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正文

小河自西向东依山势缓缓流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5-22 19:3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小河流过我门前】
文/河水清清
     
     家门前有座大山,山脚下有条小河,小河自西向东依山势缓缓流下。在我的记忆当中,小河的水从来就没有干涸过,哪怕是遇到持续好几个月的旱季,它也没有断流过,顶多只是水量少了一些,水位下降了些许而已。说它小,比起海纳百川的大海,它还真小,水流宽阔平缓的河面,大概也就十来米宽,窄小极速处,也不过几米的样子。小河虽小,可它陪伴了我整个童年,河滩上留下了我一串又一串幼小稚嫩的脚印。时至今日,每每想起,我都会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思绪也随着回忆荡漾开来,任由它徜徉在那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里。
 
当河水刚刚解冻,严寒尚未褪尽的时候,春姑娘便邀了迎春花一道来为季节增色了,那一缕一缕细长的枝儿上面,鹅黄色的小花一朵又一朵地竞相开放了。被捂了一个冬季的大人小孩们,在春暖花开的时节,终于可以脱掉厚重的棉衣,换上一身轻装去野外走走了。大人们则是去田间地头走走看看能不能春耕,劳作庄稼,而我们小孩子,却是拿来了家里不用的废弃瓶子,或者盆子来抓螃蟹、摸小鱼小虾。三月的河水,被阳光温润得早已褪去了凉意,我们脱掉鞋子,卷起裤腿,一个一个扑腾扑腾钻进了河里。河里的水真清啊,一眼就能看到河底的小石头跟绿绿的水草。河水刚好没过我的小腿。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抓到了一只小小的蜷缩着身子的小水虾,可在我刚要摊开手把它装进瓶子里的时候,它蜷缩着的身子猛然挣扎了几下就从我的手心里溜走了,好狡猾的小虾!于是,我又去抓。那些比我大几岁的同伴,我有叫姑姑的,有叫哥哥的,一群玩伴里面,就数我最小。有人抓到了一条小鱼,高兴地手舞足蹈,惹得一群孩子顿时把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叫着,嚷着,“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而那个抓到鱼儿的小伙伴,一脸得意的模样,我们刚看了一眼,他就把瓶子拿开了,放在头顶上举得高高。
 
“我还没看够呢,让我再看看!”不知谁喊了一句。
“自个儿抓呗!”
“哼!”
 
抓就抓!于是,各人又在水里忙活开了。有时候,实在抓不到,我们就索性把瓶子放在一边,玩打水仗。你用手撩拨起一团水,朝身边的人甩出去,他又撩起一团水,给你甩来了。我们身上的衣服,都被水湿透了,哪管回家挨不挨训,春光明媚的小河里,常常荡漾着我们嘻嘻哈哈的笑声。
 
我曾不止一次的陪妈妈去河里洗衣服,那会儿的女人们,大多都是端着脏衣服去河里洗。也许是洗的次数多了吧,有人直接端了几块又大又平整的石头,隔几米放一个,而且大石头下面再用小石子垫起,靠人蹲的这边高一点,放在水里的那面低一点,被小石子卡住的洗衣石怎么用力在上面搓洗衣服,都不会晃动。每次我们去,河边不是有早去洗衣服的人,就是我们去了不大一会儿,有端了脏衣服后来的人。女人们叽叽喳喳,嘴里说着家长里短,手底下不停地在石头上来回搓着衣服,欢乐的笑声此起彼伏,飘荡在河面上久久不肯散去。河边,那依依的杨柳翠绿成荫,风平浪静的时候,杨柳好像一位温顺的长发姑娘,将满头青丝洒向水面。风一吹来,柳枝轻轻地拂过水面,平静如镜的河面泛起了一道微波,好像一位技术高超的速滑运动员飞快地在冰面上滑行,身后留下一道浅浅的白杠。很快,水面又平静如故了。我常常趁着妈妈洗衣服的当儿,跑到柳树下面去折柳枝玩,采那些红的紫的黄的各种颜色的花花草草,拿在手里,或者插在头上,常常玩到忘了时间,直到妈妈洗完了衣服叫我回家,我才依依不舍地跟在她身后慢慢腾腾地离去。
 
