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正文

钓鱼之乐 (散文)||重庆 刘成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3 07:5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  刘成友
人皆喜乐,因乐中有趣。有趣生活才会有味,故趣味两字便走到了一起,不可分离。
只是人之志趣不同,性情各异,加之受诸多其他因素影响,人之乐趣便各各不一。如有人喜欢读书,有人喜欢打牌,有人喜欢喝酒,有人喜欢唱歌跳舞,喜欢游山玩水等等。千人便有千喜,千喜便有千般乐趣。在这千般乐趣中,我则独喜钓鱼,且认为钓于有“四乐”,远非其他诸般乐趣可以比拟,不知有同样兴趣之钓友以为然否?
 
钓鱼,既可乐其众乐,也可自乐其乐,其乐一也。钓鱼最显人性,既可独处,亦喜群居。独钓时,或独坐柳荫,或高踞河岸,一天一地一钓竿,感天地静穆,观水波荡漾,怀无妄之心,等有缘之鱼。有鱼上钩固然可喜,一无所获也不自悲。清晨而来,薄暮而归。独行天地消百虑,又得浮生半日闲。群钓时,或三五钓友结伴而来,饵料钓线互通有无,切磋技艺取长补短,无论谁有鱼上钩,大家都为之欢呼,如有大鱼出水,则群起而助阵,或抄网为其捞鱼,或高呼“稳住、慢慢悠”以指挥提醒。一人之得,众人之乐。如钓友中有喜做饭且擅烹鱼者,自带炊具,现钓现吃,既得钓鱼之乐,又收野炊之趣,尤为佳妙。更为可乐的是,一人独钓之时,三三两两的钓者不期而至,原本互不相识,见面之后,不问姓名身份,但必先问鱼情,然后相傍而坐,始作正式交流,离别时互留电话,其后联系不绝。尽管年龄悬殊,身份有别,性情各异,竟成挚友。再见之时,谈及初识情景,乐不可支。而诸如打牌喝酒之乐,皆无法独乐,且多为始乐终悲或者乐者自乐,悲者自悲,乐者以悲者之悲而乐也。
 
钓鱼,不限时间,不拘场地,四季皆可,随遇而安,其乐二也。春日草青山润,百花竞放,溪河丰满,熙风扑面,气候不寒不燥,宜鱼宜人,正是垂钓最佳时节。斯时垂钓,神清气爽,体态轻盈,春光养眼,澄虑静心,其乐岂是酒肆牌桌和歌厅舞池之乐可以比拟!夏日垂钓,最宜清晨黄昏。午时烈日当空,鱼沉水底,此时或默坐遮阳伞下,看白云在水中漂行,微风起处,满湖金光闪耀,体味古人“湖光耀金,静影沉璧”的描摹之精微,遣词之神奇;或蜷卧柳荫树丛,在蝉鸣虫嘶中酣睡,其乐难以言传,只可意会。夏日夜钓,更是神仙意趣。皓月当空,清辉笼罩,苍山静默,湖水如墨,只见五艳六色的夜光漂在灰暗的湖面上闪烁跳跃。天地空旷,四野无声,此时钓竿在手,自疑已成仙人。秋日垂钓,其趣与春日相仿佛,唯春光与秋色格调迥异,鱼也更肥而已。冬日寒风凛冽,鱼潜深水,若非垂钓入迷者,早已收竿等待来春。但若在冬日暖阳之下,或者漫天皆白之时,独钓寒江,缩脚缩手地钓起一尾,其惊喜亦远胜于其他三季。四时之景不同,垂钓之乐亦无穷也。更为难得的是,垂钓不择场地,有江河亦可,无江河水库池塘亦可,通衢大道之旁可,荒山野岭也可,只要有水有鱼之地,半亩方塘也是乐之所在,也有趣之可得,其他所谓乐趣,岂可如此易得乎?
钓鱼,无关身份贵贱,也不取决于设备优劣,钓场之上,只论运气和技术,而不关乎其他,其乐三也。钓鱼之时,无论达官显贵还是富商名流,只要钓竿在手,就与同样手持钓竿的村野匹夫同类。不管你手中握着多么昂贵的钓竿,屁股下坐着多么豪华的钓椅,都与头戴破草帽,手握自制的土钓竿,光屁股坐在石头上的人处于同等地位。除非打比赛,彼此间也不存在竞争。谁的技术或者运气更好,鱼就会上谁的钩。既不象牌桌上处心积虑地思考对手要和那张牌,也不象酒桌上,总想把对方灌醉,更不用搜肠挂肚地寻找敬酒的话题讨尊者欢喜。钓场之上,谁也不用去仰视他人,更不需看人脸色,其乐轻松自得,干净纯粹。
 
钓鱼,既能怡情,又能健身,且无本钱大小之忧,老婆跟踪组织调查之虑,其乐四也。钓场多处僻野之地,远离市声,钓线抛出之后,百念俱消,其收心敛神之功,大可与练气功比美。换饵扬竿收竿取鱼皆全身运动,于身体大有裨益。如遇大鱼上钩,则双臂用力,足蹬河岸,时收时放,乃至随鱼沿河奔走,既有太极之舒缓,又兼少林、武当之刚劲,其强身健体之功效,岂不强似健身房内挥汗如雨?即或无鱼上钩,久坐之后起身随意走走,徜徉山水之间,既可心如止水,也可面对一池春水作渺然千里江湖之想。更为可贵的是,垂钓之乐,不需太多投入,无囊中羞涩之虑。饵料既可自制,也可就地取材(蚯蚓,菜叶乃至青草都可),购买也视自身财力任意选取。其他诸如鱼竿等相关设备,有贵有贱,亦无需与别人攀比。因此种种,老婆放心撒手,也不用担心被人告发而受到调查追究。光天化日之下,青山绿水之滨,一竿在手,任我自由挥洒,此中之乐,何乐可及?
若论钓鱼技术,我纯属菜鸟。若论垂钓之乐,我当不逊于大师。大师胜我者,钓鱼理论和技术也;我不逊于大师者,乐在其中而深谙其乐也。
    美文精选网