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这年头儿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2-25 16:2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小说两篇 
 
这年头儿
张桂清
  
  周日,儿子一家三口又回家看看了——依惯例,赵希刚夫妇又开始忙活了。
“小心点儿,有人可会捣鬼了,电子秤都能改成八两——”
赵希刚不爱听老伴儿嘚啵,撂下饭碗,拿起她给的一百元大票儿,去了农贸市场。
嗯,这摊儿的甜瓜、桃儿、葡萄都挺新鲜,赵希刚心里满意嘴里就问了:“老板,啥价儿?”
“您买,当然优惠价儿了:甜瓜,不卖六块八了,六块;桃儿,一斤八块五……但有一条,您不能自个儿挑拣。”
“成,都差不离儿。”
 赵希刚心里明白:这价儿,也谈不上便宜,但果儿成色不错,就它了。
“每样儿,都约三斤,我信得过您。”
“好嘞。”
这话,让秃头老板觉得很受用,迅即捡了些顺眼的水果上了秤,动作麻利快嘴也没闲着:“您看,高高的嗨。”
购物,历来是老伴儿专利,赵希刚不当甩手掌柜的都不成。今儿她得去超市买鱼、买肉,回来还得收拾一番,采购水果不让老头子干不成了。
老伴儿过日子细,赵希刚知道,她从超市回来准跟他盘账本儿。所以,他便掏出找给他的那沓儿钱,算上了:三斤甜瓜十八块……总计花了六十四块,还剩三十六块。嗯,不对呀,咋剩四十六块呢?除了那个一百整儿,身上没别的钱呀。
“嗯,准是老板弄错了,多给了我。”
赵希刚喝了口茶,拿起那钱就要出门。
刚要推门,停下了:老伴儿找亏秤小贩不认账的情景,忽就冒了出来:就为差六两甜瓜,气得她两晚没睡好觉。
 算了,这钱又不是我偷他的;他也不知道多给了我钱,何苦呢?赵希刚内心争斗很激烈:可是,真不还,合适吗?这年头儿,缺德事真不少,但我赵希刚是退休职工,能丢喽良心?
 最终,赵希刚还是去了农贸市场。
 秃头老板见了他,一愣:呦嗬!找账够快呀。但嘴里,却这么打招呼:“再买点儿啥呀您?”
“不买啥了。错了,你——”
 “这是干嘛呀?我能给您小分量?”没等赵希刚把话说完,秃头老板就有点儿急赤白脸了,“您说,我给您挑的都是上好果品,哪个不是高高的(秤)?我给您小分量了吗?您都看见了呀。”
 “老板,误会了——我不是说你给了我小分量,我是说你找错我钱了。”
“找错钱?更不可能了!您这一共是六十四块整,一百块,找您三十六块,不对吗?”
“对呀,对呀——我给你一百整儿,你应找我三十六块,可是你看看,你找我的是四十六块哎。”
“?”
秃头老板愣了:多给了他钱,能主动退回来?
 赵希刚见他这样儿,以为他不信,便把那沓儿钱递给了他。
 “你看看,这钱是不是你找我的?四张十块的,嘎孛儿新,连着号儿呢!一张五块,一张一块的。对不对?”
 没错儿,就是我给他的钱呀!昨儿刚从银行取出来……这年头儿,这样的实诚人真是少见哎。
 秃头老板感动了,抓起一个大甜瓜往赵希刚手里塞。
“别,别,您这是干嘛呀。”
“是补偿,不,是奖励,不,不!都不是,都不是!就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不行,这可不行!”
 老板紧往手里塞,赵希刚紧往外推,推推让让的,眼看就要出农贸市场了。
“唉!”如此这般,赵希刚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既然,既然老板诚心诚意,我也不想伤了你这份好心。”
“谢谢了啊!您这老爷子,好人!好人那。”
“别,老板也不错嘛,我也该谢谢你!咱们,谁都没坏喽良心。”
 谁都没坏喽良心?
唉!秃头老板心里有愧了:我这八两秤,能说没坏良心?不行,俺不能再坑人了。
决心下定,说改就改,秃头老板立即将秤恢复了原貌。
 不知怎么的,他忽然看到了那四十六块钱,忽然觉得不对劲儿了:净顾了推、让了,老师傅把四十六块钱全撂这儿了……不行,我得给人家退回去。
秃头老板跟老乡说声“照看一下儿”,手里攥着那三十六块钱,一溜小跑儿追赵希刚去了。
 
 
 
