着你睡的?”
 
说得媳妇“扑哧”笑了。想想也是,这贼人就是爱骚情,对她还是蛮好的。
 
“我得抓住那个王八蛋!”瞎娃认真地说,“以后后半夜你一个人睡。”
 
夏天过去了,瞎娃没抓住啥。秋天过去了,瞎娃还是没抓住啥。媳妇都有些灰心了,说:“算了吧,反正你也没事了,不招那个气了。”瞎娃瞪着他那“玻璃花”,很坚定地对媳妇说:“不行,我必须逮住他,主要是不能让他再祸害娃娃。”
 
冬天天冷,瞎娃就穿个军大衣坐在门口,冷风吹得他受不了。真想泄了气不干了,上床抱着老婆暖和暖和。可是,他真怕就那么一会功夫,那个恶贼就会来。他只好呷两口酒抵抵寒气。
 
那天晚上,后半夜的,他瞧见一个黑影站在学校大门口。没有月亮,但那个人叼了烟,抽烟的火光微弱地照射着两只邪恶的眼睛。他瞅瞅四下无人,就扔掉烟卷,开始攀爬学校铁门。
 
瞎娃一下子兴奋起来:“老婆子,快起来,拿手电。”瞎娃媳妇慌慌张张的,穿了条秋裤就起来了。
 
“我先给派出所打电话,待会他一进宿舍,我就翻门进去,我立在门口了,你就打开手电,喊抓色狼。记住了?”“记住了!”
 
瞎娃提了根粗木棒站在女宿门口,瞎娃媳妇尖着腔喊起来:“抓坏蛋啊,抓色狼!”
 
那人慌慌张张拉开门就想跑,瞎娃一棒子就把他撂倒了。老师们都起来了,那个黑影在地上爹啊娘啊直叫唤。打了手电看脸,却是本村的建仓——真没想到,平素常腼腼腆腆,大家眼里公认的好人,却是一只狼!
 
“建仓,我日你奶奶!你害老子坐监。”瞎娃举棒又想打下去,派出所人赶到了。
 
以后真相大白了。县公安局登报致歉,局长亲自拿了慰问金来给瞎娃洗冤。瞎娃接过慰问金,哭得稀里哗啦,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以后瞎娃再也不跟那些女人们斗嘴了,打牌也少了。陈五爷说:“瞎娃变成好娃了。”可更多的人感觉到了不习惯,仿佛瞎娃一改了他那活宝样子就不是瞎娃了。
 
仔细想想,瞎娃以前给大家的可都是快乐啊。
 
 
 
 
 
14
------
陈家庄人物系列小说
破烂王
 
 
陈红有最后一次从陈家庄经过的时候,陈家庄倾巢出动。
 
红有躺在厚实的棺材里,很安详,他与这个喧闹的世界再也没有关系了。孝子们哭得泪人一般,人群里也有哽咽之声。那些专爱热闹的小孩,受到悲伤感染,表情少有的严肃。
 
棺材前边,两个穿黑衣服的年轻人,胸佩白花,手里各举着半幅挽联。写的是:
 
走遍九州拾荒拾金拾岁月悠悠万事原是空;
 
叶落归根施善施爱施寸心滔滔长江岂有尽。
 
黑布上绣着白字,像黑土里盛开着朵朵白花。
 
红有苦命。爹是个秃子,只会下死力,娘却半傻不精。
 
红有上到三年级就不去了。他跟爹说,脑子笨,读不进去。其实,他是怕那些学生拿爹的秃头说事。成山就编个曲儿唱:秃子秃,去割谷,割到地南头,拾个秃镰头......
 
成山一唱,红有就赶紧捂了耳朵跑开。可那个老师,偏偏喜欢揪他的耳朵。两手提了他的双耳,硬生生拔地而起。
 
拔拔萝卜不瞌睡。那老师说。同学们都笑,红有疼得呲牙咧嘴。
 
十来岁一个孩子家,开始步入社会。娘却没了。傻娘去得很突然,红有觉得像做梦。爹做的饭半生不熟的,可是他饿,他得吃。
 
红有长大了,他感觉自己的眼睛莫名其妙地亮了。可是,他亮起来的眼睛,常常在一瞬间又迅疾暗淡下去。
 
到了三十岁,红有的眼睛再也不亮了。他想去城里闯闯。
 
干建筑、送水、学装修,做过很多行业。他不喜欢。
 
那个拾破烂的老头,蹬个三轮,吆吆喝喝,自由自在,挺美,他喜欢。红有拾上了破烂。
 
回家跟爹一说,爹不乐意。你还说不说媳妇,谁家闺女会嫁给破烂。红有笑了,他不信,陈家庄鸡蛋壳大,城里那么多女娃子,会没有一个看上他?
 