炎炎夏日,太阳高悬在头顶,地面仿佛要着了火似的,热气逼得人不敢出门,即便是下地干活的人,也要等到午饭后晌才动身,可我们一帮小鬼,常背着大人偷偷摸摸地往河边跑。有一次,我们先是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光脚丫子浸在水里打水花,后来不知是谁的主意,看周围没人,就提议说下水里去洗澡。几个傻乎乎的小姑娘于是就找了个水比较深一点的地方,脱掉衣服钻进了水里。那会儿农村人家里边还没有洗澡的地方,我也就是个八九岁的光景,突然被那么温热的水包围,浑身感到一阵舒坦。我们在水里学游泳,瞎扑腾,水面溅起一朵又一朵白色的水花。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有人来了!”我们连忙转过身去在河堤上寻找。河岸上,是一大片村民们种的庄稼,一人多高的玉米地边上,正不紧不慢走来一个人,肩上好像扛着一把铁锹,原来是浇灌庄稼的人。坏了!要是这样出去穿衣服肯定来不及了!我们几个吓得不敢从水里面出来,又怕那人走近了挨骂,只好蹲下身子转过身去在水里忐忑不安地呆着。估摸着那人从我们身后走远了,也试探着看他走远了,我们急忙从水里钻出来,穿上衣服跑回了家。当我把这个惊心动魄的事给妈妈说了之后,随即就引来她的一顿臭骂。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在河里洗过澡,顶多是卷起裤腿在河里走来走去玩玩水抓抓小鱼。
 
夏天的河边欢乐多。每年到夏季最热的时候,对面山上的野草莓就红了,吸引的我们一帮孩子三天两头往山上跑。要去山上,就要趟过这条河。我们把裤腿卷起,穿着凉鞋的就径直从水里边走了过去,穿布鞋的,索性把鞋脱下来提在手里,或者直接穿着鞋过河。火红的太阳毒辣得照在我们的脸上,谁也没有戴帽子。我们从山脚下一路直上,遇到特别陡峭的地方就绕过去,改弯道往上爬,边爬边把摘到的草莓放进缸子里或者大碗里。我拿的是一个带盖的瓷缸子,缸子不大,等到把缸子装满,再摘到的草莓就边摘边送到了嘴里。草莓酸酸甜甜的味道直抵心扉,吃一口,还想再吃一口,那水果的清凉,驱散了我们身上的燥热,瞬间感觉凉快了好多。等到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我们每个人手里拿的家什就差不多都装满了,也吃了好多,我们小心翼翼地从山坡上下来,再到河里瞎扑腾一阵才意犹未尽地端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回了家。
 
连着摘了好几个夏季的野草莓,对我而言,爬那么高的山绝不仅仅是为了摘到一些草莓饱饱口福,更重要的,是想享受河水带给我的那份凉爽跟惬意,还有爬山的激情与乐趣。自打去了镇上念书,就没再涉足过对面的大山,也很少穿着凉鞋在河里玩耍了,可能是因为作业多,没多少时间顾暇,也可能是年纪长大了,童真童趣慢慢褪去的缘故吧,再去,也只是把脚伸进水里撩拨撩拨而已。
 
清晰的记得,有一年的夏天,爸爸承包了我们家地头边上的一棵好大好大的核桃树,树紧临河边,散开的枝叶像一张撑开的大伞给地上遮了一大片荫凉,而且上面挂了好多青色的犹如鸡蛋那么大的核桃,站在地上都能摘到垂下来的树枝上的果子。正值七八月份孩子们放假期间,爸爸担心还没成熟的核桃被孩子们打下来祸祸了,就让我们姊妹轮流看护。起先是弟弟看了几次,可后来爸爸说,他去了树底下好几次,连弟弟的影子都没见着,就让我去。所以,看护核桃树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每天吃过早饭,我就拿着一本书来到河边上,或者干脆搬来一块石头放在树荫下边乘凉边看书。初秋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了巴掌大小的粼粼光斑。树上的蝉像高音歌唱家,用清脆的歌喉,唱了一曲又一曲。知名的不知名的野花,惹得蜜蜂唱着乡间的歌谣悠哉地忙活着。枝头鸟儿,不甘示弱,扯着嗓子,也唱着欢快的歌。躺在树荫下的青草地上,任河风温柔地拂过我的脸颊,看蓝天上白云飘飘,沉醉在花儿的清香韵雅里,享受着那份慵懒而又凉爽的惬意。
 