“亨特王”新传
 
王华东和小刘等四位警察夜里到s宾馆抓赌,很顺利——将正在兴头上的四位抓了个正着。
押着他们从四楼走到二楼,王华东忽觉内急了,便朝小刘低声说:“哎,小心点儿,我去趟一号——”
小刘也低声道:“放心吧。”
王华东对这儿很熟——二楼的厕所在右边楼道靠里拐角处,便匆匆朝里赶。
“啊!哦……”王华东方便完了刚走出卫生间,就听那尖利而连绵不绝的呻吟声,从斜对面客房传出来。
嗯?
这不是女人那声儿吗?王华东是过来人,他那还算比较解放的妻子,从未这样过呀——实在忍不住了,也只极度压抑地哼哼几声。
啥人啊?这么放肆?一准是对儿野鸳鸯。也好,那就搂草打兔子——捎带手儿呗!
本想叫服务员开门,但王华东不知咋的,握着门把手轻轻一转,嘿!没上锁。
也忒猴急了啊!这时候,女人的叫床更加刺耳,男人的得趣及喘气声隐约其间。
王华东想去叫小刘,但又怕错过时机,拧开门就冲了进去,灯一亮——一对儿赤身裸体的男女,一下子暴露在他面前。
“警察!”
“警察?”惊慌失措却故作镇静的男的从女人身上骨碌一下滚下来,反问道,“警察?警察管夫妻那事儿?”
嚯!嘴挺硬啊。
王华东可不是雏儿,见过些世面——一眼扫过,便料定他俩是野鸳鸯:男的秃头,略胖,五十多岁;女的三十出头,披肩发,裸露着上半截身子显得满不在乎。
“好哇?你们是不是夫妻到局里就清楚了!”
“兄弟,兄弟,有话好说嘛。这个,这个,不必了吧?”秃头瞧了瞧自己的皮包,“行个方便,实话说,出门在外一时没忍着才……”
“行了,赶紧穿衣服吧。”
秃头拿眼盯着他,猜着他的心思,随之,便打开皮包,拿出了几大沓子钱。
“兄弟也不容易,行个方便吧,这,这十万算交个朋友——”
十万块,非小数目了。王华东心里咯噔一下儿:有了这十万块,再凑点儿,老娘的换肾手术就能做了。老娘那熟悉的身影,立刻映现在面前——被尿毒症折磨的母亲,已三年多了。
“冬子,咱得对得起这身官衣儿,不能做亏心事……”老娘的叮嘱,随之也响在了耳边。
三五秒的沉默,让秃头觉得有机可乘,跳下床,把那几沓子钱硬往他手里塞。
“少来这一套!”王华东推开他的手——或许猛了些,或许是猝不及防,那钱哗啦一下掉在了地上。
到底是京城警察啊,这点儿钱瞧不到眼喽是吧?秃头这么想着,右手便伸进了皮包,又拿出一沓子钱来。
“兄弟,十八万成了吧——就这么多了,改日,我再想办法弄点儿……”
“把钱收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哎,兄弟,通融一下嘛。哎呀,您要是这么办……”
秃头说着说着,扑通一声跪下了——跟着,又朝那女人说:“你,你也求求这位兄弟吧。”
“大哥,”那女人,自然知道利弊得失,一边跪下一边用双手去拽王华东——拽着他的手竟按在了她滑腻腻乳房上。
王华东像是摸了火炭儿,激灵一下子抽出了手,随即搡了她一下——她就势倒在地上,呜呜呜哭了。
这样儿可不行,王华东心里明白:得赶紧去叫小刘他们,不能再让他们继续耍花招儿。
“小刘,这儿有情况——快过来。”王华东一步跨到门前,打开了屋门。
小刘也恰好摸到这儿,随即进了屋,一看这场面,便猜到了咋回事。
“你们客气啥呀,走吧。”手一指那女的,喝道,“你!赶快穿衣服,咋儿磨蹭也没用。”
“小同志——”
“同志?就你这德性?”小刘见那男的还心存幻想,就说了,“碰上‘亨特王’,算你们倒霉吧。”
亨特?还王?唉!秃头心里一阵儿叫苦:克星,克星,真是碰上克星了——我搞女人,从没出过事儿呀。
王华东的确能耐得很,甚至不比《神探亨特》里的亨特逊色——要不他的同事怎会把他比作亨特呢。那次到车站打趴,小刘他们俩押着一个惯偷正往回走,一出站口,一位打扮入时的小青年见了,眼里立时露出一丝惊慌。
噢,打骡子马惊了啊。
王华东故意断喝一声:“站住!”
那小子一愣,随后撒丫子便跑。
“看住了啊,小刘。”没出五十米,那小子就被逮了回来,把刚刚得手的一个钱包一百多块钱,从兜里掏出来。
如是多次,“亨特王”的名号便不胫而走——不仅在刑侦队里,就是当地小偷儿小流氓,也晓其威名了。
这次的搂草打兔子,很出乎意外:那秃头,是南方一个县级市市长;那女人,是其属下;俩人勾搭成奸已三年——他为她及其她四十多个女人贪污、挥霍的公款已两千多万!
王华东立功受奖了——奖金三万块。
由此,王华东又多了个名号——“富翁”。
小刘一听这名儿,就笑了:“哎哎,小见识了吧?三万就‘富翁’了?说王哥‘富翁’,那得加俩字儿——‘精神富翁’。”
 
作者简介      
                           张桂清,北京市金隅科技学校。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