红有回家见了村人就问好,敬烟。都说红有出去见了世面,就是不一样,眼里露出几丝尊敬来。
 
红有,在城里干啥哩?把你奎子兄弟也带去么。
 
红有老实,不会编诓撒谎。
 
捡破烂!奎子爹哑然了。
 
后来红有一直在城里待下去,职业还是破烂。陈家庄人有爱给人起绰号的陋习。有些人不主贵,面对面就叫红有破烂破烂。红有也不恼,该笑还是笑,该敬烟还是敬烟。
 
过了几年,红有把爹接到城里去了。清明,红有开小车跟老爹一块回家扫墓,车里还坐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这回陈家庄人把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
 
红有笑呵呵敬烟。
 
奎子爹接了烟,抖抖索索,却把烟头插到嘴里。红有啊,这是你的车?
 
叔不信?红有轻描淡写。回家图方便。
 
陈家庄都知道红有发了,开了个垃圾收购站,成了地地道道的破烂王。
 
陈红有发了之后,很为陈家庄做过一些善举:
 
他把瘸腿子老五,光棍汉成山,甚至有点游手好闲的胜利都弄到城里。给他们买了三轮,买了称。
 
那个当年揪着红有耳朵的老师,不幸得了癌症。红有开车把老师送到医院,叫媳妇做些好吃的每天送去。老师到底没熬过去,临走扯扯红有的手,流下最后几滴泪。他把老师后事给办了。
 
刚送走无常,小鬼就来叫门。
 
红有觉得胃里不舒服,吃东西咯。到医院一看,已经迟了。胃癌,还是晚期!
 
住了三天院,红有说啥不治了,起身就回家。
 
红有躺在床上,说媳妇,你把咱村的干部叫过来,我有话。
 
村长、书记,一下来了五六个人。
 
我想把学校新盖一下,那些老瓦房,娃娃们不安全。
 
村长作善说,学校以后再说,看病要紧。
 
红有摇摇头。这是他有生之日唯一一块心病。
 
有了资金,宽敞漂亮的教学楼很快拔地而起。陈家庄挨门挨户都出了义工。
 
红有已经没有力气再坐起来了,两个年轻人用担架抬着他参加了新学校的落成典礼。听着乒乒啪啪欢快的鞭炮声,陈红有了无遗憾地阖上了疲倦的眼睛。
 
挽联是书呆子陈建斌写的,陈建斌一边写一边流泪,嘴里还喃喃着说,这好人怎的不长寿呢!送完葬,村长作善就去找书记,他觉得陈家庄要换个名字。村名他已想好,就叫仁义庄。
 
 
 
 
 
15
------
陈家庄人物系列小说
鹰王
 
 
陈家庄陈福林一辈子没有娶老婆。陪伴他的是一支枪。那枪擦得油亮油亮的。陈福林说,枪就是我的老婆。
 
陈福林天生秃顶,一毛不长,加之个头不高,这就让他的相貌不免带了几分猥琐。别看他其貌不扬,那双眼睛却精光四射,颇为犀利。林中再隐蔽的鸟,坡上再狡猾的兽,都逃不过陈福林的眼睛。村里人打趣,说陈福林是孙猴子再世,火眼金睛哩。
 
作为一个好猎人,光眼力好,还不能算,你得有百发百中的模子。要说起这,陈福林也有一段佳话。年关村里搞活动,猎人们想比比枪法。这活动自然少不了陈福林。
 
猎枪都是村里铁匠打制的,俗称土裝。射程最多几十米,越远越容易失准。猎人们先是比打酒瓶子,然后打苹果。一拨拨撒下来,就剩福林和治子。陈治子可也是好枪法,一心和福林较较高下。
 
