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看台||邱立新:兄弟同心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0-28 09:5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小说看台||邱立新:兄弟同心
  
              邱立新
 
  长林呐,你二大爷家那边杀猪呢,你不过去看看?
  长林呐,看人不能光看一时一事,早些年,咱家盖这三年间瓦房,不都亏了你二大爷么?
  清早,长林娘饭碗一端上,就跟长林唠叨个不停。长林坐在炕上,一边埋头吃饭,一边摆弄着手机,一句话也不说。
  长林呐,你长友哥忙着呢,好不容易赶着杀年猪时回趟老家,想跟你们大家会会,你也不去见见,显着气量小。再说,你是没爹的人,以后要是有啥事,不还得靠着你二大爷那一家人嘛?咋就能在一件事上跟长友掰生了呢?咋说,你们也是兄弟!
  兄弟?可别说是兄弟了!还不如不是呢。一直闷声的长林终于不耐烦了,把饭碗往桌上一蹲,仰躺在炕上。
  娘,你还帮他说啥好话啊?他经营两个家具厂,是远近有名的企业家,他兄弟我要买个车,钱周转不开,跟他拆借几万块钱凑个买车钱,咋样?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他还念着我是他兄弟?他要是念着我是他兄弟,别说栽借几万块钱,就是向他要几万块钱,念在我那死去的爹的份上,他也该帮衬帮衬我们吧?这下可好,到手的货让别人买走啦!
  长林呐,我昨儿个去你二大爷家了,好像不是你说的那回事儿,你没借钱之前,长友的厂子就出现了资金周转不开的事,再说那车……
  妈,你就别给他遮掩啦,咋回事我心里清楚!
  咋回事?这些年你长友哥亏待过你么?你开厂子靠的是谁呀?
  那也是我自己能干!再说,当初我挣了钱,不是马上把借他的钱还他了么?
  反正,我觉得长友不是那号六亲不认的人!
  长林娘见怎么劝也劝不进去,索性收拾了碗筷,外头拾掇院子去了。长林则躺在炕上,用手机微信和客户联系业务。
  太阳渐渐升高了,照着北方的农家院小阳春一般温暖,院里的鸡鸭挨着窗根底一溜儿晒着日头光。这时,院门边两只大鹅抻长脖子“嘎嘎”叫了起来,长林娘知道,这是来了生人,家门口有生人,大鹅准保报消息,她放下活,把两只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一抬头,就见一个人端着个纸壳箱子进了院,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长林二大爷家的老二长友。长友中等个子,人四十岁出头,穿着件普通人常穿的深蓝色羽绒服,一点不像大老板的样子。他把纸壳箱子放到井院边,说:老婶,我家杀年猪了,二百多斤的大肥猪刚杀完,给你和长林切些猪肉和排骨。
  长友啊,年年吃你家猪肉,老婶过意不去啊,你拿回城里吃吧,你们城里卖的都是饲料猪。
  老婶,我娘给我留一份啦,咱们每家都有一份,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咋说两家话呢。长林在家吗,我想找长林唠唠嗑。
  长林……长林今早就出去啦,说是有客户找他。长林娘磕磕绊绊地说。
  既是这样,那我就不进屋了,老婶您快拾掇拾掇,去我家吃杀猪菜吧,我给长林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后也过去。
  不,不用你打,我一会儿给他打电话。长林娘急忙按住了长友的胳膊说。
  老婶,长林不会是和我生气了吧?
  没有……
  老婶,上次长林跟我借钱买车,我不是不借他,是我当时真的资金周转不开……
  老婶知道,你有你的难处,老婶可没怪你。
  老婶,还有哇,他要买的那车我当时犯合计,觉着是台黑车,劝他也不听,您看,昨天我公安局的朋友打来电话,说那车被查扣了,真是黑车。
  真的啊,这么说多亏你啦,长林冤枉你啦。
  再说,老婶你想想,长林的事业刚起步,他那台夏利车开着跑业务蛮够用,换啥车啊,年纪轻轻的该多把心思放在干事业上,没必要追时尚开豪车,老婶你说是不呢?
  是,谁说不是呢,我总劝长林,多跟你二哥学学。
  老婶,长林回来,您多劝他,虽说如今他厂子开的不赖,但他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容易心浮气躁啊,如果他肯踏实干事业,将来真有啥急难事,我绝不会看笑话的,兄弟一条心,其力也能砍断金嘛……
  院子里长友跟长林娘唠得投机,屋里猫着的长林也听得仔细,他知道长友哥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等到外面长友跟自己娘打完招呼出了院门后,长林望向天花板发起了呆。
  长林上高中时候他父亲就出车祸去世了,他专科学校毕业后到城里找过工作,可都觉得不称心,接连跳槽了好几家。后来,长友把他招到自己的家具厂上班,长林从基层干起,学会了许多技术,后又在长友的帮助下回老家也开了个家具厂。因为经营得法,效益还不错,因为效益不错,年轻的长林做老板的心就开始膨胀起来了。为这,长友常给他敲边鼓,如今,听了长友的一番话,长林心里打翻了五味瓶。
  晚上,假装外出一天的长林来到长友家,可是,长友爹说长友因为公司忙,下午就回去了。长林听了,迈着失望的脚步回了家。
  不过自打这件事后,长林变了一个人似的,看管自己的小厂子更加尽心竭力了,为了开源节流,他甚至吃住在厂里,既当厂长,又当更夫。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2019年的腊月中旬,一个肆虐人心的坏消息突然发酵了一样传进了千家万户:新型肺炎疫情来了,魔毒侵蚀了春节的欢乐气氛。长友厂里的工人都放了长假,长林的工厂也停了产,他每天一个人呆在偌大的厂里做一些统计数据的事儿。
  一天晚上,他回家给他娘送酒精和口罩。
  一进家门,就听见娘正在打电话。
  娘,你和谁通电话呢?
  是你长友哥,他给你打了许多电话,没打通。
  刚才手机正好没电了。
  长友说,他接了一个二十万元的订单,要一批办公柜,可他的厂子停工早没有那么多货,赶工期也赶不出来了,他问你们厂有没有,他想让你给他补充上。
  有,有哇。
  那就好,他说十万火急,货要发往武汉新建的医院,叫啥“火”来着的那个医院。
  火神山医院?
  对,就是火神山医院!因为十万火急,他开车往咱这边找你来啦,估计这会儿到村口了。
  娘,我去迎迎他!长友听完他娘的话,转身跑出了大门。
  冬夜的北风刮得嗖嗖凉,可长林的心却火腾腾的热。他刚到村口,就见一辆打着大灯的车子从对面开过来,车上下来的人正是长友。
  二哥,手机那会儿没电了,我听我娘说了。
  我着急呀,开了特殊通行证明,赶过来了。
  二哥,我刚在厂里清点完,有三百四十个办公柜,你看够不?
  够了,我刚才已联系了两家兄弟厂,算在一起应该足够啦,货款稍后我让财务打给你。
  怎么是你给我打款?难道你……
  不,你可别误会我发国难财做二道贩子……嗯,这么跟你说吧,我想把这批货捐赠给火神山医院,所以,所以你的货款,算在我身上。
  二哥,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我心里也正有这个意思想跟你说哪,咱两个想到一块儿啦,我三百四十个办公柜,全部捐赠火神山医院!
  长林,你的厂子小,行吗?
  保证行,二哥!
  好,长林,兄弟同心,其力断金,你是好样的,我没看错!
   黑漆漆的山村夜幕里,汽车亮闪闪的LED大灯光柱下,长友和长林两兄弟的手,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