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刚子和小美是高中同学,他俩村子离着两里路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7-02 09:4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西南文学•小说】张树云(山东)/聚 会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刚子和小美是高中同学,他俩村子离着两里路,每周六下午放学回家,走同一条路。刚子目送小美回家,他再骑一段路的自行车,到达自己的家。
  刚子是个运动健将,爱打篮球,1.8米的身高在操场上很痒眼。小美被他的英俊挺拔的身躯深深吸引,心中暗生情愫。每周六他们一路回家,走同一条路。有时小美回头看一眼,刚子紧跟其后。处于女孩的羞涩,她不敢开口,但心里却在敲鼓,不能平静。
  小美有一副好嗓子,人也长得漂亮,一曲小调让人陶醉,在班上有百灵鸟的美称。她的声音深深吸引着异性,刚子也被她的声音沦陷。当两个人的目光相遇,偷偷地暗送秋波。但是,那个年代的孩子们羞涩,好多事情藏在心里,不敢表达。刚子只是在星期六下午放学后,盯着小美出教室,他在后面紧跟。小美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心里充满了期待。
  转眼到了高三,开始到学校征兵,刚子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在他走之前一定要说出心里话。有一天的星期六下午放学后,刚子还是在小美身后紧跟,小美到了家门口,刚子叫住她,塞给她一条纸条。小美的心突突地跳,赶紧回家,到自己的卧室打开小纸条。一段火热的文字让她的脸发烫,她陷入了深思。
  这一夜她失眠了,怎么对父母亲说?母亲还好说,父亲那脾气在家像个土皇帝,喜欢事事自己做主,在村子里当官的一贯作风。自己当了个米粒大的官,别人见了他大都朝他点头哈腰,他也很有自豪感。小美是他惟一的女儿,她的婚姻他一定会替她做主。可是不说,小美是真喜欢刚子,他的背影、他的五官、处处让她着迷。她想:先对母亲说吧,看看母亲的态度。
  有一天晚上下晚自习,小美顾意在教室门口装作提鞋,等着刚子,把一张小纸条塞到他的手里,撒腿就跑。刚子偷偷去了厕所,用手电筒的光看完了小美的纸条。小美让他介绍一下自己的家庭情况,好和父母亲诉说。刚子趁着课间操的休息时间,同桌出去上厕所,偷偷把纸条写好,准备等机会送给小美。那个时候,大学很难考,一年一所普通高中走不了多少人,男孩子们期望当兵,也是一条寻找出路的途径。刚子一表人才,在部队好好干,会有领导注意他,提拔他。
  刚子说:他家兄弟三个还有一个妹妹,自己在家老大,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庭很穷。看着刚子的信,小美心里在打鼓。好几天睡不好觉,刚子家的情况父母能同意吗?有好几次,看到母亲话到嘴边,欲言又止。又是一天的星期六放学后,他俩又走一路,刚子追上小美,问她把他们之间的事情告诉她的父母没有?小美羞红了脸,说让她再等等,给她时间向父母诉说。
  刚子有点着急,因为她去部队的日子临近,想在自己当兵之前把他们的关系确定下来。小美为难地答应了刚子,趁自己的父亲不在家对母亲说了刚子的事。小美家姓陈,在村子里是个大姓。她的母亲很吃惊,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自己有喜欢的人。那个时候,女孩的婚姻大都是父母亲做主,做女儿的只能听从父母的安排。这个妮子在外读书胆子也大了,不怕外人笑话她“疯丫头”?
  听到小美说刚子家的情况,陈老太只摇头。“妮子,他家那么多人,刚子又是老大,这样的人家进去门没好日子,只能当牛做马!”“娘,你不知道刚子人有多好,在咱村很难找到第二个,我就图他人一个。”陈老太好心相劝,小美就是不听,和陈老太耍起小性子。陈老太宁不过女儿,就把事情告诉了老陈头。
  老陈头一听女儿自己已经物色好了对象,气得直跺脚。这两个村离的近,一提起刚子家,老陈头破口大骂。骂自己的女儿是个傻子,没脑子。人长得好能当饭吃?真是太年轻,不知道生活的艰难!有自己这口气在,女儿休想进火坑!自己一定给女儿找家人口少,在村子里也是干部的家庭。哪个村干部家不沾点集体的水分?
  小美陷入深深地痛中,怎么给刚子回复?刚子归队的日期越来越近,有一天晚上,他偷偷敲着小美家的窗户,小美的父亲正好出去开会。小美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黑影叫了一声。“别吵!是我!”“你胆子太大,我父亲要是看见会找你家评理!”他们俩小心谨慎地出了门,四目相望,小美无限感伤。“你就再耐心等等,我娘正在做父亲的工作,我的父亲脾气犟,得给他时间!”
