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正文

长忆当年拾粮拾草时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20 12:0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拾粮拾草的故事
江苏/方云高
 
 
 
高个长脸、笑容满面的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多年了。她在世时,每当看到我有时把剩饭剩粥倒进泔水桶的辰光,她总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不能作(浪费)粮啊,千万不要忘记我们当年拾粮拾草的事啊。”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灾荒时,粮草紧缺,食不饱肚、衣不遮体,每天日食三餐都得要吃,都得要用柴草烧锅怎么办?我们居住在老大中集南马路两侧泥墙草盖的人家,一些上了年纪的女人于收获季节便到乡野拾粮拾草,以渡过粮荒草荒。
 
夏秋拾粮,冬春拾草,母亲一有空闲,就跟随左邻右舍的中老年女人们到红花、新民、超产(今泰西村)、和瑞等农村大队去拾粮拾草,西、南至老斗龙港,东、南至裕华及老一卯酉河。
 
 
 
她们早晨吃完薄粥稀饭,用毛巾扎带一些隔宿的饭团儿,携带围腰(扎在腰间的围布,多为白色或青灰色,扎成布兜可盛放好多物品)和布袋,由近及远到田野里去拾生产队收获后遗漏的玉米棒头、黄豆、红豆、大小麦穗头……五谷杂粮(包括生产队遗弃的山芋、胡罗卜、马玲薯等)。
 
每天出门时朝阳初起,晚归时已经日落西山、红霞满天,有时黑影上壁才能到家。中午肚子饿了,女人们各自啃几口冰凉的饭团儿充饥。渴了到田头河边或小沟里用手拨开水草,捧几口河水止止渴,也有些女人厚着脸皮到泥墙草盖的农家要碗把茶水喝喝。
 
一个明星亮月的晚上,母亲在煤油灯下补衣裳时告诉我说:邻居严家小二子(无业人员)拾粮、拾山芋、罗卜……都很有心计(计划)。譬如拾人家丢弃的黄豆,他先满田兜一圈,把缀有黄豆荚子的豆稭拾起来夹在腋窝里,再拾散落在田里的豆粒,等大伙儿坐在路边青楝树下休息时,他才开始手剥稭杆上的豆粒儿。因此,严二小每天拾的粮食总比别人多得多。
 
 
 
又一个漆黑的晚上母亲洗碗时告诉我:邻居喻家小三子早上和大伙去坟莹地里拾草,他家里姊妹多很穷,是赤脚去的。看到一座土坟上搁有双男人的布鞋,很不忌讳地把死人的布鞋穿上了脚。有了鞋,他再也不怕草根柴桩戳脚了!
 
再一个凄风瑟凉的晚上,母亲洗脚时沮丧地告诉我:今天拾粮遇到一个特别高大粗野勒眼暴睛的乡里人,他把我和邻居陈奶奶拾了一天的坏棒头和黄豆籽儿,统统倒进了他带来的布袋,并恶狠狠地说,下回再来这里拾粮就更不客气了。
 
现在想来,饥荒年代,人相争食,城里乡里都是一样,人的不善是饥饿环境逼出来的。只是当时,母亲是多么地惊吓、沮丧和无奈!
 
 
每每日暖风和,母亲总要把拾回(是捡拾而不得是偷盗)的五谷杂粮,用小蔑匾分类晒在门前的土场上,等晒干积聚到头二十斤,她才能把玉米之类的粮食装进布袋收藏起来。
 
先是在自家的石麿上磨成糁子,有粮食加工机器后,是扛过西子午河上红花六队砖桥,到西边奚家、陆家钢磨房轧糁子。糁子掺和一些青菜、山芋、胡罗卜煮成一锅薄汤稀粥填肚充饥。
 
母亲早年拾粮的那辰光,我在大中集上实验小学读书,家里不仅粮食不能吃饱肚皮,而且还没有草烧,怎么办?我小小年纪心里想人只要勤劳,天无绝人之路,于是每逢晴朗的星期天(那时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不多),就携带草扒子、草络子到我家东边好远的乱坟场(又叫东边凹子地、现城郊公墓)去,划人家收割后遗弃的茅草、柴草、盐蒿草,回来当烧锅草。
 
《说唐》中混世魔王程咬金落难时就曾编卖过的草扒子,长约40公分左右,9-10根青竹篾一头用文火烤弯,另一头用细铁钉固定在竹制管头,然后用铅丝或草绳绑扎在长长竹柄上,在荒地里划草聚草既轻便又实用。
 
 
 
草络子,是取两根长约1米50公分上下略粗壮的青竹杆,用结实耐用的钢茅草细绳,在两根柄竹之间编扎成绳网络,上面装草系绳,装满柴草后可抬也可肩挑搬运。
 
划草时顺便到沟边田岸上拔些鲜嫩可口的茅针充饥止渴。早春茅草根里长出的绿色带衣胞的嫩草芽,针状雪白,水分充足甜润,是孩子们的最爱。
 
闲暇时,在无边旷野上将长长草扒子当程咬金扳斧舞动三两下,仿佛一千三、四百年前隋唐草莽英雄,心中立马敞亮无比。
 
 
 
把人家丢弃的荒草划拾回来晒干堆积成堆,为日常母亲煮粥烧饭使用。母亲嘴上不夸我,但她总是把微笑挂在清瘦的长脸上。
 
现在家家户户吃的是白花花的大米,烧的是电饭锅、电磁炉、液化气灶、天然气灶。而我和母亲这俩代人早先拾粮拾草的日子,已成往昔时代令人心酸但充满温情的故事。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