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今日,我赴魔鬼城之约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7-30 18:3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今日,我赴魔鬼城之约(新疆远不远 8 修改版)
 
原创 侯玲  侯玲小散文 
 
因为要出版《万物妩媚皆有因》,原来游记散文中,个别篇幅做了较大改动,重新发送。
 
我去魔鬼城是想做自己的英雄,听到它的名字时,我就想,能把它征服,是多么快乐的事情。其实,我想多了。魔鬼城,只是维吾尔语里“陡壁的小丘”。它胜在浑然天成。
魔鬼城,蒙古人称它“苏鲁木哈”,哈萨克人称它“沙依坦克尔西”。作为景点的魔鬼城,这些地方性称呼,有点夸大其词,而我就中了圈套。罗布泊的雅丹地貌,余纯顺的执着探索,是我迫切想深入了解魔鬼城的初衷。可天气太热,车上大半人不愿意徒步,司机也不想多停留。我下车独行。幸好,车上有俩位男士临时改主意,我们徒步走这一段黄沙旷野。
张大哥憨厚,他讲故事大家听来也真实。他说:“魔鬼城曾是雄伟的城堡,男人英俊健壮,女人美丽善良,人们勤于劳作,衣食无忧。伴随着财富的聚积,邪恶逐渐占据了人的心灵。人沉湎于玩乐与酒色,为了争夺财富,城里充斥着尔虞我诈与流血打斗,人变得狰狞恐怖。天神要唤醒人的良知,化作衣衫褴褛的乞丐。”他说:“邪恶使人从一个富人变成乞丐。神谕出自乞丐之口并未奏效。城堡里的人辱骂和嘲讽乞丐。天神怒,人们被压在废墟之下。从此,亡魂在夜里的城堡内哀鸣,希望天神能听到忏悔的声音。”在这样辽阔无垠的漫漫黄沙地上,大白天听这故事,我感觉背后凉风飕飕。我概括寓意:“魔鬼到底是谁?心魔乃贪念。魔鬼城不是魔鬼的城,而是让人不要变为魔鬼的城。”旅游若是警示,意义就升华了。张大哥说:“应该把反腐倡廉的实验基地设在这里。”此言不无道理。
此地处风口,魔鬼城四季狂风不断。强劲的西北风给了这个地方有魔鬼抽象的形体。我想,但凡有一丝绿意,魔鬼城就能转性,它会像中世纪欧洲的城堡,浪漫神奇;若再有玫瑰庄园,葡萄田,那它就是王子公主的伊甸园。可风雨剥蚀,我脚下这片黄沙形成深浅不一的沟壑,裸露的石层被狂风雕琢成呲牙咧嘴的怪兽。有展翅翱翔的雄鹰,有威严耸立的城堡,有绵延起伏的城墙。我实在分不清哪个是老天的鬼斧神工,哪个是人为的苦心营造。
景区配放应景的音乐,一段残垣废墟像“大船”,配凄美的萨克斯独奏,是猪形坍圮的沙土墙,音乐换八戒背媳妇的古筝曲。我不喜欢这些配乐,它把我的思维规范化。我是天马行空臆想症患者,任何音乐于我都是桎梏。我要心无杂念地想我的骆驼和马,想我的驼铃声声和白骨森森。想着想着,想我佩一把长剑,戴一顶斗笠,披上白袍,再让白色的骆驼坐骑疾驰飞奔,这才是沙漠里最美的景。突然觉醒又自嘲,又不是欧阳锋的雪域养蛇队,干嘛要装扮得诡谲神秘,都怪这魔鬼城里嶙峋怪异的造型太多。
我边走边想,大概神情变化诡异,二位大哥有点担心,他们去找游客多的地方。就此别过,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站在弯曲的沙路中央,太阳被我背在身后。不远处,黄沙雕塑连绵,“神龟”缓行,“粮仓”开放,喀斯特地貌用它的怪诞征服了我。不一会儿,二位大哥却都返回。张大哥继续讲说:“风起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怪影迷离,如箭的气流在怪石山匠间穿梭回旋,发出尖厉的声音,如狼嗥虎啸,鬼哭神号,若在月光惨淡的夜晚,四周肃索,情形更为恐怖。”我希望他们主动提议体验魔鬼城的夜。张哥讪讪地说:“小妹呀,我们回头找你,是想让你赶紧离开,可千万别有什么想不开,你还年轻,阿弥陀佛,回头是岸。”我懵了。我当然还年轻,我又没想轻生。我苦笑着对他们说:“我只是想像,想故事而已。可没有蒲松龄的茶摊,我的想象就难被人认可。”我还是随着他们来到人多的地方。多么善良的路人,魔鬼城里若潜伏着神的使者,那就该是他们的模样。
魔鬼城也世俗,它是因地制宜的影视城。《冰山上的来客》,《卧虎藏龙》在此拍摄。《七剑下天山》的景点旁有人拿剑比划。这段故事里,有我喜欢的飞红巾、卓一航。连辛龙子这个人,我都惦念至今。他们是我二十多年前读书时的伙伴,他们让我的少年时代五彩斑斓。今天,我远远地看着“七剑下天山”,真希望驼铃再响,马啸西风,江湖儿女掀起风云。平淡的生活固然好过,可回头看时成长是一马平川,这样的人生也太寡淡。人的一生中,连个起伏都不曾有,应该悲哀;人的成长中,连个故事都不曾有,纯是浪费生命。
我站在高高的土丘上,目力所及无遮拦。想象我手一挥,千军万马在绵延的沙城那边,待听我召唤,这是何等豪迈。可事实上,热风刮过耳边,太阳的热浪一阵又一阵地传到东,传到西。我的嘴唇干裂,水在背包里,我不想打开,我想体验驼队的日常。才两个小时,我就像多肉植物被蒸发掉水分,蔫哒哒。沙漠中,人远远不及一匹骆驼。我耐不得饥渴,我驼不得重物,沙漠里,人是个肉团废物,老天可以随时把我风干。渺小的人啊,狂妄不可一世的时候,敢不敢把自己搁在荒漠接受考验?从土丘侧壁断面上,我清楚地看沙土沉积层次分明,这是岁月的痕迹。我脚下是干裂的黄土和砂石,上面寸草不生,四周一片死寂。明晃晃发白的太阳下,这里没有一丝风,我害怕了。我惧怕什么?是我太知道人的脆弱和渺小。
人多的地方有生活的气息。二位大哥怂恿我骑骆驼,每一匹骆驼披红戴花喜庆祥和,他们说和骆驼拍照,这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情,可我卡坐在软软的驼峰里,像只呆头鹅,每一张照片我都目光呆滞。我爬下驼背,梳拢着骆驼稀疏的黄毛,拍打它瘦瘦的驼峰,我问它:“你吃不吃巧克力。”它不点头也不摇头,看它大眼睛里水汪汪,我就心疼了,骆驼似乎也不忍对视,它扭头看着身后山头,那是名为潘多拉魔盒的城。远处雄鹰高翔,我想起拿破仑,征服世界和征服内心哪一个更难?我替骆驼难过,也许我错了,骆驼已经超越,它能安静地行进在沙漠中,是内心充满力量。
今日,我赴魔鬼城之约,神游千里。我听到最狰狞的恶魔故事,看到最善良的心灵。城堡里住的是魔鬼还是仙女,和这个城堡被叫做什么,没有关系。成魔鬼还是做仙女?在于一念间。一念生恶便是恶魔,一念生善便是仙女。活着,人就是在恶魔与仙女的角色中挣扎。人生一场修行,你的仙女战胜了你的恶魔,你便是这人间行走的菩萨。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