我一连看护了十几天,终于有一天,爸爸说可以打核桃了。那天,我们吃过早饭,拿着大袋子,拿着长木杆,还有背篓跟竹笼一起来到了河边。爸爸打完了下面的,就上了树又打树顶部的,可是有好多核桃落在水里被水冲走了,我们急忙下到水里去捞。毕竟用手捞起来的只是寥寥无几,好多被水冲走了。我忙跑回家,拿来了我们家捞面条的笊篱,用它捞,省事多了。就这样,爸爸在树上打核桃,我们几个就一字摆开在河里捞,除了回家吃午饭耽误了一阵功夫,直到下午天不早了,才把核桃打完,把藏在草地里的核桃捡拾干净。那年的核桃大丰收,一棵树的核桃,整整装了几大袋子,爸爸把承包树的钱卖出来后,剩下的核桃,都让我们吃了。爸爸说,那棵树上的核桃连着好几年都没有像我们家承包的那一年收获那么多,即便每年挂的果子不少,可在还没成熟的时候就被一帮小屁孩打下来祸祸了,我们家的核桃能收获那么多,得归功于我看护的好。我心里嘀咕:要是核桃树边上没有那条河吸引我,我也早跑得没影儿了!
 
天气越来越凉了,再也下不到水里去抓鱼了,河边渐渐少了孩子们的嬉闹,那些绿色的小草也渐变成暗红的了,等一场大雪盖满山岗,河床上也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棉被。我曾经在大冬天随着爸爸去菜窖里掏萝卜,刚走到地头,就迫不及待地跑去河边了。河堤上,一片白茫茫的景象,河的两边浅水处,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河中央,那条潺潺流动的河水,依旧不知疲倦地往东流淌。那会儿我就在想,这河水怎么就不知道累呢?我们曾经跟它玩了大半天,我们小孩子都会感到犯困呢,它怎么老是流啊流啊的,何时是个头呢?
 
河水从来就没有停下过它往前流去的脚步,几十年岁月更替,我也没走出这个村子,现在的家还在大山脚下,河水还像我小时候的那样从门前流过。只是这几年由于人工开采,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水变得浑浊不堪,就连小鱼小虾的影子都看不见了,更没有人在河边洗衣裳了。已经有好几年,我都没有去过河边了,即使是偶尔路过,看一眼那污浊的水也便急匆匆走开了。前段时间,女儿上网课结束了一天紧张忙碌的学习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带她出去散散步,于是沿着门前通往河边的小路走去。几分钟的路程,我们便到了。河水,又恢复了以往清澈的模样,河边,有几个孩子不知道何时来的,都已经搬开了好多石头在寻找螃蟹了。女儿兴致勃勃地采着野花玩耍,时而拔几根小蒜在我眼前晃悠一番。望着孩子们天真烂漫比花朵还灿烂的笑脸,我又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看见了那个扎着两个马尾的黄毛丫头和一帮一般大小的孩子在河滩上跑来跑去。
 
我原以为,记忆是最容易模糊的东西,在时间的流逝里,它会一团团的淡去。可时过境迁的今天,我才发现,童年生活日复一日的翻转,却牢不可破地粘在了我的记忆里。那些跟我在河边上一同长大的小伙伴们,都已经各奔东西融进了时代的浪潮中过活着自己的生活,有的甚至好几年才能见上一面。也许,人到中年,爱上的,就是那一场场繁华落尽后的曲终人散。人生一世,白云悠悠,漂走的是多少沧桑的岁月。人生苦短,汗流尽,沉淀的,又是多少往事与回忆。回首往事,日子中竟全是斑斓的光影,记忆的轮廓里,曾经心动的声音已渐渐远去,早已被岁月慢慢风干,搁浅在了时光的彼岸,只有童年的那一个个追逐嬉笑的日子,有如行云流水般在我的生命的旅途中流淌。这一份美好的记忆,开在岁月的心田里,开在我的心里,忆起,除了那些既模糊又清晰的碎片令我一次又一次地心驰神往,其余的,全都是美好快乐与温暖。我现在能做的,便是以一段拙劣的文字来祭奠我那段在河边流逝的岁月,那片记忆深处的悠悠温情。
 
小河,流过春夏秋冬,流过花开花落,流过多少沧桑岁月的角角落落,纵然斗转星移,时过境迁,它也早已失去了曾经纯清的模样,可几十年来,它依旧不改往前流去的脚步,“哗哗——哗哗——”,轻快,欢畅,日夜不停。小河,永远牵动着我内心深处那一根柔软而又温暖的心弦。我想,即使离开了这里,离开这片我熟悉的故土,只要有时间,我还是会去看它的,那里有我永不泯灭的念想。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