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故乡美文 > 正文

故乡的山 故乡的树 故乡的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6-11-29 22:4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山是故乡的脊梁,树是故乡的灵魂,祖祖辈辈栖居在这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喂养了故乡人几千年来的文明与灿烂,还有世世代代的生息繁衍。那是希望的种粒,血脉的根,没有山就没有树,没有树就失缺了生命的原色。对于故乡的感念与依恋,永远是绿色恩赐的呼唤与宽容。

  多少年了,故乡人在岁月的风风雨雨之中,品尝着生活中的苦辣酸甜,历练着世间的百味人生,用勤劳的双手垦植着家园的富庶与希望,在一次次的坎坷与挫折中,守望着心中最原本的生命线。

  九曲回肠的金沙江水,在四季的轮回里变换着它的色彩。三月桃红柳绿、燕语呢喃的无限风光,捎来几多欢乐,沉淀着最初的记忆;夏季波浪滔天、洪水肆虐的狰狞凶煞,带走多少的离合悲欢,留下无法忘却的世故;秋日里的妩媚柔情,遥寄着儿时的感念与春华秋实的欢笑;冬天静若处子的守望,成为季节中无法释怀的情结与长长的回首……那是故乡山水诞生的童谣。

  岁岁年年,我成长的每一步都与故乡巍巍的青山,碧叶连天的树木结下了不解之缘。很多祖辈的传奇人生与我们这一代的过往,如一幅幅记忆的册页,在平静的日子里,逐一被打开。

  老人和父辈都这么说:“树倒了,山的魂就去了!水枯了,人的泪就没有了!我们还要到哪里去?”这些韵味深长的话语,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烙下深深的烙印。

  记得小时候,家的背后就是直插云霄的大山,像张开的五指,从山头到山脚,都是苍翠欲滴的青松和灌木,每逢春暖花开,山上开满了杜鹃花,粉红、粉白的杜鹃和各种不知名的野花竞相开放、争奇斗妍,一岭岭、一山山姹紫嫣红的色彩,像姑娘的彩裙和甜甜的笑靥,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头。放牧的孩童,砍柴火、拉山基土的村姑邻嫂,赶马队托运房板的男人们,组合成了一曲春天的合唱。

  但是,这样的光景似乎不长,在靠挣工分吃饭的年月,生产队里新建了瓦厂和砖厂,似乎只是一夜之间的事,队里以组为单位,在各个封山育林带,逐一把大小不一的松树分到户,并在每棵树上用红漆写上家长的姓名,随之而来的十天半月里,家家户户举家出动,斧锯声昼夜啃噬着一片片松林,眨眼之间,那些参天大树,被砍锯成大小不一的柴薪,人背牛拉马驮的场景响彻了整个山谷,一座座山像被剃光了头,在太阳下无声地呜咽。这还不够,每年队里还会分配一些封山里的松树进行柴薪采伐。山背后的那些青冈林和灌木丛,平时总能听到山鸡野兔和百鸟的合唱,但日夜的砍伐声,一片片茂密的丛林,渐渐消逝在人们的眼前。灶膛内的火苗,瓦窑里的火焰,家家户户起房盖屋的木头……让一座座青山褪去了色泽,像步入年迈的老人,没有色彩的光晕。故乡小河的流水变小变混了,小溪里活蹦乱跳的鱼不见了,成群的新姑娘雀销声匿迹,半山腰上玉带似的大水沟枯竭了。

  接二连三的几年间,鼠灾不断,地里的庄稼减少了收成,就连房屋地基和田地也被老鼠破坏得千疮百孔,整个村里没有一条狗一只猫,只有“电猫”的响声,父老乡亲一天到晚用撮箕和篮子处理着老鼠的尸首,整个村寨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后来,从外地购进了猫种,加上一些人家的驯养,反反复复经过了多年,村寨里才有猫狗的喧嚣声。

  我依稀记得,在30多年前,每逢冬季枯水季节,队里每年都要组织全区(当时的管辖地叫“区”)的群众,到金沙江边修江岸。那场面才叫壮观呢,每天早晨,村里的老老少少,凡有一点拣石头的力气都不会闲着,家中有的牛车、独轮车、骡马都被“贡献”到了“前线”,各个生产队以组为单位,进行分段分工,数十公里的江畔,你来我往的吆喝声、干劲冲天的呐喊声交织成了沸腾的海洋。那时人们所带的干粮,仅仅只是包谷粑粑和蔓菁花之类的东西,大多数人家几乎拿不出一块腊肉,除了给小孩的一点米饭团,大人们总是喝一口苦茶,嚼一口包谷干粑粑,却吃得津津有味。由于整天与沙石打交道,人们个个牙齿酸麻,连吃饭都困难了;双手被磨破是常有的事,但最多就是顺手抓一把沙土粘上。一天到晚,震天的号子声,给人们带来欢乐和动力,你追我赶的劳动场景,让我至今无法忘怀。十天半月下来,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被砌成数丈宽、数米高的“长城”,缝隙之中被细碎的沙土填实。虽然总被每年汛期汹涌的洪水摧毁,但勤劳善良的沿江各族群众,总是义无返顾,年复一年地修筑,抵御着洪水一次次对村庄和农田无休止的侵蚀。开春一到,义务植树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一排排柳树构成一道道绿色的屏障。

  有一年洪水暴涨,金沙江水没有漫过江堤,江边的几百亩农田依然葱绿。村里的老人就说:“这江岸没有白修,树子没有白栽,要不然就得闹饥荒了!”

  1998年夏季,金沙江水位越过历史最高警戒线,滔天滚滚的洪流吞噬了上百户人家的房屋,造成数千亩的庄稼绝收,江岸上的提灌站无一幸免,这是百年不遇的一场灾害。在危难的时刻,是党委政府和解放军伸出援助之手,保住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把损失降到了最低,没有造成一人重伤和死亡。

  一方有难,八方援助。人间的真情温暖着世间的万物,在一次次的援助中,家乡父老掀起了建设家园的热潮。家家种树,户户栽种经济果林的风气蔚然成风。长长的江堤,数百万株柳树、滇杨、秋木等蔚然成荫,人们曾经大肆开垦的生地以及荒山荒坡,已经披上了绿装,房前屋后桃红果鲜,山上山下绿影婆裟,清澈见底的故乡河,鸟语花香的新农村,构成了一幅和谐美丽的画卷。大江两岸彩虹飞渡,天堑变通途,崭新的柏油路穿越了家乡的坎坷与崎岖,致富的农用车奔忙在乡村的田野,和平盛世,物埠年丰,故乡与祖国的大江南北一道,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华时期。

  每天的太阳照样升起,山还是那座山,树依然是那些树,如花灿烂的岁月装点着我们如诗如画的生活,也装点着二十一世纪每一个故乡人的梦。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