  “我真想今天晚上把你带走,可惜我家一贫如洗,我手头没钱,我也是名军人了,那样也不光彩!”小美的泪珠从她的杏眼角滑落到两腮,眼角红肿。刚子把他有力的一只大手放到小美的肩上,另一只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痕。“好啦,别哭了,我等你一年再说!”刚子走了,小美没有敢光明正大地送刚子去部队,那颗心始终悬着。小美高中毕业了,她为了躲避父母亲的唠叨,去了县城做临时工。
  刚子在部队很努力,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把当兵当成是自己人生转折的机遇。经常听到领导的表扬,刚子也觉得自己吃的苦是值得的。他又想起了小美,给她写了一封信,介绍他在部队的情况。小美的信被他的父亲发现了,对她大发脾气。摔坏家里的茶具,把小美骂了个狗血喷头。小美的母亲好生相劝,老陈头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自己的话就是圣旨。“我是树根,你们是树梢,我的树根不动弹,你们的树枝白摇晃!要想嫁给那个刚子,除非我死!”
  陈老头觉得女大不中留,就让人给自己的女儿物色对象。媒人来了一波又一波,陈老汉不中意。有一天,他的一个同学来他家给小美来说媒。巨说这家就一个男孩两个姐姐,男孩的父亲在村子里当书记,自己家还开了个小卖部。陈老头一听,喜上眉梢。给女儿下了最后通牒,决定给女儿订婚。小美想起刚子泪流满面,真不想活了,想跑到部队找他。她的同龄人劝她,那样会让别人说她不孝,况且自己的父母亲就自己一个女儿,自己死了让父母亲无法活在世上。
  小美含着泪水给刚子写了一封分手的信,泪水把稿纸上的字迹弄得模糊,刚子仔细辨认模糊的字迹,知道了信中的大概意思。他长叹一声,看来月老没有给自己系这根红线,今生无缘!刚子对小美死了心,在部队好好表现,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部队领导来他们班视察,领导对刚子的外表很注意,让刚子给他去办点事,刚子高兴地去了。领导上下打量着刚子,问了他家里的情况。原来领导有个女儿小时候得过脑炎,有点后遗症,婚姻高不成,低不就,很伤脑筋。想找个农村小伙挺机灵的,自己慢慢提拔。刚子的名字在班长这里经常提到,今天也是有事到这里来。
  领导提拔刚子去学开车,刚子高兴地睡不着觉,那个时候,村子里的人有几个见过汽车,别说开车,真是撞了大运。自己会开车,就算三年后复员回家也能找个工作。几个月后,刚子掌握了驾车技术,领导找他谈话,问他有没有订婚?刚子很吃惊,心里想,领导怎么会问我的婚姻?这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
  班长找到刚子对他说“咱首长有个女儿性格内向,从小宠溺,愿意找个农村的丈夫,知道疼她、宠她、在部队会提拔他,给他个好前程,你可愿意?”“首长的女儿能看上我这个从村子里出来的泥腿子?”“全凭首长说了算!”刚子心想:好大个馅饼砸到自己的头上,我这个农村娃要转运了。
  陈老头终于给女儿找到一家自己满意的人家,决定把自己的女儿择良辰吉日嫁过去。小美嫁到离自己的村五六里的刘王村,他丈夫家姓刘。陈老头给女儿张罗嫁妆,小美毫无兴致。,全凭她的父母亲做主。大喜的日子来到了,家人们催促她梳妆打扮,把新衣服拿到她的面前。她擦去泪水,自言自语。“过去的那个小美已经死了,未来怎么样全凭老天安排!”两个伴娘替小美梳了妆,小美被簇拥着上了车。结婚那天最重要的日子,小美没有喜悦,只有无奈!