一只苹果被挂在一百米外的杆子上。俩人忙着屯火药,心里盘算着胜负。要说这种型号的猎枪,多下点药,也能射到百米开外,可要说准头,谁也不敢说。
 
治子先射。治子眯起一只眼,瞄瞄苹果,咬咬牙扣动扳机。“咚”一声,震得大家伙耳朵嗡嗡响。苹果没打着,治子却弄了个“老包”脸——原来药屯的多了,从引信那里冒出了火。五爷说,治子服输吧,福林也别打了,看着怪吓人的。治子却不依,说那可不行,冠军不是这样个拿法。
 
福林笑了笑,拿了枪,比划了一下。也没有瞄,对着苹果就开了火。也是地动山摇的一下,枪后坐力把福林震退了大半步。再看那苹果,击得粉碎,就剩个梗,还在风里摇来摇去。
 
陈福林当之无愧荣膺枪王称号。
 
那些年鸡子不多,老鹰可不少。老鹰觅不到食物,就来村里骚扰。农户的鸡子都是散养的,门前屋后,满山坡地跑。老鹰在半天空里,像架飞机,悠闲地盘旋,瞅机会,一个俯冲,抓起鸡就跑。人们看见了,连喊带叫,拿起石头去投,哪里来得及,睁眼看着老鹰得意洋洋飞远。
 
庄上人都来求福林。说,出手吧,再不打鸡子就要绝了。福林却面露难色,说不是我不帮忙,老鹰是圣物,打不得。众人只好去寻治子他们,治子却不推辞,和几个猎伴忙活了一阵,打死了几只鹰。
 
却有一只大鹰,特别灵性,治子们根本靠近不了。不仅如此,那鹰也仿佛寻仇似的专盯着陈家庄,不仅袭击动物,连人也袭击。陈小伟儿子在坡上放牛,老鹰来了,下来就是一啄,头上就冒出了血。
 
小伟请福林吃饭,福林只好去了。小伟举起一碗酒,说福林哥,我先干了这碗,兄弟求你为民除害……那顿饭,福林和小伟都喝醉了。福林说,兄弟这是鸿门宴,回家却开始收拾枪弹。
 
福林在山岗子上堆了个草垛子,人躲在草垛子里,黑洞洞的枪口就瞄着那片草地。草地上,福林把自家的鸡放在那里,腿上绑了细细的丝线。别说是鹰,就是精精细细一个人,也不容易发现里边的“道道”。
 
那鹰放开胆子俯冲下来,抓了一只鸡就要溜。可鸡腿被牢牢绑着呢,如何抓得起?说时迟,那时快,福林的枪响了。鹰在空中扑棱几下,像个破麻袋坠落地面。
 
那鹰受了创,却没有死,恶狠狠瞪着福林。福林费了好大功夫才把老鹰制服,抱了伤鹰回家。
 
陈家庄人听说福林抓了鹰,都跑过来看。人群里有人嘁嘁喳喳,谁说福林该叫鹰王了。大家就一起高喊,鹰王,鹰王。福林那颗秃脑袋越发显得明亮,嘿嘿笑着,给大家让座。
 
庄人都说,这老鹰太凶狠,赶紧处理了事。福林却不依,说要给老鹰疗伤。众人都不言语,其实意思是明白的:老鹰不过是个畜物,哪能长颗悔过之心。
 
福林请兽医给老鹰治伤,甚至把自己的几只鸡子都宰了喂食。说来也奇怪,那老鹰收起自己高傲和敌视,安心在福林家住下来。
 
放鹰那天,是个好天气。全村人都来看热闹,福林抱了鹰来到当初打鹰的山岗子上。福林把脸贴在老鹰的羽毛上,用温存的声音说了句,对不起了朋友,回家去吧。一撒手,老鹰就飞上蓝天。那鹰飞在空中,绕着福林旋了三圈,长鸣一声,向远处飞去了。大家都很感慨,却不免担心。
 
小伟说,鹰王哥,代孩子谢谢你了。福林说,惭愧,兄弟不要那么叫了,以后再不打猎哩,要折寿。
 
以后福林竟然真的退出猎人行,那枪明晃晃挂在屋里。后来派出所收枪行动,福林把枪交给所长,那表情难分难舍,真和嫁老婆差不多。
 
那放走的鹰再没来骚扰过陈家庄。大家对鹰王从心里生了佩服。鹰王交了枪,日子更显得落寞。直到村里建了自来水,村民异口同声把水长的“帽子”让给福林戴,福林才恢复了快活精神,又忙忙活活起来。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