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游记随笔 > 正文

浦东川沙辉煌迹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19 22:4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浦东川沙深度游
    
              
上海/鲍朝卿
      
朋友,当你徜徉在黄埔江边,欣赏上海外滩的美景,眼望那一幢幢楼宇时,你有没有想过,建造这些高楼的人是谁?我以前到外滩,总误认为这十里洋场的楼宇是外国人造的。直到戊戌年底看到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播放的《记住乡愁-川沙》,才知道建造外滩这些高楼的人是上海浦东川沙人!
 
怀着对川沙人的景仰,己亥年初春,我同老伴三次来到川沙,对川沙进行了深度游。
 
我们首先来到了营造馆。
 
在营造馆里,我伫立在杨斯盛的雕像前,仔细看着这位“工业伟人”的生平介绍;杨斯盛(1851——1908),号锦春,小名阿毛,川沙青墩村人。幼丧父母,家贫,13岁到上海学做泥水匠。他刻苦学习了一手好技艺,在同洋人的交往中还学会了讲英文。1880年他创办了上海建筑史上第一家由中国人开设的杨瑞泰营造厂。
 
 
 
1891年,英租界当局计划翻造庙宇式的旧海关署屋。招商投标消息公布后,同行皆不敢应,独杨一人应标。他说:“代表中国主权的海关岂能让外国人造?如此实在脸上无光。我不惜倾家荡产,也要和外国人争个高低。”在与德、意等外商竞争中,中标建造款式新颖、结构复杂的江海关关署(今上海海关大楼前身)。杨斯盛运用石头、混凝土、玻璃和钢筋等新型建材,营造了划时代的建筑佳品——江海关关署。
 
1893年工成后,轰动沪上,大为西人叹赏,打破了外国人说黄浦江边不能盖高楼的神话。江海关关署成为当时外滩标志性建筑。杨斯盛也因此成为近代上海营造界的权威、建筑业的领袖,被称为“工界伟人”,营造业的泰斗,他开了华人和外商争夺大型建筑承包权的先河。
 
杨斯盛获得成功后,培养扶持了一大批浦东的工匠,带出了一批“高徒”,诸如顾兰洲、赵增涛、陶桂松、李贵全、张兰堂等,使他们成为上海建筑行业的“浦东帮”。到上世纪30年代,川沙在上海的建筑工人达15000人。如今,我们看到的外滩建筑,大半都是川沙人承建的。川沙人为上海十里外滩建设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赫赫业绩。
 
川沙人不仅在十里外滩的建设中建立了赫赫有名的业绩,他们在教育上同样做得很出色。
 
 
 
1903年杨斯盛资助创办川沙城厢小学;1905年他独资30万两白银在浦东六里桥创建浦东中学,聘请黄炎培担任校长。学校坚持德智体并重,文理并重,支持学生组织学术研究团体,经常邀请国内外名人来校讲学,学校享有“北南开,南浦东”之美譽。
 
浦东中学培养了一大批赤心报国、勇赴国难的革命志士:何挺颖、胡也频、殷夫、邓拔奇、王长庚等十四位烈士是最杰出的代表。除此之外,学校还培养了一大批国家的栋梁之才:革命家张闻天,历史学家范文澜、罗尔钢,两弹一星元勋王淦昌,电子学家、中国卫星测量、控制技术的奠基人之一的陈芳允,翻译家、文学家叶君健,文学家马识途,著名导演谢晋等。他们为新中国的建设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川沙人不仅在营造业、教育上留下了辉煌的业绩,他们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上更是留下了令人羡慕的业绩。
 
川沙人在近代革命史上的业绩,你走进“内史第”就知道了。
 
 
 
内史第是一座位于川沙镇新川路上的典型江南官宦宅第,也是一座国内罕见的名人集聚的江南民宅。
 
近百年来,从这座古宅里走出了十几位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黄炎培1878年诞生于该宅院;著名音乐家黄自、民主战士黄竞武、水利专家黄万里等黄氏子弟也诞生于此;宋耀如与倪桂珍夫妇携子女于1890年—1904年在此生活了十余年,宋氏姐弟在此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光。
 