  小美过了几年平静的日子,她添了个儿子,过去的事她已经忘了,开始家里地里的劳作。他的丈夫从小家人宠爱,不爱干农活,整天像个公子哥在村子里遛狗、打鸟、对于未来怎么生活他从不去想。有他父亲这棵大树他好乘凉。几年后,小美的公公在一次村民大选中落选,他的儿子不知所措。还是整天遛狗、打鸟,他的父亲经常对他说教,但他不能理解老人的苦心。他家的小卖部也冷淡了许多,还有许多人赊账,经营起来很困难。又过了一年,小卖干不下去,刘家关门停业。小美的婆家陷入了贫困,小美有时一住娘家就是半个多月,陈老头为女儿的命运开始担心。
  他找好朋友帮忙给自己的女婿找个临时工,贴补家用。可是他平时游手好闲惯了,不愿干累活。陈老头打听哪里招保安,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进了一家行政单位,老陈头的心才算平静下来。
  刚子的首长向他提出考虑他和他女儿的婚姻,刚子答应了,向家人写信。他的家人收到来信,高兴地合不拢嘴。刚子家给儿子准备钱财收拾房屋,准备接新媳妇进门。刚子第一次进首长家吃饭,他一个农村娃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眼不知道向哪里看,一身的紧张。首长的家人告诉他不要紧张,他安安稳稳地坐在沙发上,软软的沙发让他好不自在,他焦急地等待着主角的登场,那个还不知道长得什么样的未婚妻。
  首长的妻子唤女儿丽丽出来见客,只见丽丽慢吞吞地出来了,见了刚子看了一眼,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首长向她介绍刚子,她只是一个动作嘿嘿一笑。刚子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只是脸上强颜欢笑。从首长家出来,刚子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不答应这门婚事就到三年回家,回家自己的父母亲又要为自己操心。兄弟三个盖三处房子,找三处宅基地,老人们吃累、花钱。自己走出坷垃地,也有用武之地,实现自己的理想,可以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锻炼自己。
  男子汉大丈夫受点委屈算什么?有事业,有自己的舞台更重要。他下定决心娶丽丽,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走,只要实现自身的价值就值了。他和丽丽很快就结婚了,他们之间没有甜言蜜语、亲亲我我,刚子一心扑到工作中,步步高升。他觉得一个农村娃有今天,全凭遇到了好岳父,对于丽丽他也包容了她的不足。
  几年后,刚子家添了个女孩,刚子在部队很努力,官职一升再生,女儿也上小学了。他有时莫名其妙地想家,和岳父商量转业回老家高唐。岳王有些不舍,自己的女儿是他的牵挂。刚子没有那么着急,就觉得自己走得再远,根还在老家。那里有他的父母,兄弟、还有妹妹,他愿享受那份在一起的亲情。他对岳父说“我在家是老大,理应孝敬父母,我会好好待丽丽,请二老放心!我们也会每年回来看二老”
  回老家他的工作关系落到哪里?他和家里人商量,和同学商量。在好友的帮忙下,他调到了公安局,家里人都为他高兴。多年不回家,那颗漂泊的心终于归位了,在母亲的身边总是那么的踏实。好友们也约他聚会,他也乐意参加,不知不觉人到中年。歌德说“中年男子孰个不善钟情?妙龄少女孰个不善怀春?”他老觉得自己少了什么?他看到别人夫妻出双入对,自己挺羡慕。他有时思考,人活着什么最重要?什么是最美好的东西?
  多年后,小美变成了个吃苦耐劳的女人,岁月让她的容颜大变。她生了两个儿子,长夫得了乙肝,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她的身上,累得她喘不过气来。孩子们越来越大,该给孩子们存钱准备盖房子。她很少有积蓄,老陈头也时常帮助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他见不得女儿伤心、流泪。老陈头有时也自责,开始醒悟。自己的任性误了女儿的终身大事。他听说刚子在外面混得很好,又转业到好单位,很是后悔。
  这一年,小美的同班同学要聚会,好友们约小美参加,几次打电话,她不接电话。她的丈夫拿起电话听到同学的邀请,让小美参加,说家里有两个儿子,结婚没人不好看。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窘迫。她没有像样的衣服,自己也不再年轻漂亮,总觉得自惭形秽。在好友的耐心劝导下,她还是去了。
  男女生同学互相敬酒,她在座位上没有动。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边,双方都很吃惊。刚子还是军人的体魄,浑身上下都有风彩,有着迷人的气质。小美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刚子要小美的电话号码,小美犹豫不决。自己的手机太不上档次,不愿从衣袋里拿出来。刚子的坚持让她还是掏出了手机,留下了彼此的号码。
  晚上,刚子借酒劲给小美打去电话,问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小美接到电话,哽咽了。她说不出话,放下了电话。自己心想:怪自己的父亲?自己也是母亲,也很疼爱自己的孩子。怪就怪那个年代,父亲穷怕了,怕孩子受苦。生到现在,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父亲是想不到的。也许愿自己就是个穷命人,丈夫没有担当,才过成这样。
  刚子想:人生到底要什么?金钱?地位?还是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过一生?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