据考证,宋庆龄1893年诞生于“内史第”第一进宅院西侧沿街房内;“新文化运动的巨星”胡适也与内史第有过不解之缘。胡的祖籍安徽绩溪,为徽州茶商。康熙末年(1715)前后,其高祖胡德江首先在川沙厅内开创万和茶号,借以资生。1892年2月,胡适父亲奉调台湾,行前将少妻稚 子安置于此。胡适在此度过了一年多了的时间。如今,在内史第进门右侧一楼有两间胡适的展室:一间客厅,一间卧室。
 
内史第最吸引我的,还是黄炎培的故居。
 
 
 
黄炎培故居大门口有古典精致的仪门,飞檐翘角,正面有“凤戏牡丹”砖雕,中间镶有“华堂映日”四字,仪门背后有“德厚春秋” 四字,下端基石盘龙石刻。黄炎培半身铜像座落于正楼门前,上悬陈云同志手书“黄炎培故居”匾额。
 
故居内设有黄炎培先生生平陈列展,以丰富翔实的史料与实物,展现了黄炎培光辉的一生:从一个封建秀才、举人成长为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他曾创建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和中华职业教育社,曾任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重要职务。展览体现了黄炎培始终不渝的爱国主义信念和对光明、对真理的不懈追求。
 
展厅中,让人印象最深的是黄老和毛主席的“窑中对”。故居内的音像资料再现了那个非比寻常的时刻:1945年7月1日黄炎培、褚辅成、王云五、傅斯年、章伯钧、冷遹等六位国民参议员应延安之邀前往访问,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亲自到机场迎接。7月4日下午访问结束快离开延安了,黄炎培与毛泽东进行了一次历史性谈话,黄炎培提问了中国历朝历代都没有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律的问题。
 
那天毛泽东问黄炎培有何感想?
 
 
 
“润之先生”,黄炎培直言道:“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律,以致‘政怠宦成’、‘人亡政息’、‘求荣取辱’……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的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跳出这条周期律的支配。”
 
神情专注、认真听完的毛泽东肃然相答:“任之先生(黄炎培字任之),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黄炎培对毛泽东的话甚为赞许,认定“这话是对的。”他说:“只有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众,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只有把地方的事,公之于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用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毛主席的这番高屋建瓴的见解,让处于彷徨之中的民主势力与尚未掌握国家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具有了同属感。
 
 
 
带着对“窰中对”的思考,我们来到了川沙古城墙公园。
 
川沙古城墙公园,灰色斑驳的墙砖正诉说着它460多年的历史:当时的抗倭英雄乔镗为了保护城内的老百姓,发起兴筑川沙城堡。
 
城墙始建于明代1557年,现尚存东南一角,古城墙尚留60余米,占地约2000平方米。城墙上有一座岳碑亭,亭内保存着拓刻岳飞手迹的石碑。该手迹是岳飞勉励友人振作抗敌的一首七绝。其书法笔力雄浑、挺拔超脱,与诗文内容相称,流露出一股英风正气。城墙上另有魁星阁、文笔塔等建筑,掩映于古木繁花中。
 
乔镗募集民勇抗倭杀敌,开壕沟、筑城堡,功绩累累,川沙人民在城里建造了仰德祠和石牌坊以纪念。《仰德祠碑记》云:“筑川沙城堡,……倭舶东西行海中,不再扰川沙尺寸地。”
 
 
 
在魁星阁的东面,两棵百年老树神奇地“缠绕”在一起,生长在城墙炮台的边缘,这两棵古树被园林专家誉为“上海地区不可多得的天然盆景”。这神奇的景观吸引了我们,在此我们拍下了几张照片。
 
从川沙古城墙公园出来,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记住乡愁-川沙》中的画面,一个完整又清晰的川沙就在眼前:
 
川沙这座历史古镇,斑驳陆离的古城墙见证了抵御倭寇的入侵;
 
营造馆里的照片展示着川沙匠人的十里外滩的赫赫业绩;
 
内史第住宅走出来的民主革命先驱的“窑中对”,言犹在耳,振聋发聩,至今仍在神州大地上回荡……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